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今夜月色很好

董喂马 2019-05-13 10:48:57

“你看看窗外,月亮是橙色的。”传出去的消息回应隔了几天,他才说没看见。分享的心情是有的,但是没有回应,所以之后我就再也不分享我觉得美好的事物给他了。我傲娇,但对他的执念是有的,像我这样傲娇的人在相应的时间没有得到该有的回应就选择藏起来。


十几岁通讯还不发达的时候我喜欢写日记,把所有想分享给他的东西写进日记里,不小心就占满了一个本子。后来我再也没有勇气翻开十年前写下的日记了,他却很想看,但是他早就亲自毁了我想分享的欲望。


我在和别人谈感情的时候他总是会突然出现,消失出现都随他意,仿佛他有接收我开心的雷达,“滴…她在别人身上找到快乐了我要去破坏了。”出现的时机经常不合时宜,但也有时宜合适的时候,在我分手的创伤快要袭来,他也会突然出现。我总是很贪恋他给我的一点点甜,让我忘记酸楚,仿佛我可以因为他给我一点甜我就会不记他给我的痛苦似的。其实我也会因为他突然对我笑了一下就觉得满世界的花都开了。


他会让我趴在他的背上,他会让我胡乱揉他的头发,他会在看我的时候目光水波粼粼,他会把我的脸捏住送到差几毫米就可以和他嘴巴碰在一起的地方,虽然我会尽可能的让这几毫米错过我,这和主不主动没什么关系,对牛落日就是一定要确定他是真的喜欢我我才会让几毫米变成负距离,不然几毫米我都嫌千里迢迢。我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但是我特别怕旧情复燃然后重蹈覆辙,我不是十几岁他说要和我在一起我就放下所有奔向他的我了。选择权在我,主导权在他,纠缠很多年,却只想这样纠缠下去就好,不破坏原本的关系,毕竟如果在一起,我们得重新建立信任,还有勇气。


情人节我问他为什么我们不在一起,他反而问我为什么要在一起,我问他喜不喜欢我,他说喜欢,我说嗯。他一句为什么要在一起让我本来又飘飘然的心跌入谷底,所以我不再对谁抱有百分之百的期待,尤其是对他。我问他喜不喜欢我的时候我的手都是颤抖的,后来我收起对他的感情,他真的太危险,轻而易举的让我徘徊在地狱天堂。


我搞不懂他每次让我和他在一起的目的,他身边又不乏追求者,我的身边也是,花言巧语很多,但是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但搞不懂他和我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说实话我什么都给不了他,我不过十几岁我能给他什么,他那时候十几岁他又会真的需要什么吗。二十来岁的我依旧也什么也给不了他,他或许清楚他要的是什么,也许是对我有愧,也许是不想留有遗憾,不过并不重要。因为我很清楚我要什么,我二十来岁我要的不过是含有真正感情的真正的在一起。他对我也许是含有感情的,可惜的就是我感受不到,我认识他十年了我回头想他每次要和我在一起的片段,依然搞不懂他想和我在一起的目的。


没有任何契机可以让我和他对彼此建立安全感和信任,安全感和信任无疑是恋爱中的两个人最需要的,保持原有的不明不白的前男友前女友的关系说不清楚身份的人是最好。我和他一直都是超越了炮友超越了朋友但迟迟恋人未满的关系,虽然我没有和他睡在一起过,但这种事情在我和他之间是可以轻易达成共识的。我们经常在撩彼此,撩的成分自然有要睡在一起的意思。对他就是不行,不确定他真的在喜欢我,不能糊里糊涂的奔向他,对他的感情太深了,越过雷池半步我都会粉身碎骨。


和他经历过的一切过分美好,我贪恋的也只是那时候而已,不停的心碎也同样是那时候给的,我只是看见今晚的月亮又想起他了,他不是白月光,是血月。


今夜月色很好,虽然不是橙色的,我在窗边抽烟,偶然间抬起头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