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爱人(三)

彼晤 2019-03-17 04:25:48


(一)
西厂杀人不需要理由。

顾小三的身份很特殊,在西厂没有组成之前,他一直默默无闻地跟在厂公之后。飘无声息。没有人知道他的兵器是什么。只有在厂公露出阴森又妩媚的笑容时,一束血花悄悄滴洒落半空,随众才知道。顾小三又动手了。

顾小三动手时总像在一幅白缟上画一幅桃花。飘飘洒洒,好似微风轻抚咽喉,你尚在微笑之中,已经看到最美的光芒。后来的侯方域喜画桃花来传情大约便是受此传说感染。


顾小三杀的人不多,只有三四人左右。一杀成名,再杀主震。而后。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顾小三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突然跪地失踪。


早些年厂卫是不被允许审讯案件的。不知为什么。夜间总有凄厉之声。道士们总说,妖狐夜行。


主上颇感不宁静,坐卧不安。好事之徒遂荐一人。主仆二人每每密谈至深夜。


官员们终于在大太监汪直的身边再次见到顾小三。


(二)


西厂杀人不需要理由。




可这不成为众官员骇然的理由。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怕些什么。只是有时,汪直的手犹自微微震颤。

那是修罗炼狱之地。民间风声骤然鹤唳。各家各户又恢复了早些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连小伙子姑娘们热爱的夜市也灯火暗淡。一时间,京城人人自危。


顾小三。


谈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总是一片噤声。


顾小三是在一片忧郁声中离开京城的。无人敢拦。无人敢阻。

杂乱的行刑场前,汪直的眼犹自睁着。没有血。没有雨。没有尸身。汪直兀自站着。


一阵风萧萧过,那一刻,雪花似的纸片,薄薄如烟雾的青烟,只是一瞬的时间,汪直消失了。


(三)


总在某个时刻,某些时候,顾小三的名字时不时地出现在江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