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今晚的月光

文若春风 2020-03-25 14:03:38


点击蓝字 文若春风 可轻松关注




問問的简笔画




诗:

《今晚的月光》

月亮,被思念填满胸膛

悄悄爬上树梢,张望

目光所到,是——

遥远的南方,是

记忆中的村庄


杏花雨,纷纷扬扬

泥泞,是村口小路的模样

脚印深深浅浅,印在

谁的心上,带着裹足残留的伤


匆匆,行人来往

唯那一身青灰色的大襟衣裳,跟随风

去了天堂


遗忘,谁想?


难忘,难忘!

千里外的孤坟与无处可话的凄凉


就让我,化成

今晚的月光,再次

依偎在,你的身旁



同题随笔:


《今晚的月光》



上完晚课,开车行驶在路上,路旁的街灯一字列队排开。昏黄的灯光让夜仿佛蒙上了一层淡黄的轻纱。远远的,一轮圆月挂在夜空。是因为我那双近视多年的眼睛,还是因为这惨淡的街灯?月亮也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即便如此,却也丝毫不影响我对今晚月亮形状的判断——今晚的月亮看起来似乎格外圆。又到了十五么?我在心底问自己。


春节至今,我每天忙忙碌碌奔走在各瑜伽馆之间,似乎早就忘了去关注今夕是何日。今晚的圆月勾起了我的好奇。趁着红灯,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历——三月三十一日,农历二月十五。原来,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一不留神,三月就这样,悄无声息从我眼前溜走。原来,距离春节过去已有一个月零十五天。我不得不再一次感叹时间太匆匆。


四月即将来临,清明亦将到来。


前些日子,《尺瑰岩》做清明活动的诗稿征集,简友发来消息,说希望我们都能够参加。回想已经过去的日子,有多久,我不曾在文字上给自己施加过任何的压力。不是不想去写,只是每一次拿起笔,词句还未成形,心便开始变得浮躁无比。索性将笔丢开,安慰自己,凡是不必去强求。殊不知,这样放任自己的背后是没有尽头的搁浅。


这些日子,读了不少古人关于清明的诗词。放些书本,脑中依然一片空白。倒是今晚的月亮——这蒙了一层轻纱的满月——给了我无限的遐思。因为这淡淡的薄纱,这一轮满月看起来似乎满含着凄凉与忧伤。它的凄凉与忧伤因何而来?或许,是因为思念。又是谁,把这满满的思念填进了它的胸腔?也许,是哪些远在他乡的游子。


路口不时可以看见有人燃起了高高的火堆在祭奠逝去亲人的亡灵。


想想我自己,每年的清明节都会和王先生回到他的家乡去祭奠已经去世多年的公婆。今年,应该也不会例外。


突然又想起了同样去世多年的我的爷爷奶奶,想起他们曾经对我的慈爱。而我,远在他乡,却只能在每年的春节到他们的坟前祭拜。纵然,爷爷奶奶儿女众多,然而,想到清明节,自己不能亲自去祭扫,心中终究是有些淡淡的伤感。


也许,今晚的月亮,它的思念是被我填满。就让我,写一首怀念奶奶的诗聊以自慰;就让我,化身今晚的月光,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前,祭扫。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轻松关注 文若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