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小说:月光

青衣雅韵 2019-01-10 08:15:20

        月亮挂在天上,贼亮贼亮的,像个发光的白玉盘子,照得人心慌。

        玉米地里湿气很重,李小米钻进去没走几步,额前的头发和裤腿就已经全湿了,手上也被玉米宽宽的长叶子豁了好几个小口子。但他没停下来,一直向玉米地深处走去。

        李小米的身后跟着他瘦弱的妻子王玉梅。王玉梅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手里拎着两个以前盛化肥的塑料袋子。

        “把小三轮往里推了推没?”

        “推了。”

        “没人看见吧?”

        “没人!”

        “掰吧!”

        “小......小米?”

        “掰!”

        平日里憨厚淳朴的李小米和他善良温柔的妻子王玉梅,在这样一个最不适合偷东西的明月当空照的晚上,当起了偷玉米的贼。

        快成熟的玉米个大饱满,王玉梅随便掰下一个,撕开厚厚的层层包裹的绿皮,用指甲掐了掐,一股白色的牛奶一般的甜而香的汁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嗯,煮着吃,刚刚好!

        夜很静,这片玉米地离村子很远,但仍能听见村子里偶尔传来的狗的叫 声,这叫声让人心惊。

       噼里啪啦的掰玉米的声音此起彼伏,但王玉梅觉得每一声都像鞭炮的巨响,炸得人震耳欲聋。

       “小米,咱们非得这样干吗?我害怕!”王玉梅终于被这“鞭炮声”吓得败下阵来。

        “没办法,碾子叔说了,这种玉米卖钱多,偷个一星半点没人知道!”李小米咬着牙说,手上并没有停下来。

       "小米,我还可以去借!找我北京的大表姐试试!”玉梅擦了擦额上的欲滴的露水。

       “算了吧!上次为交亮亮的住院费,把咱那三亩地卖给窑厂之前,你忘了,你那个大表姐根本就没回你的短信,咱不攀那高枝!”

       “小米,医生说还能救吗?亮亮才十二岁呀!”王玉梅听到丈夫提到自己可怜的儿子,声音里早带了哭腔!

       “能吧!白血病在人家美国.......”李小米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可怜的妻子!

       “小米,实在不行,就把亮亮接回来吧!亮亮说他想回家......他还说他不怕死......”王玉梅早已泣不成声。

        “玉梅......”

        “小米,我没办法呀!没办法!家里能借的都借了,家里三亩地也卖了,我们偷这个,也卖不了多少......小米,你是当爹的,你拿主意吧......”

        "别哭了,三更半夜的,哭有什么用?就是倾家荡产,我也......"

        "小米,别掰了,我们回去吧!我明天就把亮亮接回来,这病,咱们不治了......"

        小米没有再坚持,王玉梅拎着少半袋子玉米走在前头,李小米拎着多半口袋走在后头。月光透过玉米叶的缝隙,斑驳地照在他们身上,就像谁用水彩笔胡乱涂抹了几笔。

        一出地头,月亮下站着一个人,我的天哪!是碾子叔!碾子叔的头发和衣服湿湿的,眼睛却很亮!

        碾子叔说:“小米,别怕!什么也不要说了,快回家!亮亮不行了,你妈在医院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呀,你妈把电话打到我这了!你连夜去省城吧,叫辆出租车......”

        李小米翻了翻口袋,手机很明显落在家里了!

        "碾子叔,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李小米突然想起了什么。

        碾子叔微微一笑,说:“这一片二十亩地,都是我今年新包的,你们来过几次了,我还能老不知道.......别说这个了,快走吧!”

        小米抬眼看看月亮,月亮柔和的像个大白玉盘子!王玉梅坐着碾子叔的摩托车早已疾驰而去。

        李小米慢慢地蹬着三轮车,觉得自己身上一寸力气都没有。想起自己白白胖胖的活泼可爱的儿子,眼睛里流着泪,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却隐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朋友们,别忘了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青衣雅韵”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