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卡布里的月光(连载二十四)

洞庭潮 2020-08-11 09:38:51

书香湖南    全民阅读品牌示范项目--《方琳书香》电台专栏推荐书籍

       杜丽感觉到自己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她内心本来是波澜不惊的。被雷奥如此的举动弄得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不安。他本来就不熟悉美国人,虽然她知道那个国度里的舞蹈理论和创新是走在世界前沿的,但是那只不过是她向往去那里学习深造而已。研究生的舞蹈几乎全是西方的舞蹈理论和流派,她想去那里学习,她又害怕母亲这边没人在身边,母亲的腿越来越成问题,夏天还必须得戴上护膝。她静下来的时候就坐在家里窗台边有些发呆,她时常想起马小军,突然就消失了这么多年,难道信件都不来一封吗?她想起在那个县城里的日子,想起自己的父亲,她想起离开县城前的那个夜晚,在河边的卵石堆上听机帆船声,她发觉自己的内心是那么的孤单,她此刻多么需要马小军的肩膀,让她累的时候能靠上一下,只需要那么靠一会就心里踏实了,她心里有些迷乱了。生活中突然闯进来一个什么雷奥,他的真诚和友善,杜丽能感觉得到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望着窗外不远处的池塘,风吹皱了一池塘的水,她的心里也像这池塘中的水一样泛起阵阵涟漪。
   这期间她学会了骑自行车,在雷奥的鼓励下,她能单独骑车上街了。杜丽的母亲帮她买了一辆女式车,这样的话从家里到学校里就不用坐公交车,方便极了。经常可以看见她从家里骑车出来,经过复旦校门,然后骑到上海艺术学院。她喜欢把毛衣搭载肩膀上,两个袖子围住脖子,上身就是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蹬着自行车在街道穿行,商店的很多店铺热闹起来,耳边上经常传来邓丽君和费翔的歌。她经常光顾的地方是外文书店,那里很多磁带,她进去一逛就是一下午,直到关门才出来。她对卡尔门松的音乐很着迷,那是雷奥推荐给她的,为此,她答应陪雷奥周末骑车去郊外兜风。雷奥是个很体谅她的人,几乎从来不给她什么压力。他欣赏她得舞蹈才华,而且还要推荐她去美国的最好舞蹈大学深造,并且为她做经济担保人。在雷奥看来,这是他一生遇到的一个舞蹈天才,如果不去美国深造,那会很可惜。他经常告诉她,她将来如果能办一个艺术舞蹈大型的专场演出,那就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她很感激雷奥对她的帮助,雷奥的确是个好人,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舞蹈的结构,雷奥总能提供很多有用的建议。最让她感动的是,这个暑假,雷奥答应陪她一起去云南采风,去那里的少数民族地区,她想去看孔雀开屏,想看那里椰树成林,还想看看那里的民族舞蹈。雷奥身材很高大,很喜欢旅行。他说他最喜欢中国的徐霞客,那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行者,也是中国真正第一个户外旅行家。他愿意陪她到任何地方,只要杜丽愿意,雷奥上天摘月亮都行。他总是称呼她“我的天使”,似乎除了这个称呼,在他的心目中,就只有一个名字可以代替,那就是“女神”。雷奥有时候也给她讲小时候的故事,讲他得母亲和祖母。他爷爷是个勇敢的斗牛士,征服了很多斗牛,可是他不喜欢这种野蛮运动。他对艺术的感悟来自母亲,他的母亲是一位舞蹈大师,所以他看得懂舞蹈艺术。有一次杜丽在练习月亮女神编舞时候,雷奥很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怎么觉得你跳月亮女神的时候,优美中蕴含着一丝的忧郁呢?”杜丽苦笑了一下说:“你知道嫦娥,没见了吴刚。她只能优美地忧郁到永远……”雷奥摇摇头说:“你的内心如火,被一种情绪压抑着,不能完全释怀……这样会影响到你的表演。”杜丽叹了一口气道:“太阳转身走了,独有明月空清辉。”雷奥说:“我知道你内心里有一个人,为什么不去找他呢?如果在表演的时候,你不能放下这个人的阴影,那就会毁掉你这个天才的!”杜丽若有所思地说到:“你知道卡布里岛吗?我心中的月亮在那里。”杜丽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回忆遥远的东西。雷奥完全不懂,每当他听到这些,他总是抬头看看天空的月亮,耸耸肩膀摊开双手,一脸地困惑。

                 (待续)

~~~~~~~~~~~~~~~~~~~~~~

    谢谢欣赏   欢迎媒体转载 

~~~~~~~~~~~~~~~~~~~~~~~~

陈航,男,公务员,湖南省岳阳市作协会员。   作品散见网络媒体和刊物,著有短篇小说集《失落的太阳》    长篇小说《陈家大屋》等作品,其中篇小说《芦苇荡》获首届豆瓣读书优秀作品奖。

~~~~~~~~~~~~~~~~~~~~~~~~~~~~~

~~~~~~~~~~~~~~~~~~~~~~~~~~~~~

  长按二微码    关注洞庭潮 

  投稿邮箱:24598248@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