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正在消逝的往昔

绿树懒人 2018-12-08 13:51:01


01

 

昨天晚上我在平台上发了一小段话。

 


第二天早上收到了一个读者的来信消息,懒人,说说你二零壹叁年冬天的故事吧。

 


既然来信提到了壹叁年,我想我们是相识并且相处过的,我们各自在那年里发生过的故事大都彼此了解,只是我不知道面对我的读者是谁。

 


这倒也为此次简短的聊天带来了一些轻松,我可以不必顾虑对方是谁,应该或是不应该聊什么,也可以不用附带某些感情,不至于疲累。

 

 

那就讲一讲那年的几个小故事吧,时隔好几年,沿着记忆的水路,有一些镜头在脑海里重播起来还是会湿了心情。

 

 

壹叁年开学前暑期补课的第一天,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下着暴雨,暴雨的猛烈程度和我不愿意去学校的心情成正比,这里的心情在当时尤其复杂 : 潮湿、泥泞、寒凉。

 

 

那时候班里也没有排座位,我自个儿抱着书坐在最后一排靠近后门的地方,同桌是个女生,主动过来和我坐在一起,虽然坐了不到三天她就离校走了,我至今还能想起来她的模样,黑黑的,头发梳的紧紧的,坐在她那安静的一隅,一边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一边做高考英语完形填空专项训练。而我,像极了窗外聒噪的蝉声,没有一点实际意义,叫嚣着快要过完的夏天。

 

 

后来认识了和我隔一个过道也是一个人坐的女生小严,我们性格形似,语法契合,兴趣爱好有交叉。

等学校快补完课的时候,季节也就更迭到了秋天。




 

 

02

 


开学后我们换了新的教室,排了新的座位,周边都是新新旧旧半生不熟的面孔。我在教室前面,小严去了后面。

 


白天上完课,晚上自习的时候,我们就换到一块,边听歌边做题,她喜欢看动漫,手机里几乎都是久石让的轻音乐,也是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有个叫宫崎骏的人,会在动漫里说温柔的情话。

 

 

那会儿用的听歌软件只有酷狗,每次等”Hello,酷狗”这个界面出来时,我都赶紧拿着手机对着她的脸喊:”你快看,叫你呢。”她总是一脸傻笑说,“你才是狗。”

 

 

我们总会在早晨第二节课下课牵着手,晃晃悠悠到小卖部去买零食;会在下午快上课时花十几分钟去操场看邻班的高个子男孩打篮球;也会在晚自习的间隙去操场散步吹吹风,等到第二节自习铃声想起再跑向厕所,回来以后坐在座位上一边大喘着粗气一边一人一只耳机准备听歌。

 

 

那个秋天静好的像童话一样,我们不慌不忙,任时间蹦出火焰,又消失无踪。

 



 

03

 

 

后来的事情也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了。

只记得有一个晚自习,那个女孩一边听着mp3里的李代沫,一边压低声音在偷偷啜泣。

 

 

认识李代沫是在壹叁年暑假的新歌唱比赛节目《中国好声音》上,一曲《如果没有你》,让那个声线温柔的光头男人俘获了万千少女心。

 

 

之后我就在mp3里下载了他所有的歌,最常听的是《骨子里的我》、《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和《听说爱情回来过》。

 


我描述不出来在那些孤单又疲累的晚自习中,他的声音给了我多大的勇气和力量,只是在听到他出事的新闻后,一边听着他的歌一边把脸埋在试卷上咽着眼泪偷偷难过。

 

 

怎么可以这样呢?

让我爱你,又把我抛弃。

你这温柔的残酷月光。

 

 



04

 

 

打开后台消息,又看到那个ID的留言。

 


“ 什么时候把我也写进你的作品里啊,我那会儿暗恋班里的一个女生,但是怕影响彼此的学习,这句暗恋始终没有说出口。看了你公众号里的文章,那年的暗恋心情又懒懒悠悠,三三两两停在了心上。“

 

 

暗恋是,我喜欢你,也只能藏在心里默默喜欢你,与你不期而遇,我的心砰然一跳,让我恐惧又兴奋。我怕你出现,怕你不出现,怕你看我,更怕你不看我。

 

 

所以这世上感情总都要有个出口吧,悬在心头摇摇晃晃一过就是四年,后来一等再等没了期,怀念跟风寄,如今也只能藉由我这个出口传送到那个女孩子那里。

 

 

希望以后的你们都比现在的自己再勇敢一点,不论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还是事,人生苦短,青春一去也不会回返,且大方一点,浪漫一点,免得搞了多少纠结,错过多少真心,也浪费了,多少真心。




绿树懒人一个用心的公众号

新浪微博:@绿树懒人


全世界只不到1 %的人看到了这篇文章

你真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