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酿成的诗,醉了一千年

能旭环保 2020-07-29 12:44:19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

都是日常生活里

多余而无用之物


然而

心灵荒芜无依之时

辗转无眠的深夜

抑或歧路彷徨的时刻

该如何排解?


几句抚慰人心的长短句

一壶清淡无香的茶汤

数丛篱笆上的小花

三两首浅浅的韵律

最是抚慰人心


一些曾打动我心的诗词歌赋

不知道你是否喜欢





虞美人· 听雨
宋 |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南宋的词人里,要说内心敏感、沉郁悲凉,首推蒋捷,而且要论构思奇巧,结构精妙,蒋捷也堪称一绝。

比如这首听雨就是典范,下雨本是寻常的景象,雨中的感受,也不过人内心情绪的折射。

雨中的红烛昏罗帐,又或断雁叫西风,又或点滴到天明,都是意境绝美,用来比作人生的三个阶段,虽感消沉感伤,却最易引起共鸣。

相比励志正能量的王国维"人生三重境界",蒋捷的"听雨三境界",更贴近寻常人的心境一些吧。


 

西江月 · 夜行黄沙道中
宋 | 辛弃疾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辛弃疾和李清照一起,几乎占了南宋词巅峰的半壁江山。

辛的名作很多,多有江山之慨,沉郁婉转之余,总觉沉重。

这首轻灵的西江月,在辛词里并不多见,读起来少了那些满满的心机,随意说来,仿佛天然而成。

想必那个清凉宁静月光满洒的夏夜,行夜路的辛幼安大人,走得步履轻盈,说不定嘴里还哼着柳三变的井水小调呢。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 |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东坡是宋词里的灵魂歌手,他重新发现和定义了陶渊明和王维,告诉大家,就算在官场混不好,退隐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开心。

比如这首脍炙人口的定风波,深得体力下降头发稀疏的中年危机男人喜爱,尤其一句一蓑烟雨任平生,简直成了许多人想去浪的金牌借口。

其实,坎坷颠沛的苏东坡,一生都没有过说走就走的旅行,只有被人让他走就走的旅行。

所以烟雨任平生,不是辞职去旅行,而是一种能把悲剧过成段子的能力。

 



蒹葭
先秦 | 诗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诗三百来自民间,虽然看起来文辞深奥,但说的都是些特别平实的日常生活,诗意其实是不多的,这首蒹葭,可以算是诗经里意境的巅峰。

中学课本里教我们,伊人不是美女,而是人生理想,所以这首诗是人们追寻心中理想的励志诗,巴拉巴拉,我觉得都是胡说。

去找伊人,怎么就不励志了呢?



 

满庭芳·山抹微云
宋 | 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种喜欢其实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就是觉得秦观的词语拼的特别好,比如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比如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

其他的词人,很难得有这样特别清澈的意境组合。



雪夜访戴
南朝 | 世说新语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


王子猷是王羲之的大儿子,书法虽然不如他爸王羲之和他弟弟王献之,但玩魏晋风度却是第一流。

这个著名的梗,出自世说新语,说突然下大雪,他兴起要坐船去看朋友,赶路一个通宵,终于到了朋友家门口,然后,他没进去看朋友,直接就回家了……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这词就从他这来。

他去借个房子住,暂住证还没办好,就开始种竹,还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后来这个梗被苏东坡改成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念奴娇 · 过洞庭
宋 | 张孝祥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

玉界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

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要说豪放派,我觉得宋东坡和辛弃疾都不算,张孝祥倒是合格。

一看他行文遣字,就知道是练过家子的。



 

墨梅
元 | 王冕

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王冕这首梅花诗,能压过唐宋所有的咏梅诗词。

王冕的故事,小时候都听过:他幼时家贫,边放牛边在江滩上用树枝学画画。

要说学画画,当时锦衣玉食,赢在起跑线上的人,不知有多少,但那些豪门名师子弟,都已烟消云散,王冕画的墨梅,至今却成国宝,真让人从何说起。

很多时候,起跑线是无所谓的,咬紧牙关坚持跑下去才最重要。


天净沙 · 春
元 | 白朴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

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这首天净沙,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纯用名词,没有情节,没有描述。

白描的精彩,无过于此。


 

三五七言·秋风词
唐 | 李白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李白的好诗太多,大家都很熟,这里选一首相对少见的。

三五七言诗,这个体例非常少见,但对李白来说是小菜。

这诗读起来,极有节奏!我怀疑仓央嘉措的名句里: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翻译者就是参考了李白这诗的最后两句。

甄嬛传里的定情神器,萧琴的名字长相思、长相忆,也是出自这诗。



归园田居·其三
晋 | 陶渊明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陶渊明此诗,才真正像个隐士。



四时田园杂兴·其二
宋 | 范成大

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

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很有色彩感的宁静之美。



江南
汉 | 佚名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后来写荷花的诗,包括接天莲叶无穷碧,都不如这首可爱。




三衢道中
宋 | 曾几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暮春之景,贴切如在现场。


春夜宴桃李园序
唐 | 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

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

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光是这句,已足使此篇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