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扒一扒那些要钱要房要车的极品前女友们的极品史

午夜鬼说 2020-08-02 16:21:50

25岁的年纪,或多或少会经历几段爱情,我未能幸免,直至今日回忆起这千姿百态的爱情经历,仍啼笑皆非。

和女友一的分手让我尴尬,那一天我们你侬我侬,激情嘿咻,没有规律的叫声、床铺的“咯吱”声中,她歇斯底里的高呼一声:“我要房子……”

次日她便提出了分手,然后就没然后了,这是一个为房子走火入魔的女人,最后的分手我不知道被讽刺的是谁,但终究是分手了,至于是谁的悲哀,不提也罢。

因为有了女友一的铺垫,和女友二的分手至少在场面上显得十分平和,她不带任何情绪的对我说:“张一西,我真的很想和你过一辈子,可是咱们也不能一辈子都窝在出租房里吧,所以我们分手吧。”

我麻木的应了一声:“哦。”转身便走,这是一个让我心动过的女人,所以我不想分手时痛哭流涕,让她有负罪感,故作洒脱的一声“哦”算我送给她的最后礼物!

和女友三的分手则让我啼笑皆非,她这么和我说:“西西,我们暂时分手,等你有了房子和车再来娶我,好不好,我保证乖乖的等你!”

房子、房子、房子!没错,我是没有房子,给不了女友一、女友二、女友三……稳定的生活,所以她们同样不愿意给予我爱情,我倒不怨恨她们,相反我感谢她们,是她们让顽固的我,分清了幻想与现实!

许多个夜晚的来回挣扎后我仍执着的渴望在这现实的世界中寻得一份与物质无关的爱情。

只是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自己“很傻、很天真”,苦苦的等待,除了收获“孤独苦”再无任何斩获,至此我对水晶一样纯净的爱情没了一丝期待!

........

我任职于南通的一个汽车4S店,担任市场专员一职,工资不高,自己一个人生活倒也足够,但自从丢失对爱情的期待后,便丢掉奋斗的动力,一有闲钱便去酒吧享受人生的绚烂,有了此恶习后,成了名副其实的“月光族”。

对于我堕落的行为,朋友们扼腕叹息,我却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朋友们纷纷绝望,一致认为我需要被拯救,只是那个拯救我的人是谁?什么时候出现?我却不知,也或者根本不会出现,我只能在犹豫中堕落,在痛苦中享受。

这个早晨,雨淅沥沥的下着,我没耐心等公交,便打了个的去上班,刚坐下,就感觉屁股被咯了一下,微微站起看了看,座椅上是一个红色的女式小皮包。

我的生活并不宽裕,但也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没打算将这个皮包据为己有,但是好奇心驱使之下,我还是打开了皮包。

里面被零零碎碎的女性用品占据,最下面躺着一个白色款的iphone5,拿起来看了看,却关机了,估计是没有电了,又打开夹层的拉链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哪怕是一张身份证,也就是说,关于皮包主人的信息,我一无所知。

我是真心想将皮包还给失主,说不定是个美女,美女多么美好的一个字眼,仅仅这两个字就足够让百分之九十的男人,趋之若鹫。

如果不是美女我也不介意,至于理由,就当弘扬拾金不昧的传统美德了。

到了公司我和同事借了个充电器,充上电,打开手机,等待失主的来电。

..........

市场专员的工作平时还算清闲,我们有自己合作的广告公司,若是总部有活动,或者广告投放之类的琐事,我便充当传递者的角色,直接将总部的指令交给广告公司去执行,工作内容十分简单,所以工作中的大部分时间,我可以悠闲的在办公室喝喝茶,上网浏览、浏览新闻。

我时不时看一下那台白色的iphone5,只是一上午它都很安静的躺在我的茶杯旁边,我却对它的主人愈发的好奇了起来,这玩意儿可不算便宜,我还真不相信她就这么大白菜似的丢了。

“我想我可以一个人生活,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低调了半天的手机终于传出了用林凡《一个人生活》的副歌部分做的铃声。

我没有立即接通电话,其实我对这首歌感触挺深的,曾经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抽着烟,坐在天台静静的听过这首歌,听着、听着有点心绞痛。

我接通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诧异:“你好,请问是你捡了我的皮包吗?”

“约个时间见面吧,我把东西还给你!”我很直白的说道。

“嗯!”停了停她又说道:“地点你定吧。”

“晚上八点,市中心的XX咖啡见吧。”

心情有点低落,难以言明的低落,或许是因为《一个人生活》勾起了我的回忆,25岁,却一个人生活,其中的隐痛,经历过的人都会懂。

是啊!我已经25岁了,一个该成家立业的年纪,可是至今陪着我的,区区烟和酒,还有几段带着伤疤的回忆。

无所事事中,我下班了,天空微黑,雨却不依不饶的下了一整天,路面淤积的雨水在闪烁的路灯下,竟然如阳光照射的海面一般,波光粼粼,我倒是很乐意将自己沉浸在幻想的世界中,比如将那一汪积水想象成被风吹过的海面,这看上去很无聊,但一个人的日子,即便是这种不靠谱的幻想,也足以让自己快乐。

七点半,我便来到了市中心的上岛咖啡,要了杯红茶,坐等女人的到来,我是一个不喜欢迟到的人,女友一,曾说过,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不管这算不算优点,我一直延续了下来,也或许提前赴约,是因为我过于期待这一次的见面,电话里她的声音很细腻,我觉得与如此声音对应的应该是一张天使的面容。

我一边喝茶,一边无聊的用手机浏览新闻,时间八点,我抬头眺望,所有人按部就班的就餐,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某人。

没关系,我继续等,如今迟到已经成为了女人的特权,如果一个男人不能容忍这种特权,那么一定会被打上欠风度的标签。

此时我很淡定,我的淡定源于我时常自诩自己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

时间八点半,我再次抬头眺望,咖啡店里,人少了些,这样的天气,愿意在外逗留的人并不多,我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直至此时我依然表现的很有风度,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眉头依然舒展。

时间九点,咖啡店已经非常冷清,我拿起那部手机看了看,比上午还要安静,直到此时女人甚至没有打一个电话知会一声,为什么迟到,或者取消这次的见面。

在雨点敲打玻璃的声音中,时间又飞快的过了半个小时,我决定不等了,再等下去,不是风度,是疯子。

当然我也可以按照早上她打给我的号码,给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她为什么不能准时赴约,不过,想想觉得没必要,丢电话的又不是我,本就不该是我急的事儿,太热心了,倒好似我有企图一般。

对于她的爽约我没意见,就当在这里打发掉没完没了的无聊,其实等待的这一段时间倒也算不上无聊,至少心里是有期待的,有了期待,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一直这么认为。

我拿起身边的红色皮包准备离开,恰巧从楼梯口走来一个女人,我们的目光无障碍的拼接在一起。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时常和车模打交道,身材和脸蛋儿兼具的美女见的不少,但初见她还是被吸引了,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此时已是深秋,她却只穿着薄款的黑色风衣,尽管身着黑色风衣,却掩盖不住清丽秀雅,神色间却冰冷淡漠,让人无法分辨是喜是怒,是愁是乐,朦胧的灯光映衬在她白皙的脸上,似真似幻,简直不像这个尘世中的人,如果“美若天仙”有标准的话,那就是她。

“难道仙子也用手机?”,我脑中突然闪现一个可笑的想法,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世上哪来的什么仙子,芸芸众生中更不缺比她漂亮的女人,但她的气质实在是太独特,在这快节奏,又浮躁的现代世界里,我敢保证不管是谁初次见她,都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受。

我们就这么对视着,她的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到我手中提着的红色小皮包上,她又看了看我,这次换了个询问的眼神。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

她点了一杯摩卡,我依旧要了一杯红茶,我们临窗相对而坐,室内外的温差,让玻璃上形成了一层雾气,外面非常模糊,只能勉强看到街灯散出的橘黄灯光,雨却还在淅沥沥的下着。

咖啡店里背景音乐突然换成了一首芝加哥乐队的《IfYouLeaveMeNow》,我一边聆听,一边跟着节奏哼唱着,她却始终沉默,甚至不提皮包的事情,气氛有点沉闷。

既然她不急着要钱包,我也很乐意陪她坐着,一天枯燥的工作之后,能有机会和这样的美女坐在一起喝喝咖啡,简直是天赐的享受,尽管她视我为空气,却不妨碍我自娱自乐。

轮播的音乐又一次放到《IfYouLeaveMeNow》,我们之间的交流却寥寥无几,她似乎不善言辞,这让我擅长的冷幽默无用武之地。

我将小皮包递给她:“看看里面东西全不全。”

“谢谢!”她接过了皮包,却没有打开,保持原有的速度,不急不躁的喝了一口咖啡。

..........

“我想我可以一个人生活,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片刻之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铃声反复响起,她却无动于衷,只是有点茫然的看着窗外,这种茫然在她的脸上出现时,却是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另类美,一霎那我产生了疑惑,这样的女人也会为情所困?

答案时肯定的,一个爱情完美的人,谁会故作悲伤用《一个人生活》做自己的手机铃声?

“你的电话响了。”我提高声调提醒她。

她总算回过了神,却依旧不看装着电话的红色皮包,她注视着我.......

我有些不自在,从见面到现在她第一次这么专注的看着我,我将原本只围了一圈的围巾,又在脸上绕了三圈,只露出眼睛,这是一个很滑稽的举动,同时嘴里嘟囔了一句:“看什么看!”

我的举动总算让她微微一笑,只是原本该灿烂的笑容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一副冰冷又迷茫的表情。

电话铃声终于停止,她依然看着我,我从她的皮包里掏出电话,做了个比她还迷茫的表情,用她的电话对着自己拍了张照片,又递给她,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如果你觉得我很帅,待会儿可以看你电话里的照片。”

对于我略带挑衅的行为,她并没有理会,只是从我手上接过了电话,便没有了下文。

我又看了看她,似乎冰冷两个字已经刻在了她的脸上,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我意识到,我该走了,但内心深处是不想走的,与这样的美女相处,多待一秒都感觉是赚的,更何况,这次告别很可能意味着永别,我竟然患得患失了起来。

她不催促我走,也不和我说话,这让我很尴尬,我突然很鄙视自己,难道真的是一个人的日子过怕了,见到美女路都走不动了?

强烈的自我鄙视下,我终于心一横对她说道:“我走了。”

“嗯。”

她的回答让我崩溃,多说几个字又不会影响你的美丽,干嘛这么惜字如金,难不成我张一西就这么让你无语么?

我充满挫败感的拿起放在桌前的手套,准备离去,临走之时,又用眼角的余光瞄了她一眼,她依旧保持原有的姿势坐在那儿,失神的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

........

转瞬我便下了楼,站在咖啡店的门前,准备打的离去,却又忍不住透过玻璃向咖啡店内看了一眼,因为有雾气,她的身影有些模糊........我笑了笑,却更加鄙视自己为何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如此的关切,如此的留恋,难不成是因为她漂亮?如果真是这个理由,我真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因为对美女丧失了免疫力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就在我进行自我谴责的时候,咖啡店的玻璃窗上突然露出一小片清亮,是她用手抹开了玻璃上的雾气,我们的目光很意外的再次拼接在一起。

我都已经下定决心离去了,却出现了这一幕,是缘分还是巧合?更让我意外的是,她竟然没有移开目光,一直与我对视着。

“肯定是缘分,要不然我怎么会在茫茫人海中唯独捡到了她的包包?”这么一想心情竟然突然好了起来,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下来。

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先是让她一愣,但还是做了一个让我稍等的手势,接着就看到她起身拿起了桌前的包包,离开了座位。

一瞬间我体会了什么叫心花怒放,表面却很平静的等待她从咖啡店的楼上走下来。

一小会儿她走出咖啡店来到面前,我看着她笑,她回应我的依旧是冰冷,却没有问我为什么叫她下来,她好似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笑眯眯的问道,我不相信我保持一副笑脸,她还好意思这么冷冰冰下去。

“莫寒。”

我念了一遍:“莫寒?”“莫要寒冷,你挺名不副实的,看到你我就觉得冷嗖嗖的。”我说完夸张的做了一个冻的直发抖的动作。

她笑了笑,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向前慢慢走去,我赶忙跟上了她的脚步,我知道她是默认了让我陪她散散步。

天空随意的飘洒着蒙蒙细雨,虽然有点冷,但不影响我散步的心情,有时候雨中漫步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更何况此时身边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莫寒。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聊着天,她很少搭话,即便如此我还是知道了她并不是南通本地人,只是来这里游玩,这更让我相信了,我们的偶遇是缘分,不过她并不认同我所谓缘分的说法,她说:“包包掉了,总有人会捡到,你捡,他捡,没什么区别。”

........

夜深了,步行街的店面纷纷打烊,街灯不知何时也灭了一排,威力减半的灯光更加的昏黄,我们却都没有离开的意思,我不离开很好理解,因为身边有美女相伴,但莫寒的不离开却让我费解,思考了一下,便懂了,她一定是害怕回到酒店独自面对冰冷的墙壁,她并不喜欢一个人的生活,原来孤独是所有人的公敌,即便是莫寒这样生性漠然的美女,也害怕之。

我们越走越远,渐渐远离了市中心,来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再加上此时是深夜,路上几乎见不到任何车。

“我累了......。”莫寒突然停了下来不愿意再走。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便询问,道:“你要回去了么?”

“嗯。”莫寒点了点头。

“能陪你散散步,聊聊天,真的很开心,今天晚上你和我说的所有的话,我都记住了。”

莫寒有点不理解我的话,疑问,道:“记住我的话?”

“对啊~很好记的,都是嗯啊的。”我不动声色的调侃了莫寒一把。

莫寒突然明白我抱怨她的话太少,但也只是浅浅的笑了笑。

“走吧,过了前面的路口应该就可以打到车了。”

莫寒点了点头,我们并肩向前面走去。

...........

路只走了一半,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不期而至,我和莫寒躲在一颗树下,此时的树叶已经凋零,很快雨水便穿过仅存的些许树叶,落在我们身上。

莫寒一脸无助的看着我,我想也没想便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她的头上。

“张一西,你看对面有个小花园,我们先去避避雨吧。”

“嗯。”我说着拉着莫寒向小花园跑而去,一般小花园里都有类似凉亭的建筑物,避雨是没有问题的。

花园里的路灯散发出朦胧的灯光,我们沿着小路,真的找到一处5平米左右的小凉亭,还算是个避雨的好地方。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纸巾抽出两张垫在地上,拉着莫寒坐下,有了60公分左右栅栏的遮挡,总算遮住了一大部分的风,却仍有被风吹来的雨点打在我们的头上,我又用外套遮挡,这样才堪堪挡住风和雨。

此刻我们好似与世隔绝,有限的空间里,除了风雨声,四周静谧的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莫寒紧紧的挨着我,无限靠近中,莫寒身上一阵阵与生俱来的清香也随之在我鼻尖荡漾,我体内的血液都好似沸腾了起来。

这绝对不能怨我定力差,试想,夜深人静,荒郊野外,风雨交加中,一个天仙级美女缩在你身边,你会作何感想?

“哎!”我长叹一声,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被莫寒身上撩人的清香所迷惑。

“你为什么叹气?”

“都怨你,散什么步呀,要不这会儿我都躺在床上,梦里化身为superman金戈铁马拯救世界去了。”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这场雨下到明天早晨才爽。

“是你喊我下来的呀,怎么可以怪我呢?”莫寒的声音很轻,虽是一句不满的话,但语气却不怒不急。

我又仰天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至于为什么叹气,留给莫寒想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冷,莫寒的身子已经完全贴在我身上,而我也靠近她,这完全出于本能,深秋本来气温就低,再加上下了这场雨,又是夜里,可想而知有多寒冷。

突然莫寒一声惊呼,我睁开眼睛,路灯已经全部熄灭,周围完全被黑暗笼罩.......“滴答、滴答”的雨水声,伴着“呼呼”的风声让气氛变得十分的恐怖和诡异,即便自诩为superman的我,也不禁心中发毛。

尽管心中发毛,关键时刻也不能丢了superman的气势,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丫头,别怕,superman就在你身边,神来杀神,魔来杀魔!”“~咔咔~杀你们个片甲不留!”我说着也不管莫寒能不能看见,做了一个砍神、砍魔的动作。

“嗯。”莫寒轻柔的应了一声,下意识的往我身上靠了靠,我又是一阵心神荡漾,黑暗中的女人果然是最温柔的.........天爷爷!我superman求你把这场雨下到明天吧。

此时男人渴望伟岸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又有美女零距离相伴,试问还有比这个更美的事么?

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当我渴望大雨不停时,雨声竟然渐止,雨停了。

“张一西,雨停了。”莫寒果然第一时间对我说道,看样子她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我不动声色,假装睡着.......其实直到此时,我仍处于心神荡漾的遐想中,要不是法律这玩意儿太可怕,要不是莫寒太高高在上,我说不定真的把持不住干出点儿龌龊的事情出来。

莫寒又推了推我,用手机的光照着我,道:“张一西,你睡着了吗?”

“啊~~啊!”我揉了揉眼睛,假装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既然装了,就要装全套的,我是一名敬业的演员,牙齿却直打颤,这么冷的天能睡着才见了鬼呢!

莫寒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脸上带着微笑,却没有拆穿,抢在我前面站了起来,准备离去。

我跟在莫寒的身后走着,两人用微弱的手机光照明,四周忽明忽暗,风又凄厉的吹着,真挺恐怖的,我的无聊心里突然开始作祟,用阴森森的语气说道:“你听说过鬼打墙么?”

正在走的莫寒突然停了下来,身子微颤,往两边分别看了看,我暗暗得意,待会儿她要往我身上扑才爽,谁知她突然语气冰冷却带着一丝颤音说道:“好像我们真的一直再转圈........”

莫寒这么一说,结合这幽暗,诡异的环境,我头皮阵阵发麻,突然响起的一声嘶哑又瘆人的鸟鸣声,差点没让我跳到莫寒的身上去。

总算我定力还不错,否则刚刚建立的superman的伟岸形象,瞬间化为乌有。

莫寒没有再理会我,自顾自的向前走去,看样子她是有点反感我无聊的举动,我却不在意,我没钱,没房,一介穷吊丝,如果还不让我无聊,那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我们离出口越来越近,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慢,走出前面的门,就意味着我们要天各一方了,莫寒却保持着原有的速度向前走着,渐渐我们拉开了距离。

“哎~~看样子我是患上美女依赖症了。”我心中忍不住哀叹,想想却觉得不对,我身边可不缺美女同事和客户,也没见依赖上谁啊,此刻不想与莫寒分别,实在是有点不科学。

我渐渐赶上莫寒的步子,尽管心中留念,但天下没有不散的聚会,即便相伴一生的夫妻也有阴阳两隔的一天,我又何必徒增烦恼呢,再说人活着不就是被上天虐的,既然无力反抗,倒不如痛快的享受离别的愁绪。

转过一个拐角,街边路灯散出的朦胧灯光映入眼帘,我们来到门口,莫寒一筹莫展的站在门前,我却不知道该悲该喜,还是该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门关了~

由于急着躲雨,进去时我和莫寒都忽略了这是封闭式的小花园,刚刚路灯熄灭时,应该就是工作人员关上门离开时。

我打量着这沉重的铁门,足足四米高,但却是镂空的,攀爬时脚是有支点的,我想我可以爬过去,看了看身边的莫寒,她显得很惆怅,想都不用想,她是肯定爬不过去的。

“我先走了。”我对莫寒说道,转身准备攀爬铁门。

爬了一格,转过头看莫寒,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心里暗暗好笑,就等她出言挽留,这么黑的夜,她肯定不敢一个人待在这弥漫着恐怖气息的地方。

莫寒转过身子不再看我,估计是鄙视我这很没有义气的行为,却始终不出言挽留。

我继续向上攀爬,一番周折终于到达最顶端,莫寒也没有出言挽留,不难看出她的性格十分倔强。

我从铁门上又跳了下来,来到莫寒身边,她却还不看我。

“小可怜~~!”我一边喊她,一边绕到她面前逗她。

“你怎么回来了?”

我笑问:“难道你不希望我回来吗?”

“随便你。”莫寒的语气依旧冰冷。

我没有再和她开玩笑,四周看了看,根本没有低矮的地方,能让莫寒爬出去的,看样子今晚我们铁定要被困在这里了。

.........

回到那个小凉亭,我和莫寒依旧坐在一起,这一次她却没有紧贴着我,只是用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腿,只穿着单薄衣服的她,一定很冷。

“手给我。”我对莫寒说道。

莫寒有些不解的看着我,但还是向我伸出了手,我摘下手套,套在她的手,笑道:“这样手就不冷了。”

气温越来越低,我忍不住牙齿打颤,瑟瑟发抖,这个时候如果能有一个暖炉,我能幸福的崩溃。

黑暗中,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身上,莫寒轻声对我说道:“抱着我,就没那么冷了。”

我幸福的有点儿犯晕,莫寒将我给她的羽绒服披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又用自己的大衣裹在外面,她只穿着单薄毛衣的身体紧紧的与我贴在一起,身体好似突然僵化,摩挲中,我隐隐感觉到胸部的凸感,阵阵幽香刺激的我心神荡漾,这简直要让我犯罪。

“张一西,你不要乱动。”莫寒的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莫寒的话好似突降的冰雹,我稳了稳心神,克制住自己有点急促的呼吸,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总算定力还不错,渐渐恢复正常。

.......

因为紧贴着彼此,我的身体渐渐温热,意识也渐渐模糊,而钻在我怀里的莫寒,呼吸均匀,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我看清了莫寒,她的脸靠在我的肩膀上,长长的眼睛睫毛,白皙的皮肤,安静的神态,美的好似漫画里的人物,看着、看着我睡意全无,又一次不受控制的怦然心动........

躁动中我闭上了眼睛,莫寒能够贴在我身上安然入睡,这不是对我莫大的信任么?我岂能糟蹋掉这份信任........猥琐有罪,我咬咬牙,再次摒弃杂念,轻轻拥着莫寒,殷实的安全感中,我恍然入睡。

.......

第二天,我在晃眼的阳光中醒来,下意识的四下打量,身边空荡荡,哪还有莫寒的影子,一瞬间,我好似觉得自己经历了不真实的幻象,心中随之失落、惆怅!

我茫然失措的看着远方,许久才回过神,低头看看,竟发现莫寒的那件黑色风衣正披在我的身上,余香残留,而我的围巾上还有一根乌黑的长发,这并不是个梦!我和莫寒共患难了一个真实的夜晚。

我穿上自己的衣服,又将莫寒的衣服叠好,迎着朝阳向外面走去,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将这件风衣还给莫寒,她的不告而别让我觉得,我们只是彼此人生中的一介过客。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精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