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床前明月光”的“床”到底指什么?

宣城市博物馆 2019-04-15 10:07:57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寄情山水之间的诗仙李白与宣城这座千年古郡结下了不解之缘。今天就来探讨一下李白的千古名句“床前明月光”——


“床前明月光”的“床”到底指什么?

蒋莹珂


    床是什么?《释名·释床帐》:“人所坐卧曰床。”这是通常我们所理解的床,然而它还有其他几种解释。《汉语大字典》中作为名词的“床”有以下几种意思:

    (1)供人睡卧的家具。

    (2)古代坐具。

    (3)安放器物的支架、几案等。

    (4)井上围栏。

    (5)物之底部。

    关于“床前明月光”这句诗里“床”字的辨析,有段时间特别风靡,说床指井栏或者胡床而非我们通常理解的卧床。由于和诗友讨论到这个问题,于是说说我个人的看法。认真地翻看了历代诗文,总结如下:

    “床”在唐诗里普遍指寝具,譬如杜甫的“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白居易的“夜深方独卧,谁为拂尘床”,李商隐的“远书归梦两悠悠,只有空床敌素秋”,温庭筠的“象床宝帐无言语,儿此谯周是老臣”,韦庄的“梦觉半床斜月,小窗风触鸣琴”……不胜枚举。

    至于李白诗中用到的“床”字我们也来列举一下:《寄远十二首》其十一中有“美人在时花满堂,美人去后余空床。床中绣被卷不寝,至今三载闻余香”;《鲁东门观刈蒲》中有“织作玉床席,欣承清夜娱”;《秦女卷衣》中有“顾无紫宫宠,敢拂黄金床”;《口号吴王美人半醉》中有“西施醉舞娇无力,笑倚东窗白玉床”;《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中有“龙驹雕镫白玉鞍,象床绮席黄金盘”……结合诗文语境,可知李白诗里所出现的“床”基本上也都用“床”字本意。


    再看胡床,一种类似马扎的坐具。胡床最初的样子其实是凳子,以板为之,并用绳穿织而成,又名“绳床”,方便携带,符合游牧民族关于迁徙的生活习性。

一般认为东汉时期由西域传至中原,宋、元、明乃至清代,皇室贵族或官绅大户外出巡游、狩猎时随身携带,以便于主人可随时随地坐下来休息。由于它的使用和普及,渐渐替代了以前人们“席地而坐”的习惯方式,从而成为身份的象征。我国有“第一把交椅”代表首领的说法,据考证,”交椅”就起源于古代的马扎,也有将胡床直接解释成交椅的。

    据我初步统计,诗词里“床”字用作胡床的,反而是宋词里出现的多一些,像宋·晁补之《洞仙歌·泗州中秋作》:“更携取、胡床上南楼。”

宋·李颀《赠张旭》:“露顶踞胡床,长叫三五声。”

宋·秦观词《纳凉》:“携技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宋·范成大《北窗偶书》:“胡床憩午暑,帘影久俳徊。”

李白也有“去时无一物,东壁挂胡床”,但在唐诗中还是比较少见,且一般明说胡床,或者明确用到“踞”或“携”这类字样。


  题外话:“胡床与床或榻的最大区别是坐法。从上述列举的文献可以看出,胡床有时使用坐字,但大多数是使用据或踞。床基本上都不使用踞,只有个例使用踞。与此相反,胡床多用据或踞,只有一两个场合用了坐字,不过是泛言而已。”(见《说床话榻谈筌蹄》)


    至于“床”指井栏的就更鲜见了,井栏不是床的本意,也不是它惯用的解释。把井栏称作“床”这大概要追溯到乐府歌辞《淮南王篇》里的“后园凿井银作床”,无论诗文注释还是各类辞书,均引自此句。此后“银床”便作为井栏的喻称,且“床”字通常是和“井”字并用的,像“梧桐落金井,一叶飞银床”、“怀余对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峥嵘”等,很难找到不出现“井”字,单独出现“床”字而指井栏的。非要算上“窗前明月光”我也不能说不对,但我觉得李白连用个典都要化典无痕,不大可能弄出这样一个不太通俗的意思。


    此外说“床”即“窗”的通假字的,唐诗中没有窗吗?窗有多少种别称?李白有必要搞个通假字标新立异?

    还有说床指河床的更是无稽之谈,窃以为,要理解“床前明月光”的床,一定要让“前”字有着落。“床前”难道要理解成河边?不苟同,不赘言。

    还好没有人说是笔床、琴床,好闻异说的心理我能理解,但放在学术讨论方面就不太合适了。


    “床前明月光”的床,无论从诗意上理解,还是从数据上总结,我个人依然持通卧具这一观点。当然每个人对诗意的理解不同,其他解释只要能自圆其说,都未尝不可。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床在宋代以前绝对可以指寝具,而且很普遍(因诗友提出床在宋代以前都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睡觉用的床)。成书于西晋的《三国志》里“寝则同床”一词,这里的床显然是指卧具。早在《诗经》里,“床”字也比比皆是,譬如“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还有“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都取“床”之本意。关于这个“床”字暂且说到这里,愿与文史爱好者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