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的尽头|大结局

田可心的彼岸云烟 2019-02-10 14:53:36

喜欢就关注吧!

本文

2115

读完约需


4

分钟




像许多人都感叹过的那样,天总是不肯随心所愿。

心月到底还是平安到达了机场,并没有发生什么只令她罹难而出租车司机毫发无伤的离奇车祸。


她慢吞吞地去柜台办理了乘机手续,然后拖着随身行李一步一步地往安检口走去。

安检口前面有海关人员,出关也就是在那里了。

所以,一旦过了那条线,就彻底离开了加拿大,彻底离开了女儿,彻底离开了……


心月无法再想下去,也无法制止自己又开始憧憬起飞机失事。

她知道倘若那样的事真的发生,连累的就是一机好几百人。

然而要她怎么办呢,如果不想从今往后都活在不知要缠绵多久没日没夜的心痛当中?


排到安检口前的长队里时,心月已经麻木,无论是身体还是脑子,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暂时感觉不到了悲伤。

于是,她也没有听见正从身后传来的一阵轻微骚动。


当她的身体被拨转,面对着眼前一大一小两张刻骨铭心的容颜时,她以为自己已经开始做梦。

可是梦中的人,话会说得这么清晰而近切吗?


“心月……”章允超一手抱着么么,另一手握住心月的胳膊,她呆滞的表情令他有些不安。

“你们……怎么来了?”心月本能地开口说话,脑子却仍然未曾恢复转动。


后面的人礼貌地提醒他们前面在挪动了。

章允超道了声抱歉,将心月拉到一旁,离开队伍:“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知道!”


心月睁大眼睛。


章允超将么么转到跟前:“么么,你刚才说什么?”


么么含着一根手指,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看爸爸。


章允超有些着急,晃了晃她:“乖女儿,快说呀,不说就来不及了!”


么么似乎听懂了爸爸的焦心,终于用那只没放在嘴里的小手挥舞着指了指心月,奶声奶气地咂巴着嘴:“妈、妈!”


心月的表情如三月的冰河一般开始缓缓解冻。

她伸手抱过么么,立即就有两滴眼泪齐刷刷地随着她眼睛大睁的动作急坠而下:“宝贝,你说什么?”

“妈妈!”么么摸摸她的脸,声音越发响亮而清脆。


心月霎时间将脸埋在么么温软的小肚子上,想答应,却已是泣不成声。


章允超将她们母女俩一起拥入怀里,温暖得有些发烫的气息送入心月的耳道,直直钻到她的身体里去:“别走,心月,别走……求你、求求你……么么不能没有妈妈,我、我更不能没有你——我爱你!”


心月浑身一震。


章允超将脸埋在她的脖子里,一片湿润的温热迅速漫开:“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连对不起都没资格跟你说,那件事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去面对,所以这些年……要我拿什么来跟你说出这声我爱你?可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你就是装傻,心月,你一直在装傻,折磨你自己,也折磨死我了……”


心月推开他,拳头一下一下地咂在他胸前:“我不知道!”


章允超一把捉住她的手,笑容从满面的泪水中破出来:“好,你不知道,都是我的错……那你现在总知道了吧?”


心月委屈已极地撅着嘴,那纯真得童稚的表情,同怀里的么么仿若一对姐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还是爱你,我怎么会不知道怎样才能不爱你,我怎么会这么爱你……”


章允超不由分说地将她用力揽入怀中,不管不顾地堵住她的嘴,打断了她的话——这些动听得令他欣喜若狂、压不住胸膛里那忽然汹涌而起要吻她的冲动的话。


被两个人紧贴的身体挤在中间的么么不舒服地扭动起来,“妈、妈,巴、巴”地一个劲抗议。


章允超和心月同时破涕为笑,两对嘴唇一分开便一左一右地亲在么么的小脸蛋上。

心月脸上还挂着泪珠,益发显得那笑容水灵灵的:“乖宝贝,妈妈不走了,咱们回家!”

章允超则越过女儿的小脑袋,又对心月说了一遍:“心月,我爱你!”


他们一家三口转过身来往队伍末端走去。

后面有好几个亚洲面孔的人,都笑吟吟地望着他们。


心月脸一红,对章允超低声嗔道:“别说了,这是公众场合。”

章允超却越发提高了声音:“老婆,我爱你!”

心月伸手拧他,他龇牙咧嘴地倒吸着凉气继续说:“孩儿她妈,我爱你!”

“你还有完没完啊?”

“没完!”


章允超忽然一把搂过心月,让她正面着自己:“从今往后,直到我死,这句话我每天都要晨昏定省、早请安晚报告地说,把这么多年没说的都补上!”

心月忸怩着推了他一下,他又加了一句:“因为这不光是我欠你的,也是我欠我自己的。以前,我是因为不敢承认自己真的爱上你,后来,我是因为怕被你羞辱……这些年,真把我憋坏了!——心月,我爱你!”


心月抬起眼睛,没法再制止他。


他目光溶溶地望着她,那里面蕴着一片似海深情:“还有,雪化之后,咱们得再去一趟蒙特利尔!”

“又去那儿干嘛?”心月不解。

他温文而感激地一笑:“带着雨伞去还愿。”


心月张嘴还要问,却忽然明白了过来。

那天,他许的愿果然是……

而所谓的心诚则灵,究竟更在乎天意还是人心?


不过,不重要了,已经不重要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们俩的嘴唇重新慢慢靠近,温柔地拥吻在一起,心月踮着脚,章允超俯着上身,将么么放到一边肩膀上,小心地不再让她被挤到。

么么对于父母的游戏毫无兴趣,只是瞪着两丸水晶弹珠般清莹莹的大眼睛好奇地四下张望。

这是机场,是她从没来过的地方。


而迎来送往有那么多各种衣着打扮高矮胖瘦的人,都在微笑着冲她招手,还有些小哥哥小姐姐,对她可爱地扮鬼脸。

北美人把从十一月下旬的感恩节开始到新年的这段时间称为holiday Season,翻译成中文,大约可以称作“喜季”。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这些日子里,似乎她所遇见的每一个人心情都很好吧?

这真是个奇妙的世界。

透亮的玻璃墙外,又一个笑意蒸腾的喜季正驾着漫天雪花,洋洋洒洒地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