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警察爱情故事之“教师节那晚的月光”

江西公安 2019-04-01 10:37:39

小沙在刑警队工作已经五年了,忙忙碌碌地一路走来,他最终还是个单身汉。然而,谁都不知道,他曾经爱过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也爱过他,只不过在去年教师节的那天,他们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太忙了,以至于对心爱的女孩“失约”。终了,女孩就在微信里给他发来一条短信:“在你眼中,工作永远比我重要,你是个好警察,但我不想再叨扰你了,因为你忙得都忘了今天原本是属于我的节日!”

女孩叫小莉,是区里一所小学的老师。他们相遇算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巧合。那天,小沙因为一个案子忙到晚上十一点才下班,连续几天几夜熬过来,他累得两眼发昏,都懒得脱警服了。完事后,他就骑着自己那辆破旧的电动车往出租屋方向赶,想尽快回去扑到床上好好补上一觉。经过一个街头暗角,他看见有两个小混混在调戏一个年轻的女孩,一个混混抓住女孩的手,另一个不停地撩拨女孩的大腿。女孩惊恐地叫唤,渐渐地变成了哀求,但那两个小混混不依不饶,挑逗的动作更加放肆了。

小沙见此,大声厉喝:“不许动,警察!”

小混混听了,先是一惊,但回头看见只有小沙一人过来,便不放在眼里,漫不经心地叫嚣:“警察怎么着了,老子打的就是你这种没用的条子!”

小沙再次警告后,便上前解救。一个小混混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恶狠狠地威胁小沙:“你他妈再多管闲事,坏了老子的好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小沙在公安大学读书时候,吃得了苦,练就了真功夫,他是校内数一数二的擒拿高手,对付这样的两个小混混根本不在话下。他只是“呵呵”一笑,猛地脚下一个动作,以迅雷之势闪到那小混混身后,一个熟练的锁喉摔,把小混混摔得四脚朝天。另外一个小混混见此,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拼命逃去。小沙将摔地的小混混牢牢戴上手铐后,就打了报警电话。等他们在派出所配合完调查,已经凌晨一点钟了。

出了派出所的门,小沙笑着对女孩说:“不介意的话,我用电动车送你回家?”

女孩的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感动,微笑着点点头。

就这样,他们认识了。那女孩就是小莉,那晚她是去参加自己闺蜜的生日宴会,没想到在等公交车时碰到两个小混混,然后被纠缠得脱不了身。慢慢地,他们开始陷入热恋的漩涡,不过,随着他们交往的日益深入,他们的感情也随即遇到困境。一方面,小莉的父母觉得小沙是外地人,又来自农村,在这座城市里没什么经济基础,买房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二老担心小莉今后和小沙在一起会吃很大的苦头;另一方面,小沙工作太忙,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陪伴小莉的时机不多,小莉有不小的失落感。

其实,物质生活上困难,小莉倒没有多大的顾虑,她还不断劝说父母,让二老同意自己和小沙之间的恋爱。最让小莉纠结的便是,小沙经常在约会的时候“放鸽子”,理由无非是单位有什么紧急任务,而且还不能说要去执行什么任务,这既让小莉担心受怕,又让她感觉到心里没着落。每当她在咖啡厅里看见隔壁桌的情侣亲密地相拥而谈,窃窃私语的时候,她总会有一种难言的落寞感。渐渐地,她的这种落寞感变成一种推之不却的怀疑,她总是问自己,“他爱我吗,我在他心目中真的重要吗?那为什他总是在幸福即将来临的时刻匆匆而别?”

终于,在去年教师节,小莉的这种怀疑变成她离开小沙的决心。那天,小莉收到学生们满怀的鲜花和祝福后就早早下班回小沙住处,她一回到家就给小沙打了电话,要他晚上务必和她到牛排餐厅一起分享难得的烛光晚餐。那个餐厅是他们第一次相识后碰头吃饭的地方,下莉选那个餐厅,定然是有幸福的用意的。

她点好了晚餐,就在那里等呀等,隔壁桌的情侣换了一对又一对,两份原本热乎乎的牛排套餐已渐渐变冷。这期间,小莉给小沙打了好几个电话,而手机那边竟然都是关机的提示音。

小莉内心不断反复地问自己:“说好的要来,怎么突然关机了,难道又发生了什么案件?难道他又这般无情地“放鸽子”?但你总得给我一个口信呀,这究竟怎么了?我爱你,有错吗?”

看着周围温馨的灯光和那一对对情侣幸福的模样,小莉的眼睛变得湿润,鼻子一酸,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从眼颊两边划落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份感情中是那么沉闷,那么疲惫,而且这种沉闷和疲惫可能无始无终。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最后,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给小沙留下那句话,然后慢慢起身离去。那两份没有动筷的牛排套餐早已失去了热气,在灯光下发出清冷的光……

小沙事后到学校找莉解释说,那天晚上单位部署了一项绝密的紧急抓捕行动,领导当即要求参加行动的人员关闭一切通讯设备……然而,小莉只是哭着摇摇头,说:“那天晚上的两份牛排套餐已经凉了,就算能找回来,再拿去加热,也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味道。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都需要重新开始!”说完,小莉挣脱开小沙紧抓住她的手,抹着眼泪,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去。

小沙悻悻回到住处,屋里再也看不见小莉的影子,再也听不见她那清脆如风铃的声音。小沙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小沙开始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是个警察,恨自己连爱女人的权利都没有,他甚至怀疑自己所从事一切的工作的意义和价值。

窗外的月光明亮明亮的,近乎把整个屋子照得清清楚楚。小沙关了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他看着床头挂着的那套警服,泪水夺眶而出。是啊,是自己从来没有顾及小莉的感受,是自己给不了小莉作为一个女人所应该拥有的那种恋爱的安全感。他知道小莉是爱自己的,而自己却抹杀了这份深情挚爱。他握紧拳头,不断捶打自己的胸膛,一直敲打到麻木,这才浑浑噩噩地闭眼睡去。

而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了。一年过去了,他还是会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小莉,甚至,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小莉。看着日历表,他原想再去学校找小莉,或许她还可能原谅自己。但他转而又想,一年过去了,小莉可能早已有了新的归宿,再去打扰,恐非明智之举。他下班的时候,在花店门前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空手离开。他内心自嘲:“你只有做牛做马一般工作后睡觉的权利,恋爱的幸福,你不够格!”

小沙托着疲倦的身子爬着住处的楼梯,在快接近自己门口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到屋里有些响动!他立即警觉起来,躲在侧门边,仔细听屋里的动静。他暗自寻思,“这小偷真胆大,还偷到警察家里来了。”慢慢地,他用钥匙悄悄地打开了房门,等门一推开,他像一只猛虎般顺着卧室的响动方向箭一般冲过去!

突然,一阵女孩的尖叫,他竟然看见小莉站在自己床边,手中拿着他那两件几天没洗的警服,惊吓得如木头一般!

“你干嘛呢!”小莉撒娇地责备。

小沙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审讯犯罪嫌疑人累昏了头,眼前有了幻觉!他再次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才敢确定,眼前站的就是不折不扣的小莉,自己以前深爱的那个小莉!

“怎么,你还真薄情呀,都忘了我吧!”小莉故意这么调侃。

“你……你怎么……”小沙有些语塞。

“你什么你,不欢迎我来吗?”小李假装生气地瞪起了眼睛。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小沙竟一下子慌乱起来,他激动地不知该如何表达。

小莉走过来,扑到小沙怀中,像一个不更事的小孩般“呜呜”大哭起来。

那一晚,月光别样地美。

小莉告诉小沙,她之所以要回来,是因为她之前看见电视台播报的一条新闻:警方在城郊成功解救了一名被歹徒绑架劫持的小孩,而那次行动负责前去和歹徒周旋的就是小沙,小沙凭着过人的擒拿功夫,趁着歹徒不备,一招制服,让小孩脱离危险。而小沙也在试图控制歹徒的过程中,手背被歹徒的匕首划破一道不小的口子,而这一切小莉看在眼中。她再次动心了,她突然觉得自己一年前这样离开小沙,太过于残忍和绝决。于是,就在今年的教师节,她决定回到小沙的住处,用自己原来保管的钥匙打开房门,帮助小沙打理起那个散乱的家……


雁鸣沙

2017年9月9日写于江西南昌



来源:雁鸣沙

审核/钟建华      编辑/陈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