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高墙内的月光

匹夫智慧 2019-02-17 16:59:30

调到五大队已近三个月了。今晚值深夜4点至天亮的班。在监控室里,静静地注视着屏幕。在新时期信息化年代,透过荧屏,整个大队的每个角落,尽现眼前。信息化在场所的使用和推广,极大地节省了警力,提高了快速反应能力,增加了场所的安全系数。信息化已成为现代化文明强戒所的重要标志。

时针已指向凌晨5时,忽然想到篮球场上走走,在这满月的夜里,总该另有一 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某医药中专学生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同事们在二楼宿舍里已经进入了梦乡我扯了扯警服,踏出了监控室。

监控室门口,是一条妖娆撩人的蜜柚树柚子树上开出一簇簇犹如茉莉花般的洁白小花,好像给叶子穿上了一件漂亮的白袍子。更令欣喜的是,树上还挂着十多个金灿灿的硕大的柚子,活像一个个大元宝,压弯了树枝,熟透的柚子把大院门口点缀得格外耀眼。我们打趣地叫它风水树,舍不得摘树上的果实,而柚叶则是稀疏的,心甘情愿做花与果的陪衬。门口外面,是两排修剪过可依然蓊蓊郁郁的芒果树,像一把把撑开的大伞,整齐地排列着。围墙垛上,是有规律地排列着的一盏盏的路灯。这一切,是如此的的静谧及充满诗情画意。可没有月光的晚上,院门口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凝望夜空,我惊叹它的绝对的寂静和不可思议的浩瀚。除楼道里的值班员在走动外,周围寂静得怕人。向左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醒目的八个大字:戒除毒瘾,矫正恶习。在这晴朗的夜晚,这红色的警示语格外慑人。禁毒是世界性课题。复吸率高居不下是困扰各地戒毒工作行政部门的难题。毒品像魔鬼一般正吞噬着吸毒人员的灵魂。可喜的是,党中央、国务院对禁毒工作高度重视,早已于2008年6月已颁布执行了《禁毒法》。国家为戒毒工作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建立了一支专业的戒毒工作人民警察队伍。强戒所的人民警察,为教育挽救戒毒人员,风里来雨里去,苦口婆心,呕心沥血,在平凡的岗位上演绎了众多不平凡的事迹。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神秘的土地上。现正值芒果花盛开的季节。“花满枝冠,葳蕤压枝,煞是好看”。历史上描写芒果花的句子不多,或许是历史上岭南的文人墨客较少的缘故吧。可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我爱低调,所以自然爱低调的花。相对于公检法,司法不也是很低调吗?时代在变,当年被人冷落的司法行政工作警察,已经成为公务员队伍的香饽饽,工作环境优美,财政保障到位,社会地位提高,连公安老大哥都羡慕不已。我更爱我的工作了。

微风拂来,带来一丝丝青涩的沁人心肺的芒果花香,仿佛远处学生宿舍楼上女生渺茫的歌声似的。操场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从小的我,就敬慕着人民警察。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时至今日,我从警已经23年。今日的戒毒所,已经不再地处偏远。高墙的外侧,早已高楼林立。身处高墙内的戒毒人员,也早不是旧社会里只知道高墙上四角的天空的囚徒。今日的戒毒场所,管理模式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三三六”戒毒模式和“6121”工作规定的落实,治本安全观的全面贯彻,使场所的戒毒工作更加合理、更加科学和更见成效。谁说高墙内的月不圆呢?

快天亮了,东方已经微微泛白了传来了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是在唤醒沉睡的大地吧。

忽然看到墙上黑板报里的一首诗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那是毛泽东的196112月写的《卜算子·咏梅》。这首诗白天就看过,但在这月光如流水一般的的夜里,另有一番感触。梅花是中国文人墨客千年吟咏不绝的主题1961年,中国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反帝、反修激烈斗争的非常时期,毛主席以诗言志,用梅花的美丽、积极、坚贞,寓意新时代革命者的操守与傲骨

黑板报是戒毒人员施展才华的舞台,诗是戒毒人员写上去的。字体刚劲有力、熠熠生辉,把诗的气势彰显得淋漓尽致。“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那不正寓意着司法行政工作的春天到来了吗?

忽然又想起1910年秋毛泽东离开家乡韶山时写下的诗句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二十五年前,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带着亲人的嘱托前往广州求学。这是我人生历程的第一个转折点。眨眼间,当年的懵懂纯洁、意气风发已荡然无存,老气横秋、放荡不羁、看破红尘已沾染眉上。岁月是把杀猪刀,削平了人的斗志、锐气及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今天的戒毒事业,更需要的是专注、奉献及孜孜摸索。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是时代的主题——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监控室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了,只剩下监控设备发出的低沉的“嗡嗡”声。

201833日于五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