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三分月色

latitude宽容度 2019-01-10 10:38:12

  应府的灯火照亮了一整条太元路。 
  这一夜的长安城,风雪太平,连日积雪已消散得零零星星,青瓦高墙,朱门飞檐。未央宫旁一座雕栏玉砌的府邸张灯结彩,喜联贴柱。大红灯笼高高悬挂着,时不时被夜风吹起,微微地摇来晃去。灯影映红了整个楼榭和附近的街石。
   府中觥筹交错,人声鼎沸。一片热闹喧哗。 人群中簇拥着的正是今晚的主角,应府的少主人,应天涯。 他身着玄端礼服,头戴爵弁。正是面如冠玉,温文尔雅。显然已经饮酒数杯,略带红晕的脸颊。却仍是言辞得当,举止有理。好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眉眼掩饰不住的欣喜开怀,不禁让他又多喝了几杯。
   大宅深处的小院内,两棵交互生长的梅花树立在庭院一侧的草坪之上。皎洁的圆月当空,洒下的光影让院中的树木和草地披上了一层银白的面纱一般。地面鹅暖石小径弯弯曲曲,映着柔和的月光,一直延伸至院内雅致的小间。 雕花窗檐之间透出片片光亮,贴着的大红“喜”字,在光影和月色之中,显得分外娴静。
   屋内的红色的灯罩内灯油已燃去些许,光影温和,屋中的陈设古朴却精美。窗外的欢庆喧嚣声从远处传来,不禁予人一丝缥缈的虚幻感,倒是让屋中的一切更显宁静。沉香木床上,身披嫁衣的女子微微低垂着头,静静端坐。
   新娘正是岳家小姐,岳三三。
   茶案之上的火光随着灯芯长短,忽而闪烁。一抹光亮正好照映她侧脸,勾勒出美好的线条。她眉眼低垂,纤长的睫毛耷拉下来,微微遮住本就漆黑的瞳色,更显眼眸深邃,竟看不出是何情绪。
  这个夜晚,月明星稀,夜风静默而又柔和。树梢枝头的梅花已经含苞待放,隐隐散发着幽香。小院外高朋满座,欢声一片。烛影摇红,喜气难掩,这一切都只为着今日她与应大公子的成婚大典。她坐在自己的喜床之上,心里想起的竟是另一个与自己今后的人生以不会再有交葛的人。 
  她在想着,他此刻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