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床前明月光」,床是什么床?

可能的抒情 2019-02-21 09:44:48

「床前明月光」,床是什么床?


文/陈可抒


0,引言

「床前明月光」,床是什么床?方舟子先生说是眠床,马未都先生说是胡床(马扎),蒙曼先生说是井栏。这三种观点,其实概不新鲜,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即已经争论过一轮了,然而,并没有定论。皆因为每种说法都有极大的硬伤,本文将一一反驳,并给出正确答案。

1,井床不是井上围栏

蒙曼先生在《百家讲坛》上声称「床」应解做「井上围栏」,不止如此,还颇有人认为「床」指的是「轱辘架」。这种说法基本遵循的逻辑路线是:床——>井床(银床)——>井栏——>井上围栏(或轱辘架)。

这个路线是错误的,井床(银床)指的是井口边的条石,绝不是井上围栏或者轱辘架。我们看这样的两首诗就能明白了:


井桐花落尽,一半在银床。
——唐·佚名《河中石刻诗》
稚川曾此倒灵瓢,阑上银床压甃腰。
——宋·董嗣杲《炼丹井》


「井桐花落尽,一半在银床」,写的是花落满地,一半落在银床的情景。因前面写有「井桐」,所以此处银床是井床无疑。那么,如果银床是「井上围栏」或者「辘轳架」一类的细木,又怎么能承得下一半的落花呢?所以银床指的是井口边上的条石,也叫井床或者玉床,在诗文中的意象内涵和「空阶」相仿,常与雨滴和落花连用。

而「阑上银床压甃腰」则更加明确了,阑,便是真正的井上围栏,甃是井的内壁,意思就是井床上安装了围栏,就像是压在井壁的腰上。明确地写出了围栏、井床、井壁这三者的关系。

井床(银床)并不是「井上围栏」,但唐朝人确实曾经把井床称为井栏,这是因为「井栏」有两个含义,既可以指井上围栏,也可以指水井内壁的结构。这一部分的考证稍显复杂,我单独拿出来做一篇文仔细论证,此不赘述。

另外,「银床」与「井床」也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令狐楚写「玉箸千行落,银床一半空」,温庭筠写「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这里的「银床」都是眠床。银床出现在诗文之中,如果前后有水井的元素,如井、梧桐、辘轳、后园等等,便是指井床,否则便不是。——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唐宋人经常以「青丝」来称呼井绳,但你不能见到「青丝」就理解为井绳,具体指向要依照前后的语意才能确定。

既然银床都无法直接对应井床,单独一个「床」字,又怎能理解到水井上去呢?蒙曼先生所讲「绕床弄青梅」的例子也是如此,这里的「床」绝不是围栏,也不能理解成井床,具体是何物,下文将会一并讲到。

2,胡床不是通常意义的床

也是在《百家讲坛》上,马未都先生声称「床前明月光」的「床」是胡床,还列举了几首诗来壮其声势。的确,胡床是唐宋人的常用之物,关于坐胡床赏明月的诗文,找一百篇也能找得出来。但是,胡床却并不是通常意义的床,和「银床」的用法很类似,如果语境中没有特意提到「胡床」,则「床」字并不能按照「胡床」来解。

胡床,就是今天俗称的「马扎」,历史很久远,汉代时候已经有了,据《后汉书》所载:「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饭、胡空侯、胡笛、胡舞,京都贵戚皆竞为之。」

此中所列举的「服、帐、床、坐、饭、空侯、笛、舞」诸般事物,全部与中原日常之物差异较大,所以冠以一个「胡」字,以示区别

唐朝时,床的功能很广泛,有琴床、书床、食床、茶床等,称呼也多,有绣床、银床、玉床、宝床、紫金床等,这些床,是使人「安身」的家具,胡床虽然也能提供更便捷的作用,却并非同类。如果只提到一个「床」字,前后并无相关语境,那么绝不会是胡床。——这个道理也很容易理解,当我们提到「牛」时,可能是水牛、黄牛、奶牛、野牛、牦牛,但绝不可能是蜗牛。

陆游《老学庵笔记》中提到:「徐敦立言,往时士大夫家妇女坐椅子、兀子,则人皆讥笑其无法度。」兀子是小凳子,和胡床类似,坐在上面需要「垂腿」而坐,也即是上文所引《后汉书》中的所谓「胡坐」,不同于传统的跪坐或盘坐,所以不免被人「讥笑」。由此亦可看出,胡床和兀子都不是通常意义的床,不能以单单一个「床」字称之

3,唐朝的床并不特指眠床

方舟子先生声称「床前明月光」的「床」就是眠床,这就是纯粹的现代人视角了。宋代以后,桌椅这种高型家具开始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中,「床」才逐渐地偏重于眠床的含义,以至于今天一旦提到床,则必定是放在卧室里。

唐宋时,床是最普遍的坐、卧具。《尔雅》有云:「人所坐卧曰床;床,装也,所以自装载也。长狭而卑曰榻,言其鹌榻然近地也。」

既然不但是卧具,也是坐具,那么就意味着床的安放是非常灵活的。尤其是,此时并没有桌椅之类的高型家具,能够配套的只有席、榻、几等等。——即是说,如果一个唐朝人有足够的预算来安排家具,那么他的客厅里会有三张床,用来分宾主落座并谈笑风生,书房里会有三张床,一张琴床、一张书床、一张茶床,餐厅里会有一张饭床,卧室里自然也有一张床,用来休息……而如果到了某些集会之所,遇到的床会更多,据《广异记》所载:


童子至饮所,传教云:「公令与此人一杯酒。」饮毕不饥。又至一所,有数十床,床上各坐一人,持书,状如听讲。
——唐·载孚《广异记》


所以,唐朝的床形式繁多,功能多样,并不仅仅用来睡觉,也并不仅仅要靠墙摆放在卧室里面,可以坐,也可以绕,可以弹琴,也可以饮酒。「绕床弄青梅」,便是小郎绕床而走,并不是井栏;「店饮吾曹床」,便是朋友在床上喝酒,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拂床琴有声」,便是床上放着琴,因为震动而发出轻轻的声响,并不是隔空感应。

至于「床前明月光」的「床」,就是普通的唐朝的床,如果没有特指,就不必是眠床,诗人也不必一定要躺在上面,以致于还要费力地举头低头,而既然不必是眠床,也就可以在门户大开的厅堂,也可以在廊檐之下,也可以干脆在庭院当中,月光的照耀便没有任何问题,自然也不必费力去考证唐朝的窗户是不是太小、以致于月光照不进来这么偏门的问题。

4,总结

「床前明月光」,床是什么床?这个问题的质疑,据说最早来源于郭沫若先生,一石激起千层浪,才有了各种争辩。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其一,床是坐卧之具,我们一定不能拿今天的眼光来看它;其二,「坐卧之具」就是「床」这个单字在唐代的全部指向,既不应扩大为井床、胡床,也不能缩小为眠床。



这幅图是敦煌莫高窟第138窟南壁壁画,形成于晚唐,左上角是眠床,左下角是禅床,右面两个都是做为日常坐具的床。



这幅图是《韩熙载夜宴图》,成于五代,画面中间是日常坐具的床,右边是眠床,仅仅多了衣桁和帐幔的装饰。

以上种种,都是唐代的「床」,都可能是「床前明月光」之「床」。至于究竟是什么床,诗人没有写,读者既不能错误解读,也不必过度解读。




周六·诗段子

又有趣,又说明问题。雅和俗的完美结合。诗段子,每周六更新。






【艺术评论区】








                题        图 |   李白观月图

                书        法 可抒诗歌训练营学员           

                责任编辑  |    陈可抒




 

#可抒诗歌训练营# 28天抄诗计划

扫码加入临时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