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原来月光也残酷

华发苍颜 2020-06-29 14:07:11

有种欢欣叫忧郁

有种孤独叫洒脱


Jerry


去年的今夜,耳机里循环着<强迫症>;

我坐到深夜,忘了孤寂是什么旋律。

现在想来,这首歌本身就是孤寂吧。

以前的夜也不深,一眨眼就是凌晨两点半。人家说,从前的日子总是慢,我不以为然。那时觉得当下慢,未来更慢;后来才发现,我肤浅了。



我们以为一眨眼是一天,却往往没料到一眨眼竟有多久。

我的一眼三年,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三年。

有人挥霍时光,就有人度日如年。

我想着,这日子要是还不够慢,为什么有人一眨眼便是一生



乔在生前录过一段<残酷月光>。

月光如水,月光如刀。

人在失去的同时也在领悟,

“噢,”

“原来我这么爱他。”




纪念乔任梁离世365天。





这个世界也有音乐抚平不了的伤口



华发苍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