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你是那道残酷月光(陆寒 宁夏)

西瓜热门小说资源分享 2020-07-14 15:35:06

宁夏执行任务时,给陆大总裁做个人工呼吸!

他转身活过来,就诬陷她占尽纳税人的便宜!

切,不然呢,要这个面瘫脸亲回来?

孽缘从此开始,花城消失五年的微笑杀手重出江湖,下一个目标就是陆大总裁,宁夏又恰巧的被派去保护他......

一路相爱相杀一连串的谋杀案后,结局呼之欲出,她才知道......



第1章 人工呼吸


烈日炎炎,空气似乎被榨干最后一丝水分,火辣辣裹在人身上。

花城的街道依然人流如织,车水马龙,城西的那片小区却仿佛处在这繁华景象里的一处补丁,残破的水泥楼房透着衰败和淡淡的臭气。

其中位于三楼的三十平套房内,粗糙的磁带转动出有些变调的音乐。

一个老鼠般的男人,正边整理偷来的东西,边哼着荒腔走调的歌词。

忽然,他楞了楞,捞出一枚带着血迹的戒指。

贪婪地笑了声,他吹着口哨将戒指抛到半空,再接住擦了擦,收进口袋。

……

“黄雀黄雀,我是飞鹰。目标人物在三号楼出现,迅速实行抓捕!”宁夏顶着要将人烤熟的烈日,对属下下达命令。

这时候,那老鼠男整理完脏物,正从三号楼出来,他原本走得悠闲自得,却在接到一通电话后,吓得一路狂奔。

“该死。”宁夏顾不得骂人,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等身后的几个便衣反应过来,他们的老大已经跑出快一百米的距离。

“老大,小心。”绰号叫“大汉”的警员叫道。

顿了顿,他眼底闪过一丝忧虑,“妈呀,你这次可千万别开枪!”

此时,宁夏已快要碰到老鼠男的衣角。

然而,两个人正好冲到马路边。

老鼠男眼角闪过狂喜,毫不犹豫冲出马路,宁夏冷笑,小样,以为这样就能跑?!

时间指向中午12点14分。

12点15分,一辆蓝色敞篷宝马呼啸着朝他们冲过来。

12点17分,宁夏一脚将老鼠男踹向宝马,老鼠男惨叫着从宝马上空飞过,一枚钻石戒指砸在宝马车主的眼皮上。

男人原本沉稳的是手猛然一抖。

宝马好像醉汉一般,偏离方向,歪歪扭扭滑行一段,一头撞在路旁电线杆上,车头犹如纸做的般被挤压变形。

安全气垫失效,宝马车主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头部血流如注。

宁夏心虚了一把,丢开被铐住的老鼠男,跑去将车主从拖了出来。

第一感觉,好沉,第二感觉,这人干嘛长这么长?害她拖了好久。

将人放在地上,她顺手从口袋里掏出块手帕压在那人头上:“喂,你怎么样?”

“喂喂,先生?”

陆寒迷糊睁开眼,头因为这个肇事的女警粗暴的动作,越发晕起来。

额头的青筋直跳,他只来得及命令了一句:“别碰我,不要——人工呼吸。”

就头一歪,晕了过去。

宁夏气笑了,人工呼吸?多大脸!!

这时候,宁夏的第五小分队赶到,两个人负责看守奄奄一息的老鼠男。

大汉探头来看宝马车主的伤势:“老大,这个人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做人工呼吸。”

说完,他跃跃欲试地舔了舔唇:“你来还是我来?”

宁夏:“……”

陆寒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满是灰尘的案卷中。

厌恶地皱了下眉,他缓缓起身,从桌上找到卷纸开始细心擦拭自己,从手到脸,再到白衬衣,一直擦到一双皮鞋光可鉴人。

这间房的门被砰然推开,之前害他车祸的女警沉着脸从外面闯进来,身后的大汉嘀嘀咕咕地道:“老大,他们从那枚作为脏物的钻戒上,发现了血迹,你说会不会是宋——不然,为什么又是带血的钻戒?”


第2章 洁癖




宋毅?!

宁夏眼底有什么悄然而过,好像尘封的东西,正欲打开,扬起一抹灰尘。

她眉头微拧,仓促地将其又按了下去。

“马上准备提审老鼠男。”一叠案卷扔在桌上,腾起无数尘土。

“咳咳。”角落里的陆寒呛咳起来,唤起两人的注意。

宁夏仿佛刚发现陆寒,瞬间换了张脸一般,似笑非笑道:“醒了?你是来道谢的?不用谢不用谢。”

陆寒勾了勾唇,露出勉强算是笑容的东西:“感谢?我看找你赔偿还差不多,宝马的修理费,弄脏我衣服的钱,喔,对了,还有人工呼吸的精神损失费,稍后会通知我的律师。”

宁夏的笑容僵在脸上,拧起了眉,她身后的大汉粗眉粗眼地蹭过来:“那个,陆总,您的宝马和衣服,我们真赔不起,不过我们会打报告给上面,给您申请一面锦旗?至于精神损失费,这——”

陆寒抱胸,皱眉道:“我说过不要做人工呼吸,但是你们这位女警显然并没有照做。”

一年里,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占他便宜,陆寒狐疑打量面前女警清秀的脸。

想到她竟碰了他的唇,陆寒的唇冷冷地抿得更紧。

未料,有人却比他更不爽。

宁夏哼笑一声,简单粗暴:“是我亲的,有本事你亲回来啊?!”

淡淡的光线落在宁夏秀美的脸上,她显得有些天真,可那眼底藏着狡黠却故意透出来,让人心里痒痒的。

陆寒还从来么碰到这么嚣张的刁民,眉头严肃地拧了拧,刚想斥责她的不要脸。

忽然外面有人急匆跑进来,眼里是难道的谨慎:“老大,真出事了,你看,这是在城郊发现的。”

他的动作弧度太大,随着手臂的摆动,一张照片突兀地滑落,在半空中旋转翻飞,正巧落在陆寒面前。

陆寒垂眸,随即瞳仁紧缩。

一旁的大汉更夸张,脸色发白:“是他,是那个变态杀手,他又回来了!”

这句话,给在场的人心底都埋上了一层阴霾。

照片里,一张被切割开后,又重新缝合的人头,正空洞洞地冷漠地盯着在场的几个人,嘴角还勾着一个邪恶无比的微笑。

“微笑杀手?”陆寒喃喃道,手指不觉握紧。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上心头。

宁夏蹲下捡起了那张照片,良久深吸了一口气,眼底浮现深切的思念。

五年了,宋毅你在哪?

宋毅是她的青梅竹马,五年前,代替她追查微笑杀手的时候失踪,奇怪的是,从那以后,那位残忍的微笑杀手也同时不见了踪影。

事隔五年,微笑杀手重新作案,那宋毅呢?

只是偏偏有人要在她伤口上撒盐:“微笑杀人竟然还没抓到,你们就是这么糟蹋我们纳税人的钱?”

讽刺的话语,鄙夷的语气,冰冷的声线。

宁夏抬头,看着陆寒,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里无声厮杀,冲撞。

宁夏忽然笑了:“诶,你干嘛老找我麻烦?是不是太老套了,幼儿园的小男孩才总欺负喜欢的小女孩呢!我不就亲了你一下嘛?你也不用爱上我吧?”

陆寒竟然觉得脸红了,他他他,竟然被一个女人,一个女警给调戏了?!

而宁夏似乎还觉得不够,心满意足拍了拍陆寒的肩膀。背着手,一副大爷的样子,转身走了出去,身后鱼贯跟着大汉和那个拿照片的警员。

只留下满室灰尘,和一个浑身僵硬的陆寒。

好半天,陆寒忽然冷笑一声,神经质一般,拿纸再擦了擦唇角。

他看向窗外,不知道何时下起雨来,天空阴沉沉的,整个花城仿佛都笼罩在一片冰冷潮湿的阴影里。

第3章 微笑杀手




事隔六年,微笑杀手再次出现在花城,消息如长了翅膀般,一夜之间传遍街头巷尾。

甚至已经上到了互联网热搜榜的第一。

不仅仅是花城本市,全国都注意着这件案子的动向。

市局十分重视,命令负责这起案件的西郊公安分局全力行动,争取早日破案。

局长立刻召集所有人开会,在会上,他语重心长告诉大家,谁也不要心存侥幸,包括他自己,并表明,自己已经在大领导面前立了军令状,三个月内不能破案便引咎辞职。

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老局长斑白的头发,宁夏深吸了一口气。

会后,老局长找到宁夏,他指着给她准备的茶水道:“喝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宁夏接过茶水一饮而尽:“局长,我不难受。”

“我知道,宋毅和你在谈恋爱,那天本来应该是你出任务,可他担心你,偏偏要自告奋勇,没想到会遭遇微笑杀手,宋毅一个人追过去,结果这一去就失踪了五年,奇怪的是,微笑杀手也跟着消失了五年。你一直觉得这之间有联系,对吗?”惜字如金的局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能言善辩的宁夏却沉默下来。

那沉睡的痛楚忽然袭上心头,宁夏沉默了一秒,抬头时眼底是坚定的意志:“是,不过,这次我不会让他再跑,我要抓到他,问问他将宋毅弄到哪里去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如此陌生,她许多年没哭过了。

宁夏硬生生忍了回去,她答应过宋毅,他回来前绝不掉眼泪。

局长叹了口气,拍了拍宁夏的肩膀:“我知道,我都知道,小夏啊,我提醒下你,你应该知道,带血的钻石戒指落在谁身上,谁就是下一个受害者,这是微笑杀手杀人的习惯——那个陆寒,是我们省最大的纳税大户,不,在全国,他纳的税都是数一数二的,上面很重视这件事,他——不能有事。”

宁夏抬起头来,脑海里,陆寒龟毛而嫌弃的眼神一闪而过,她情绪好了点,撇撇嘴道:“放心吧,局长,要这么说,首先接触戒指的是我们要抓的老鼠男,这戒指就是他捡到的,微笑杀手要找也找他。”

局长摇摇头道:“原本是这样,可谁让戒指最后砸中的是陆寒呢?杀他可比杀老鼠男轰动多了。微笑杀手是一个连环杀手,以钻石戒指为契机有计划的杀人。而且情节特别严重,切割和重组尸体,每次让所有人呈现出同样的一张脸,他就是想引起所有人的瞩目,喜欢这种被关注的感觉,所以他的目标肯定是陆寒。”

宁夏闻言没有说话,但是显然在深思。

这时候,局长再次拿出那张死者的照片:“只是你发现没?这次,这张重装的脸有了变化,它在笑。微笑杀手是那个杀人者给自己取的名字,可按照他以前的手法,做出的人偶很刻板,并没有和微笑两个字沾边,但是你看这次——”

宁夏也早觉得古怪,闻言凑过来死死盯着桌上的照片,忽然她浑身发抖,好半天才哑着嗓子道:“那是——那是宋毅的笑容,他才喜欢这么笑!!”

“是的,宋毅!他为什么改变了杀手的行为习惯?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局长也陷入沉思,只是,却无人能给他们答案。

宁夏眼底失去了温润:“因为宋毅的失踪也是全国瞩目,所以杀手才会让死者露出类似宋毅的笑容,他真的很在乎大众的关注,局长你说得对,他的目标只可能是陆寒,我现在就亲自去守住陆寒,一定——一定要抓住那个疯子!”

“也不用这么急,这次我又发明了个菜给大家,诶——宁夏。”老局长在身后一叠声叫,宁夏却早走得没影。

外面一声雷鸣,闪电划过天际,老局长抬头看着天空,瞳仁里映照着张牙舞爪划过的闪电。

say hi~(ღゝ◡╹)ノ♡  N  M  Z L ???

第4章 陆总发威




陆寒刚刚开完四方国际会议,正打电话让司机老王将车开到公司门口,忽然,远远听到了一声口哨。

他原本不想理会,可当余光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身形一顿,动作一顿。

后侧方,一辆灰扑扑的荧光绿JEEP歪歪斜斜停着,宁夏一身白体恤牛仔裤,扎着张扬的马尾,正斜靠在车头,冲着陆寒吹口哨。

陆寒冷冷看她,她却露出一口白牙冲他笑。

他正要动手赶人,却看到宁寒忽然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唇上抚过,意思再明白不过,还记得那个人工呼吸不?

陆寒一阵恶寒,本能又想掏出手绢,他手指微紧,克制住那冲动。

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女人?”

“女人?不是啊。诶,陆总,我们真有缘分,你看,我最近又奉命保护你的安全。你这什么车?哎哟哟,保时捷诶,我就不客气了啊。”宁夏撅着屁股钻进车里,都没给陆寒反应的时间。

陆寒抿了抿唇,告诉自己,他从来不打女人,不!打!女!人!

又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缓和了下情绪这才冷冷进入车内。

期间车里的那货一直大惊小怪着。

“我去,真皮沙发诶!”

“好宽敞,我都能放开脚。”

陆寒忍不住怼了一句:“小矮子肯定能放开脚。”

说完,他矜持地将自己的大长腿弯曲坐好,头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小矮子三个字让宁夏受到了万点暴击,生气瞪眼。

无奈这个纨绔骂了人就闭眼当了缩头乌龟,让宁夏气得牙痒痒,却拿他无可奈何。

只能偷偷在小账本上给他记了一笔。

陆寒这天下班后依然有好几个行程,先是和一个熟悉的伯伯吃了顿饭,他和老头子在酒桌上,明枪暗箭,宁夏埋头大吃特吃。

接着去了一家公益机构,参观了里面的设施,这是给精神病人免费提供医疗和游乐的场所,宁夏好奇地戳精神病人做的那些五颜六色的丝袜花,小纸伞,还吃了几块自制小饼干。

“好吃!”宁夏捧场道。

“其实外面对精神病人有误会,以为就是完全没有理智的疯子,并不是是的。很多人都是后天受到了精神打击,才会思维混乱,或者变得有攻击性。”负责人沉痛解释道,“他们并没有丧失劳动和创造能力,甚至有的人会成为这方面的天才。”

“他们会不会忽然因一个事情很生气,从而情绪失控?”宁夏忽然问道。

负责人楞了下:“会,所以我们都会教这里的精神病人一些控制情绪的方法。”

“效果好吗?”宁夏追问。

负责人摇头道:“只是能舒服点,主要还是得吃药。”

“你们这个机构办了十年了吧?”目光一动,宁夏若有所思。

负责人点头后,她笑了笑:“一会儿我同事会过来取这里病人的资料,您看方便吗?”

这是花城唯一一所精神病患者的救援机构,办于十年前,微笑杀手杀人是六年前,那么,他会不会也曾经痛苦迷茫,曾经求助于这个机构,想要获得身心的安宁呢?

宁夏的手不觉握紧。

负责人闻言,楞了下道:“如果有市局的批条的话——”

“我做担保,您先给资料吧,毕竟这件事全国都在关注。”一直沉默听宁夏说话的陆寒忽然道。

第5章 一万点暴击




他说话的时候,一道斜光打在脸上,显得那样俊美不凡,宁夏看着呆了呆,他这时候该死的帅。

陆寒的面子确实大,这边立刻给了方便之门,比市长亲自来都管用。

宁夏死死瞪着陆寒挺拔的身影,只想将特权阶级四个字刻在他额头上。

陆寒脚步微微一顿,扭头似笑非笑看着她:“你是不是欠我一句谢谢,警局的教育就是让下属没礼貌吗?宁警官?”

宁夏楞了楞,忽然笑着一把搂住陆寒的手臂:“哎呀,我们什么关系啊,何必这么见外呢?”

陆寒忍不住皱眉,像扒拉牛皮糖一样,将她从手臂上扒下,冷冷道:“我和你什么关系?!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是嘴对嘴,呜——”

陆寒伸手捂住了这女人的嘴,她怎么什么都说?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按牌理出牌的丫头,简直要被她逼疯。

正想着,掌心却被一种温软的触感擦过。一股酥麻温暖随着手臂钻进心里。

他触电般松开手,掌心在身上蹭了蹭,却蹭不掉那种感觉。

陌生的感觉让他本能反感,语气严厉地教训道:“记住你是个女人,什么都拿出来说,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宁夏耸耸肩,她还真从来没将自己当成女人过,从小她在性别认知上就出现了偏差,爸妈说是她五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却没有了那段的记忆——

宁夏回身看了眼后面的牌匾,精神病患者游乐园,其实现代社会,每个人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精神疾病,只是轻重不同,这样的地方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她好佩服他。

忽然,她的目光凝在牌匾的最下方,创始人:陆寒。

额,见鬼了!

宁夏忽然一阵恶寒,啊啊啊啊,见鬼了啊!!那年他才多少岁?!二十?这人二十岁想这么多?!自己二十岁还在大学醉生梦死呢。

继小矮子后,宁夏又再次从陆寒身上感受到一万点暴击,所以之后的护卫工作都做得极其敷衍,反正发现危险已经变成本能刻在骨子里,她只要在这男人身边,他就不会出事。

好不容易深夜十二点,宁夏精神奕奕送陆寒回到位于市郊的公寓,这家伙放着那么多奢华的别墅不住,却离群索居般住在这破小区的高级公寓里?

宁夏表示,她这种贫苦老百姓看不懂。

目送陆总尊贵的身影上楼,她伸了个懒腰准备打车回家,可不管用滴滴、神州还是什么,所有车辆都拒载。

“陆总,那个能不能借下你的保时捷啊,我打不到车回家。”宁夏只好苦哈哈给某个万恶的奴隶主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声音低沉如大提琴,瞬间勾得人的耳朵想怀孕。

宁夏只是芸芸普通人中的一员,自然也被勾得神魂一荡,随即却意识到,这家伙根本故意的,他来这里就想好了,知道自己打不到车回家。

“陆总,要不我委屈点,今晚和您挤挤?”她皮笑肉不笑地道。

别想不给她开门,不开她也能闯进去,宁警官曾经自学开锁——

她还在暗戳戳遐想,就听到陆寒很大度地道:“你在电梯门口等下。”

宁夏啊了一声,神情有些呆滞,原来人家只是想小小耍她一下,却不准备闹大,这种不痛不痒的小招数更让人不爽,她气鼓鼓站在电梯门口,准备好好报复回去。

电梯来到一楼,她蓄势待发,可随着叮的一声轻响。

电梯门打开,却空无一人,宁夏楞了下,低头看向地面,光洁如新的电梯地板上,躺着专属于保时捷那骚包的车钥匙。

“……”


第6章 宋毅




宁夏磨了磨牙,捡起保时捷钥匙,恨恨地道:“算你狠!!”

她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这辆金光闪闪的座驾去了警局。

对于万千人家来说美梦正酣,而对于整个花城西郊分区的警局,夜晚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警局内,灯火通明,所有人就位,紧张忙碌着。

A组的办公室内,所有人低头翻找宁夏今天找来的病人档案,宁夏看了一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也开始工作。

大汉走过来,贼兮兮给宁夏塞了个饭盒:“局长给我们组送的,他发明的新菜,可好吃了。”

宁夏推开饭盒:“我不吃,今天吃太饱都要吐了。”

主要陆寒和那老头一直丢金融专有名词,她一个都听不懂,只能拼命往口里塞东西,现在闻到菜味就想吐。

“局长好多年没起这做菜的兴致啦,我看啊,就是被这个案子折腾的,案子折腾他,他就折腾菜。”大汉一边嘀咕一边打开了食盒,“你看,又是这种大块的五花肉,好香啊,只是简单调味,却保留出了食物原本的味道。”

宁夏不耐烦地将大汉赶了出去:“去去去,出去吃别搞得我办公室乌烟瘴气。”

大汉被轰出去,宁夏顺手锁上门,秀气的眉头却忽然拧了起来。

她翻了身上半天,终于在旁边大汉的抽屉里翻到一包长沙烟,顺手点了一支,心情沉郁不已。她想起宋毅出任务那天,也是局长做了顿肉菜,大家正分享,那天,她正准备出任务,自己那份就给了宋毅,宋毅还津津有味吃着,美滋滋和她说:“你知道吗?这可是局长做的私房菜,里面的猪肉是整块烹饪,调料也用最简单,就为了保留食物原本的——等下,宁夏你今天出任务?”

也不知道那厮怎么忽然心血来潮,忽然拉住了她。

宁夏那时候满脑子都是案子的事情,没好气地道:“是啊,不过只是去巡街,根本没用,我还有好几个和案子相关的东西没搞清楚,要找人问,要不你帮我去问问?”

宋毅一脸难受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学渣,要不我替你去巡逻,你去找人咨询?”

宁夏犹豫了下,欣然答应,因为宋毅以前没少替她执勤。

从小时候起,他总是照顾她让着她。

临走,她还告诉宋毅:“对了,东街的那个小李甜酒味道不错,回来你给我带点啊。”

宋毅兴冲冲答应道:“没问题,女王。”

顿了顿,宋毅又神秘兮兮道:“对了,夏夏,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你明天中午在老地方等我好不好?”

灯光下,他黑色眸子里似乎藏满了星星。

宁夏漫不经心,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地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就是他们的诀别,如果早知如此,她肯定会认真和他告别,不,她绝对不会让他代替自己出勤。

第二天中午,宋毅没来,打电话不接,直到48个小时,警局登记了他的资料,宋毅,华国人,23岁,男性,于2017年11月14日晚1点,在巡视时神秘失踪。

开始,大家还抱着他被绑票的希望。

可接着一年、两年,那位让整个花城甚至全国都闻风色变的微笑杀手,却也从那天开始神秘失踪了。

接着就有人传,说或许宋毅和那个微笑杀手已经同归于尽。

不然,怎么解释两个人会同时失踪?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传闻——

第7章 土豪的气质




宁夏噗通一声,从凳子滚到地上,痛得呲牙咧嘴,她手忙脚乱想爬起来,外面早上八点的曙光刺进她眼底,酸涩难忍。

她呻吟一声,低声咒骂着,怎么坐着睡着了?还一睡就一晚上,可恶啊,她可是来加班的。

正烦躁却注意到地上,离她鼻尖不足三寸的地方,是一双擦得噌亮,光可鉴人的皮鞋,和它主人一样刻板无趣,看起来就死贵死贵,特别欠踩。

宁夏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手往后撑着地板,仰头看来人,笑得一脸无赖:“陆总,这么早,想我了?”

“宁警官贵人事忙,忘记昨天借了我的车?我今天正好要用它。”陆寒面无表情垂眸看着地上扭成一团的女人,心想,她的家庭肯定很糟糕,不然怎么能将自己过得这么邋遢。

幸好宁夏不知道他心里的腹诽,不然,她可不管什么天子骄子,肯定上来将人揍成猪头。

可惜,宁夏不知道,她只是嘴角翘了翘:“你是要用小蓝子?我带你去拿。”

陆寒的眉压抑不住地拧起,心里的远不如面上这么淡定,这个女人竟然还给他的爱车取名字?他的!

出门路过大汉身边,宁夏从他桌上的三四个饭盒里,拿出一盒局长秘制烤肉,递给陆寒:“陆总,这算是我昨晚借小蓝子的谢礼。”

看着她一脸没正形讨好的笑,陆寒有一瞬的迷茫,其实他车库里的豪车不计其数,但今天早上醒来,心血来潮,就是想来找这个人的茬。

越是心里别扭,他的表情越严肃:“不用了,我——不太喜欢肥肉。”

宁夏惊讶:“你连里面有肥肉都知道?。”

陆寒摆摆手,浑身不舒服,闻着那股肉味隐隐想吐。

这个肉似乎不太好,但他的修养让他不好批评这些普通市民的消费水准。

他有些不开心地道:“我要迟到了,宁警官。”

宁夏遗憾地撇撇嘴,带着陆寒继续往外走,因为还没开始上班,警局人三三两两,没个正形,办公室里到处是肉的味道,几乎令人抓狂,宁夏还在那推销道:“陆总,你真的不吃,我们局长的手艺也是一绝。”

不过她自己也不怎么爱吃罢了。

这时候,宁夏找到了那辆保时捷,屁颠屁颠坐进驾驶室,自觉当司机。

陆寒没有说话,看了她一眼,沉默进入后排。

结果,两个人却被拦在了警局门口。

“宁警官,抱歉,这辆不是警局的车子,也不是因为公务原因停在警局,所以你需要缴纳三百的占用费。”保卫给宁夏敬礼道。

宁夏整个懵逼:“啊?”

最后她非常肉痛地准备掏这笔钱,但掏出钱包看到里面孤零零的一张毛爷爷,宁夏的笑容一僵:“小张啊,支持支付宝和微信付款不?”

“宁警官,你这是开我玩笑呢?”小张也苦笑。

这时候,身后三张红票子递出去,宁夏觉得自己比城墙好厚的脸终于红了红。

“陆总,谢谢你,今天就取钱还你。”

陆寒心情愉悦了,却只是绷着脸道:“不急。”

顿了顿,他眼神微微一凝,语气却越发淡淡问道:“宁警官,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如果冒犯了,请你不要生气。是这样,听说你们警局有个职员叫宋毅,公司里有人说——其实他就是微笑杀手,所以才会和那个杀手一起消失,你觉得呢?”

第8章 互不相让




宁夏闻言,差点将油门将刹车踩了,她压着那种忽然而来的烦躁,身子微微僵硬道:“无稽之谈!”

陆寒锐利的目光落在她后背,最后只是漫声道:“看来我真是冒昧了。”

心里却想着自己掌握的消息,以及刚刚宁夏听到宋毅这个名字的时候的反应,眼神慢慢深沉。

而此时,宁夏也很不爽地透过后视镜打量陆寒,他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只是简单好奇?

后视镜里的陆寒靠在椅背上,手指慢慢敲着扶手,大长腿随意地伸展着,没有了平时的谨慎,姿势确实莫名矜贵。

而他一直沉默地打量宁夏,这让宁夏如芒在背,心里无数次将这厮骂了个彻底。

这人果然是个狡猾的老狐狸,他想干什么?为什么忽然提到宋毅?

宁夏最后忍无可忍,一脚刹车将保时捷停在了陆氏大楼的门口,回身笑得灿烂:“陆总,我知道自己天姿国色,但是你都看了一路了,还没看腻吗?”

“胡说。”陆寒难得有些窘迫,但又对她的大胆感到恼怒和不可思议。

宁夏妖娆一笑:“还是你觉得刚刚提到宋毅惹我生气,所以想补偿我?那不如给我买盒牛奶巧克力吧?”

陆寒:“……”


未完待续:全文后台回复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