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林清玄 :“自然,童真,人性,关怀”

广阅传媒 2020-11-30 09:59:57

林清玄

笔名有秦情、林漓、林大悲、林晚啼、侠安、晴轩、远亭等。著名散文《查塔卡的杜鹃》。文章《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选入人教版、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他是台湾地区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也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



       记着初读时,是中学时代的《桃花心木》,隽永的笔触,以一种清新,平易近人的手法,十分自然描绘一种生活哲理,包罗万象,似乎是五四年代的清新笔触(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前者的魅力,致使我更多的想了解林清玄的散文。

     书店买的《林清玄散文集》,偏绿色的书壳,恰恰给人一种自然,清爽的感觉,从《月光下的喇叭手》,到《星落尼罗河》,从老一辈的怀乡的伤感,到自己年幼时的回忆的美好,从自然的美好的笔触,到人性的探索,一步一步的让人深思,生活的美好,不仅仅于此。
      《光之四书》中描绘的正是一种感受不到,飘忽不定的事物(光),《光之香》“农夫用斗笠扇着脸上的汗珠,转过脸来对我说:“你深呼吸看看。”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他说;“你吸到什么没有?”我吸到的是稻子的气味,有一点香。我说。他开颜地笑了,说:“这不是稻子的气味,是阳光的香味。””正如文章中一样,我竟也是茫然,原来那是阳光的味道,衣香,棉被香,等等,用他的话说,我们的嗅觉是在都市里退化了,简单的描绘,竟如此的具有哲理,《光之味》中同样也是,鱿鱼的味道在作者看来也是阳光在作怪啊!芬香,高速迅猛的时代发展之下,们似乎已经忘却了最初担当淳朴,朴实无华的生活前景,及态度。作者所说的“一丝小小的关注,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作者同样的描绘对人性的真善美,人心的探索战争对人们的摧残,台湾民众对于大路得深切怀念,《红心番薯》中“芋仔”比作内陆,“番薯”比作台湾,用卖糖番薯的老人借引那个时代的残酷,“有时我向老人买一个番薯,散步回来时一边吃着,那蜜一样的滋味进了腹中,却有一点酸苦,因为老人的脸总使我想起在烽烟奔走过的风霜。”表现一种自身的人文关怀,看出老人及其父辈的艰辛。用一个争吵来表现,老兵对家的怀念,借此表现台湾对于大陆的深切怀恋,文章中也写到“有一回我们为了地瓜问题争辩起来,老人坚持台湾的红心番薯如何也比不上他家乡的红瓤地瓜,他的理由是:“台湾多雨水,地瓜哪有俺家乡的甜?俺家乡的地瓜真是甜得像蜜的!”老人说话的神情好像当时他已回到家乡,站在地瓜田里。看着他的神情,我乃真正知道,番薯虽然卑微,它却连结着乡愁的土地,永远在相思的天地吐露新芽。”无法不然人同情,怀念原来的生活之景。
对人生的探索也是于此,《在名利场的海上航行》,其中的佛教的思想也让人想入非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正如法磐禅师所说,这江上只有两条船来往,一条船为名,一条船为利。此言得之”人的七情六欲,对人性的探索,红尘中的伴随,虽说有些厌世,但对于出世,对于生活我们也当保持本真。
       林清玄的散文,从青年到老年,生活的风景不同,也致使了一种对于人生观的感悟,读他的书,可以洗涤旧迹,陶冶情操,生活的渴望,也是由平淡组成,去发现美的存在,也去发现,人性的本身



广阅传媒 出品 | 原创精品 | 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席磊


这里是

广阅传媒

分享+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