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当年明月光

樱桃汽酒 2020-06-29 14:43:32

“咱们就像飞速发展的中国一样,一天一个样。”

——迪迦奥特曼



我小时候,在家属院里有一个哥哥。

我们院儿里没有什么女生,就我和我发小两个人每天跟着一群男生混,他们都比我们大个四岁五岁六岁的,我俩像小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他们爬大车我就爬大车,他们疯跑我就疯跑,他们捉迷藏我就跟着逮人,他们拍卡片我就坐旁边看着。


但是我从来不喊哥哥,都是王x张x孙x许x等等直呼其名,从三四岁一直喊到小学三四年级。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原则意义上的好孩子,很凶很皮的,皮皮虾。至于他们为什么允许我这么喊,绝对是童年的我开了外挂


我小时候有点,头发短短的,每年夏天都在外面疯到腿上全是伤。在事儿都记不全更不知道喜欢为何物的年纪,我就敢蹬着轮滑鞋天不怕地不怕地冲着这几个x其中某一位说喜欢了,说得特别坦荡荡,人家靠着墙坐着,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很酷的样子。


我后来一直觉得人家怕不是把我当弟弟混的吧。


但是他们几个皮归皮,对我还是不错的,再凶的哥哥也懂得玩的时候带上我,在我摔倒的时候一脸紧张地围过来,地下室捉迷藏的时候,关了灯就把我抱来抱去,免得我害怕。


就有一个人除外,这个男孩年纪更大一点,从来不和他们瞎疯瞎闹,只是偶尔过来一起打打牌。


他小名叫乐乐,大名叫尹君一,我也不知道字打没打对。他妈妈特别喜欢我,每次晚上在楼下打扑克的时候都要把我抱在腿上。整个院儿里我只管他一个人叫哥哥。


我印象里乐乐哥哥长得还是蛮高的,也很好看,他所有的球鞋都是白色的,打牌的时候别人都坐在地上,就他要垫一块纸板,然后冲我招招手,让我也坐过去。


哇,简直不要太温柔。


                                 (配图与文字无关)


所以有他在的场合,我一般都穿着个裙子老老实实的,可见我从小就很会装。


当然,我长到10岁之后就很少和这些男孩儿一起玩儿了,主要是他们也都上高中了,没什么时间和兴趣再带着我这种小丫头,于是我和发小从北院儿转战到南院儿,找到了一帮小一点的孩子,继续叱咤风云。2008年,单位在市郊盖了新的小区,大部分老邻居就一波一波地搬了过去,直到2011年我小学毕业,我们也收拾行李,搬进了新家。




新的小区很大,学生每天早出晚归,再后来我去外地上学了,我和他们再也没有重逢过。


唯一一次碰到是去年某一天,我自己走到院儿门口,忽然听到有个男生喊王x的名字。我抬起头来,看见他骑着自行车,和他的朋友一起很快很快地过去了,好像变化不大,还是一张冷冷的脸。


他没看见我,就算看见也肯定认不出了。


倒是尹君一这个人,大学毕业之后到了我爸的单位上,成了我爸的下属兼同事,托单位过年联欢会的福,我又见过他一次,没印象里那么高了,穿着制服,叼着一根烟,和旁边的女同事说着些什么。鞋不是白色的,穿了配制服的皮鞋。


我爸领着我过去,问我们俩还记不记得对方。我喊了一句乐乐哥哥,他很高兴的样子,用没拿烟的手摸了摸我的头,说哇!都长这么大了啊!声音一点没变。


就没了,我童年的白月光。


老的大院儿还在,住的大多是租户了,门前的好日子超市早被拆掉了,再也没有一个能直接通到大门口的超市后门。我们在那个后门买过无数冰棍儿,夏夜的汽水儿,和某个夏天突然再来一包中奖率奇高的真心瓜子。


下一次见到这些人,可能是在他们的结婚典礼上,可能是在某个长辈的葬礼上,也可能见不到了。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就一辈子没听我喊过哥哥。






今天的封面和配图都是我哥,不因为什么,因为我哥好看。

春天真的来啦。




扫码关注

问题和答案,都源自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