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提着酒壶的唐诗(二)

董鸣鹤 2020-09-28 13:27:15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人生苦短。


低头青丝,抬头白雪。


 

美酒与佳人。


好酒敬好友。

 


在拙作《提着酒壶的唐诗(一)》中,鄙人写到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写到了提着酒壶的李白和杜甫之间的千古绝唱的“高山流水”之情,接下来请允许我谈谈“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谈谈唐诗中提着酒壶的相思与相亲相爱吧!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张九龄《望月怀远》)


 

明月升起来了,在大海上。


那月是天涯海角一颗颗“共此时”之心呀,那月光是一颗颗心的爱与恋呀!

 


望月怀远。


太远,太远。


相思苦,苦相思。

 


月光洒进大海里,大海波涛汹涌起来。


 

一切都是那么地博大,一切都是那么地浩瀚。


仿佛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仿佛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


 

唐诗提着酒壶来了,提着相思与相亲相爱的酒壶来了!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白居易《忆江南词三首》  


 

日出江花,春来江水。


蓝与火。


 

江南好,江南好。


江南有杭州,江南有苏州。


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州,吴宫吴娃与吴酒。

 


能不忆江南?


何日更重游!早晚复相逢!


 

白居易“更重游”杭州灵隐寺上郡亭了吗?白居易“复相逢”吴酒与吴娃了吗?


 

“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喝一喝吴宫的美酒春竹叶,看一看吴宫的歌女双双起舞像一朵朵迷人的芙蓉。

 


白居易呀白居易,换了谁谁都会恋恋不舍、念念不忘呀!


念念不忘的是吴酒,更是吴娃。


 

白居易呀白居易,换了谁谁都会醉呀!


酒不醉人人自醉。


 

吴娃走了,吴姬提着酒壶来了。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李白《金陵酒肆留别》)

 


金陵,南京。


李白在酒肆里。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李白的一生,要么在路上,要么在酒肆里。


 

春风吹起柳絮来,酒店满屋飘香,金陵青春女子捧出美酒来,劝李白细细品尝。

 


李白喝醉了吗?


必须的呀!


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李白呀!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李白在山中与幽人对酌都醉了,更何况“吴姬压酒唤客尝”呀!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客中行 / 客中作》)


美酒,醉客。


“玉碗盛来琥珀光”,且将琥珀当月光;“不知何处是他乡”,且把他乡作故乡。


 

李白屡屡醉酒,其中不乏有对故乡深深的思念。


故乡有他的亲人,还有他的恋人,还有他的初恋吧!


 

故乡在遥不可及的远方,美酒在触手可及的在眼前。


喝下这杯酒吧!


故乡在酒中。


喝下去这杯酒,喝下去了故乡的遥远,喝下去了故乡的乡音与乡情。


很开心,很温暖。


 

醉梦之中,李白梦见了自己南陵离别小儿女、入京之时吧!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 

 


白酒新熟,黄鸡啄黍;呼童烹酌,儿女嬉笑。


多好呀!

 

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呢!



“小男供饵妇搓丝,溢榼香醪倒接罹。日出两竿鱼正食,一家欢笑在南池。”(李郢《南池》)


小男孩准备鱼饵,妻子搓丝做钓鱼线。


丈夫倒裹头巾,身旁满满一壶浊酒,飘出浓浓的香气来。


太阳升起两竿高了,正是鱼儿觅食的时候,咬钩的鱼一条接着一条。


一家人欢欢喜喜在南池继续垂钓。



可是,一旦天下不太平了呢?


唉——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凉州词二首·其一》)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陈陶《陇西行》)


一个人活着,不是一个人活着;一个人死去,同样不是一个人死去。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甫为什么又哭又笑呀?


因为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甫为什么“白日放歌须纵酒”呀?


因为“青春作伴好还乡”!


 

还乡,还乡。


巴峡,巫峡;襄阳,洛阳。


 

还是家乡好呀!


家乡,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


 

可是,对于李商隐来说,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已经“逝者如斯夫”了。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李商隐《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 

 


昨夜多么美好呀!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身上无彩凤的双翼,不能比翼齐飞;内心却像灵犀一样,爱与恋息息相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相互猜钩嬉戏,隔座对饮,春酒暖心;分组来行酒令,决一胜负,烛光泛红。

 


可是——可是,唉,听到五更鼓,应该去上朝点卯了,赶紧策马赶到兰台,像随风飘转的蓬蒿呀!



青春易逝,容颜易老。


忆江南,春去也!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坐亦含嚬。

春去也,共惜艳阳年。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尊前。惟待见青天。”

                       ——刘禹锡《忆江南·春去也》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


弱柳举袂,丛兰沾巾。


春去也,共惜艳阳年!


桃花流水上,竹叶醉尊前。


 

为何独坐亦愁眉苦脸?


春去也!


如何?


惟愿雨过天晴。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就以上面这两句唐诗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与君共勉吧!


文章原创,图片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图片作者所有


(我的公众号二维码)


     董鸣鹤,男,197210月出生,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人。高中辍学,务过农,做过学徒、油漆工,当过中学老师。

    大学教师;西南民族大学文学学士、四川大学文学硕士,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成员。

    长篇小说《打工外传》(外文出版社)与老舍《骆驼祥子》、茅盾《子夜》、路遥《平凡的世界》、莫言《莫言文集》等一起入选北京市新闻出版局2013图书拜年知识贺岁”60本优秀图书。 

    即将出版长篇青春励志小说《无高考不青春》(安徽文艺出版社)。


(我的微信(gh_de4300769e2a)二维码)


欢迎转发、转载,转载时无须征得作者授权


原创不易,随意赞赏,可长按识别上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