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隐没在阳光下

采棠煨酒 2019-02-18 11:42:36

夏鸥正在绿绿的河边漫步,河面微微流动的浪花无声无息,水流漂浮的样子顺滑自然,她想起了徒手摩擦鹅卵石的触感。柔软顺溜温暖。


达川此时手握高脚杯,带血的紫红色葡萄酒在灯光下莹莹发亮,他纤长的手指拖住了杯底,周围的喧闹仿佛和他不相干又使他感到快活。吉他手唱着什么熟悉的歌,一群醉醺醺的客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和阶级,随着旋律高声和唱,粗糙的酸涩的跑调的声音低旋于耳。


达川在一阵眩晕中打开手机,发消息给萧微,“你在哪儿?晚上有约吗?”

对方长久没有回音。


绿色的消息被萧微灿烂的背景照映的发亮,他的惆怅于是被笑容感染,他怀着一种自信等待。


里边的气氛太激烈,狂放的欢乐和巨大的哀愁总形影不离。所以,达川推门走向了明媚的室外。今日阳光格外柔和,好像有意抚平达川感情上的伤口,说得好像达川真的伤痕累累似的。


嘟嘟嘟,他的手机响了三下。

达川有所预料的怀着一丝满足点开了微信,可萧微并没有回复。

他退出微信,在一阵小沮丧之外又有一丝期待,打开了QQ。

是凌静发来的。

“小川,晚上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达川有点开心又有点担心,该如何回复呢。如果答应她,万一萧微来消息怎么办,一阵柔风吹过,顿时使人心旷神怡。白云白的亮堂,在西天一角凝视着达川,正如达川凝视着远处一团微光一样半眯着眼。


“行。”


他回答的干脆利落,好像从未犹豫过。“这操蛋的生活,总还是不至于让人失望的。”达川英俊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动人,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活像一个美丽的小丑。



谁也不知道,他在同凌静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萧微,或者和萧微在黄昏下散步时是否怕碰到熟人。总之,有一点是他能确定的,他的这些女友都是爱他的。


还有一点他也是确定的,这其中只有夏鸥是难以驯服的。


他倘若没有写一些酸涩情书的手段,不可能博取夏鸥的芳心。一切不过是因为夏鸥长得太美,可偏爱学易安。如此,一般人是不容易被夏鸥看中,偏偏他达川有这一手段,虽然文笔拙劣,终究比白丁好了许多。


夏鸥是一家杂志编辑,大龄未婚,追求者甚众,达川为第一候选人。


有人说,女性是天生的诗人,因为她们自带感性思维,或者说感性思维的深度远远超过理性思维。而每一首诗总是感性思维远远超过理性。这很令人赞同。

夏鸥也是这类人,感性思维比之其他人更强。这是大大的好处,也是大大的坏处。好处是有助于她诗性的驰骋,坏处是理性思维自然降低甚至于在日常思维习惯中被忽略。换言之,她在面对事情时将无可避免的感情用事,尤其在对待感情上。


她是在一堆烂桃花中凭着诗人的敏感看到了一封情书,那里面的情话不及她想象当中爱情诗的十分之一,可毕竟是啊。


她怀着希望和侥幸悄悄打开了紧闭的心房,一点阳光照亮了她的惶恐和欢欣。

可心说,这是假象,聪明的姑娘。她决然不相信,怎么连自己的心都变得如此愚钝,常年没有爱的甘霖竟让它忘了爱。


黄昏为整个平凡单调的一天奏出了最激动人心的交响曲,随即披着晚霞的红妆谢幕。夜晚的灯光也还热闹,人害怕寂寞冷清,于是自己制造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用以抚慰黑夜带来的孤独。这样,屋内剪灯花的寂寥便可以和屋外的火树银花相得益彰,前者的行为将不是无奈之举而是应景之为了。


夜晚带来了爱,也让不那么忠实的爱有处遁形。一场戏落幕,达川紧紧牵着凌静瘦瘦的小手,用嘴唇拭去了她为故事掉下的泪滴。夏夜的凉风无比温暖,达川头戴棒球帽和墨镜的装束非常不显眼。于是,这让和他们同看一场电影的萧微永远无法发现。她同样为这部虚假的故事赔上了几滴泪,可她独自一人,没有往常达川温暖的嘴唇给她拭泪,一阵心酸,她再次掏出手机。


达川不是没有看到萧微的消息,他只是在见到凌静之前就关机了,所以他大概真的没有准备看。


夏鸥是个感性的才女,可也不是傻子。她在一周之前已知晓达川除她而外更有无数佳丽相随,她只是保持沉默罢了。而如今仿佛该是抉择的时候了,她怀着沉重的心情打开微信,好像好久没有用过了,谁知道她一天之内就看了无数次。

“达川,从此之后,我们各自安好,好聚好散。”

删掉。

“小川,你知道我为的什么和你吵架。如果你愿意,既往不咎,下不为例。”

赶紧删掉。

“陆达川,你知道为的什么,我们从现在起,两不相欠,永无瓜葛。”

发出,撤回,重新编辑,不改一字发出。


夏鸥长舒一口气,简直不是她自己了。她想象中的自己多么勇敢,即使对待爱情,又有何不同?

不,很多事情和想象中千差万别。

“现在的人,感情不是泛滥,就是贫乏。”她的叹息隐没在月光中。


“小川,现在几点了,你能送我回去吗?”凌静柔弱的声音在夜风中听来尤其好听。

“当然,什么也不能阻挡我对凌大姑娘的一片真心。”达川喜笑颜开,顺势掏出手机,然而一片黑屏。

“你为什么关机?是不是又有哪个姑娘缠着你了?呵,又来骗我。”

说完,嘟嘴走开。

达川一阵懊恼,但迅速跑向凌静身边,试图拉她的手,可同样被甩开手。

“你若不信,我...我,你自己翻吧。”

“哼,谁要看你的手机,有本事扔了它,急死那些相好。”

“我哪里有什么相好,从始至终就你一个。河神作证,我扔给你看。”说毕,第一次没有食言地抡起手臂,手机承载着萧微的爱和夏鸥的成全飞向前方宁静的河水,约略十几秒才听到了一声浪花飞起的回声。


凌静大大的眼睛充满惊愕,但随即感到一丝愧疚。

“小川,是我多虑了。可是你也不必真的扔掉手机,怪我太蠢,你要原谅我。”

说着红了脸。

“我想,总该真的证明给你看,你总是疑神疑鬼。从此便不要在疑我的忠诚的感情,手机可以重新买,感情是不能的。”

达川说着红了眼,仿佛自己也被感动了。有一瞬,他觉得仿佛真的陷入了爱情,这无关乎和谁在一起,和谁在一起都有过这种感觉,除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从未有过。


夜风更紧了,夏鸥窗里的月光很亮,因为那里最安静。萧微在复杂的情绪中猜测手机关机的原因。达川搂着凌静瘦瘦的腰身,踩过城市飘洒下的霓虹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