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原创美文】 月光下的妈妈

常山人 2020-02-12 16:17:50



——献给2016母亲节
文/老黄  手绘插画/张俊超


母亲节明天就要来临了,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我的母亲,虽然,她离开我已有十五个年头。

打出生有印象的记忆中,我的母亲就是一位苍老的农妇形象,因为,我是母亲的老来得子——母亲已经是饱经沧桑40多岁之后才怀上了我。我,也许天生就有着强烈的恋母情节,哪怕到了上中学的年代,只要在家里,还要和母亲睡在一起。听我的几个姐姐说,我在上小学的头几年,每当放学回家,还要吃妈妈的奶,为了怕人家看见,我还常常躲在门后,站着吃妈妈的奶。


我也是一个喜爱啼啼哭哭而长不大的男子汉,特别是在妈妈的面前。让我印象至深的经历是,在我成年以前,有过三次跟着母亲在月光下行走的情景,如今每每想起就像在昨天。

一次是母亲在当地的卫生院做手术,那时母亲已经患上了严重的血吸虫病。当年,在毛主席“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最高指示下,国家的政策好,可以免费治疗,母亲查出血吸虫病后,就到医院切除脾块,我也是寸步不离,母亲住院,我也跟着。好像是在一个夏天的凌晨,母亲手术之后,稍有恢复,就趁着敞亮的月色,偷偷地拉着我(避开医生,没有请假)出院了,她是担心家里的“双夏”正在农忙,抑或是为了让我们一家能够吃上可口的饭菜。在朦朦胧胧的老家街路上,我们一老一少有说有笑地往回赶路了,这时候,一弯明月高高地挂在了头顶的天空上,就像我们的指路明灯,还有一闪一闪的星星作伴,一直牵扯到家门口,东方才泛起了鱼肚白。母亲说,月亮有一颗善良的心,不求回报地把黑夜指明,所以,我们做人也要心地善良,要有一份感恩的心。


一次是随母亲去番薯地里收获绿豆。我家的那块自留地是因为邻居要建房,把我家就近的自留地换去的,自然有三四里地远,到了夏季的傍晚时分,我放学之后,就要随着母亲去摘绿豆夹。母亲常常告诫我们:穷苦的孩子早当家,没有其他本事,勤劳就是第一位的。因而,农家子弟利用放学或者放假,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是再也正常不过了。为了完成整块地成熟的绿豆捡拾,我们不知不觉干到了新月上山才匆匆收工。这个时候,月光如水,一泻千里,大地真像盖上了一层薄霜,我跟着母亲在月下回家,母亲背着沉重的包袱,还要拉着嗷嗷叫饿的我,那亦步亦趋的身影,哪怕是弯腰弓背的身影,在明亮的月光下俨然也是一幅雕像,至今在我的脑海里幻化成为难以磨灭的记忆。


一次是跟着母亲到舅舅家吃晚饭。舅舅家也在本村不远的小集镇上。那时候,舅舅家的住房并不宽裕,夏日的夜晚在屋子里吃饭,简直像蒸桑拿一般。于是,我和母亲就帮着把桌椅板凳搬到了门口的坪地上用餐,一边喝着香喷喷的新米粥,一边夹着红彤彤的煎辣椒,就等圆滚滚的月亮爬上屋顶。三下五除二地用过晚饭后,皎洁的月亮就上来了,好似高高挂起的银盘,母亲又拉着我的小手回家了。月亮走,我也走,好像月亮也在和我捉迷藏,我不时踩着母亲长长的背影,口里还学着母亲口口相传教给我的儿歌:穷人莫离猪,富人莫离书……月光光,跌箩筐,箩筐里头一把针,穿透姑娘心。

今夜,是农历的朔月,月亮看不到了,但我好想我的妈妈,在月光下挽着,一道行走,“举头望明月,低头想妈妈”,现在,应该是我拉着妈妈行走的时候了,即使现实中不可能完成,那么,请妈妈您伴随我入梦吧!



常山人 挖掘常山本土文化,推送权威新闻,发布真实信息,通过优质原创文字、图片,组织举办各类线上线下活动,歌颂大美常山,传播正能量,为常山人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求勾搭,勾搭号码:13567078729。

   常山人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谢绝商业转载!



编辑:小新

监制:阿虎  排版: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