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发现 | 月亮又上柳梢头,可有人与我相约黄昏后

杭州体验 2020-06-29 13:06:03




正如

1000个人眼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

1000个杭州人心中

也有1000个关于夜的故事


夜十景发布在即

杭州市城市品牌促进会

特别邀请了20位

全国知名的文化学者、作家、诗人、媒体人

以及不同领域不同职业的创作人

为我们讲述了他们眼中的夜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漕舫一开行,你缓步走上甲板,挽上簌簌的水花与两岸沉静的树影,忽然会觉得整个城市安静了下来。杭州市中心的车水马龙与喧嚣繁华一下子消失了,拱墅区这些年新建的无数高楼大厦也似乎全给两边的树木与堤岸给推到了远方,偏是千年大运河的那种静谧与安详,从夜色里浮现了出来。‍‍


——节选自《运河须夜游,才叫“全走运”》

▲ 我家门口那座桥 杨志坚 摄


  高考入学那年夏天,与一群同学夜游钱塘,横渡大江。但见浓稠的又黑又亮的江水一气呵成远去,一默如雷,远方不时传来驳轮“噗噗噗”的声音,睁着长长灯光之眼的拖船过来了,又过去了,灰黑的对岸朦胧飘浮着一线,有人告诉我说这是江边生长着的络麻的剪影。那个夜晚我首次抱着救生圈,独自游过钱塘江。人到江心时抬起头来,但见深咖啡色的天空上,挂着一枚烟红色的月亮——这似乎就是那个夜晚的钱塘江之光了。

——节选自《这样的夜晚之后》

▲ 杭州大剧院和国际会议中心 恒河沙子 摄


  老傅唤人送上一杯热腾腾的绿茶,送到我手上,让我坐下来,他说:“想吃点啥?素烧鹅、卤鸭,还是白鲞捂肉、腌笃鲜、臭豆腐煎毛豆子,或者,鲫鱼炖笋壳鱼?把几条小鲫鱼放在汤锅里熬呀熬,熬出浓汁鲜汤,把煮烂的鲫鱼捞掉,专吃笋壳鱼,喝鲜汤……”望着老傅依次扳动的一只只报菜名的手指,我摆摆手,笑眯眯说:“现在我不饿了,我想喝杯茶,听你拉一拉二胡……”老傅怔了一下,报菜名的手指僵在半空,但马上“呵呵”地笑起来了。


——节选自《市声灯影过老街》

▲ 铜趣 Aldo Scarpitta 摄


  祝英台离开万松书院那天,连绵细雨在夜里无声地消停了,凤凰山松柏青翠,鸟声啁啾,百花烂熳,春景融和。     

  纤尘不染的山路石板台阶,将两个少年书生引向西湖。

  一身白衣的梁山伯,步子里失去了往日的潇洒,他不时转头凝视并肩而行的祝英台,她的两缕黑发,从帽中滑出,被微风吹到额头,如同蝴蝶的双翼,在空中翩跹。

 

——节选自《桥上桥下,春夏秋冬》

▲ 秋阳塔影  郑心雨 摄


  酒过三巡,不觉间船已泊在水中央。近距离观赏喷泉的动与静,疏与密,或逸笔草草,清新可喜;或雄伟绮丽,明月浮花。回望岸上景致,但见霓虹流转,乍明乍灭,人间浮华,虚空缥缈,如同“蓬莱宫在海中央”,自身亦仿佛成为西湖里的一滴。此情此景,恐怕连西湖里的鱼儿,也会跃出水面,竞相赶赴这人间的笙歌夜宴。

 

——节选自《就中最爱霓裳舞》

▲ 水之舞 戴文昌 摄


  西湖,不是舞台,不是背景,不是配角,而是共同主演。当西湖的山和水亮起灯光的时候,这不是灯光秀,这是夜“西湖”出场的时刻。你会看到一个你从未见过的西湖“夜色”。整个夜西湖都在倾情出演,它超出你的想像。

  西湖,不是伴奏,而是一支美轮美奂的旋律。


——节选自《<最忆>的惊艳与惊艳的“最忆”》

天鹅湖 李雪富 摄


  十点之后,跑步的人儿回了家,狗狗和孩子们都已入睡,两岸的高楼用橙色的线条勾勒出轮廓。

  不知不觉间,月亮已高升。

  月亮穿好银色的燕尾服,悄声移步,站上了指挥的位置。它俯瞰着钱江两岸繁华的高楼。稍停,俱静。

  只见它点头示意,月光一挥,一江春水,轻轻扬起。弓弦触,乐声出。洒洒扬扬,气势恢宏,时而轻快,时而激昂,浩浩荡荡奏成一江民乐与管弦的交响。

 

——节选自《梦醒何处,钱塘岸,彩月如钩》

▲ 来疆  摄


  “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歇脚冷泉亭中,赏析一涧夜色,这幅明代书画家董其昌撰题的楹联,正好耐人寻味。灵竺一带向为游踪热门,一年中的大半时间里,游人如织,熙来攘往,所以冷泉亭更适宜静夜游赏。泉有言语,该静心而聆听,“冷泉”的意境也在夜深人静时。

  闲坐冷泉亭下,听那一路相随而来的溪泉在此泠泠喁喁,让人心绪顿生。而换作白天在此,摩肩接踵之间,了无静听冷泉的氛围和心情,更遑论泉冷与泉热。


 ——节选自《古村夜下,聆听那一弦清泉的源远流长》


▲ 静影 柠檬茶 摄  


  夜登城隍阁,立于阁楼之顶,这座城市的最高制点,放眼整座杭城,你的身影拉长了,突然悲从中来,满眼是泪。此刻,你成了一个诗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时代赋予了一代人孤独的使命,摸着石头过河,前者,无门可摸,后者,尚未登临。

  一座城市,穿越千百年的雾岚,走到你的面前,你拿起笔,在这张大画卷上添了一笔,这一笔,何去何从,从哪里起笔,到哪里止落,决定着一座城市的前途与命运!

 

——节选自《栏杆拍遍,城隍登临意》

▲ 尽收眼底 陈中秋 摄


  白酒小杯,啤酒大杯,都在游船这只更大的酒杯里荡漾。是啊,那还真是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味道,因为此时的湘湖尤如酒湖,一个猛子扎下去,好像就到了吴越春秋时期,范蠡先生和西施美人的故事,其实就是在湘湖一带上演的,也总是让人感慨不已,他们白发红颜,一叶扁舟泛湖上,千年空留艳羡情。这不,越王城山,宛如城堞,那烽火早已散去,我只盼望从城山上有灯光打来,像是从春秋发送而来的一条短信。

 

——节选自《夜游湘湖梦春秋》

▲ 孤舟 韩盛 摄


  你身边的河道,此时正是一派春日的光景。树上嫩芽泛出鹅黄,只有几缕霞光还依依不舍地留在青黑色的溪水上。不用怀疑,五千年前河道就是这个样子。那时的西溪还是个孩童,河道纵横,诸岛遍布其间。明月照耀之下,长长的水道披着银光闪烁流转,两旁狂放不羁、野蛮生长的杂树,伸出黑色的枝桠,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抓下来。

那时,夜空中的星星是自由的,它们可以随着湖水去往西溪的任何一个角落。

 

——节选自《与星月相伴,听一曲溪水之歌》


▲ 秋雪 沈炳海 摄


  1984年9月26日晚上7点,那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入夜之后人山人海,武林广场中央少女雕塑音乐喷泉正式落成,这是杭州历史上第一座现代化喷水池。随着彩色灯光的渐渐亮起,灯柱上音响奏起了悠扬的民族乐曲,主喷泉飞出冲天水柱,池周大小喷头弹出美丽弧线,在水下五色潜水彩灯的衬托下,似兰花、似水杉、似喇叭花等,光影斑斓,璀璨夺目。

 

——节选自《水光世界依旧,繁华人间不同》

▲ 八少女 赵乃刚 摄 


  眼前远山黛影朦朦胧胧,微雨中的青芝坞灯光灼灼。这里没有高楼,只有一幢幢小楼错落有致,院落前草木扶疏,轻轻缓缓的音乐与人声,在不远处回响。推开一家小店的门,会惊讶地发现,居然这是一家创意特色菜馆;在青芝坞这个地方居然深藏着那么多文艺的店。即便只是吃一顿简单的饭,也如此有腔调。

  吃过饭,一问,这里居然还有民宿。

  就去看一眼呗。一看,不舍得走了。

 

——节选自《文艺青芝坞的缓慢时光》

▲ 阙云霞 摄


  时至今日,或许院子南宋皇城的影视精神还能体现在杭州城北的胜利河美食街上。人声鼎沸之处,这里聚合了各色饭店,每家店都有招牌菜,每家店都绝不与他家类似,虽是日常吃喝也要争个口味与底气,延续的还是南宋一脉而来的专业精神。

  小民们可不在乎大历史,他们只活在自己真实的生活里。比起皇室争斗,他们更关心萝卜青菜。

  所谓胜利河,其实代表的是日常生活的小小胜利。

  民以食为天。吃,是一件大事情。

 

——节选自《富义粮仓,河岸炊香》

▲ 胜利河 潘鼎荣 摄


  外地人不懂吴山夜市为什么不在吴山,就如不懂断桥为何不断,长桥为何不长一样。很多人离开杭州多年也会在吴山路寻找夜市的踪迹,幸好吴山路就在附近,即使你依据十多年前的记忆来寻找心目中的辉煌夜,也不过多走了几步路而已。


——节选自《一城烟火半吴山》

▲ 花语 周斯浩 摄


  与斑斓的北山映衬,对面稀疏的光点、深邃的墨黑尤显神秘,所指的是孤山,碧波环绕于西湖,清傲的孤峰,指引着脚步。从北山到孤山,唯有西泠桥一条道。夕阳西下,西泠桥边,“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泠”,在黄昏的茫味中,慕才亭失望的神情与苏小小悠长的叹息一起垂向湖面,与西湖的波澜相拥荡漾,低吟着“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节选自《西泠桥畔千秋在》

▲ 相遇 廖志银 摄 


  白天,蹬着高跟鞋、套着西装、化着一丝不苟的妆容,《杜拉拉升职记》中描述的职场近在咫尺,白领“老徐”“立行”和“莫文蔚”们穿梭在黄龙商圈的职场中。

  入夜,抛开白天的电光火石、来去匆匆,伴随着血管贲张的运动、酒精,“杜拉拉”们的身体和心灵完成了一次洗涤。

  此时的“黄龙”仿佛停顿了时间,在一白一黑中、在湖光山色间、在清风明月里,亦静亦动,燃烧着激情,释放着迷醉,给这座城市的都市生活增添了动感色调。

 

——节选自《黄龙夜未央》

▲ 酒吧一隅 金澍杰 摄


  有月亮的晚上,从曲院风荷一路走到满觉陇,大约要半个多小时。这是一种特别的体验,从喧嚣红尘到寂静山谷,原来可以这么近。满觉陇的山路上,月亮仿佛亘古挂在半山,清凉细碎的光透过繁密的枝叶,映照在林中。偶尔有小虫唧唧之声,好像在和身旁的桂花树窃窃低语。

 

——节选自《月下满觉陇》

▲ 满觉陇民宿 李杭 摄


  不知有多少人在月圆之夜,特意来西湖找那三十三个月亮。张岱怎么说?别想了,在七月半,看不到月,只能看到汹涌的人潮。

  是啊,如怨仇似的躲避夜晚月亮的杭州人,只有在那天才举家出动。整个夜晚在九点以前,都是热闹非凡,大小船挤在一块。湖上有趣的男男女女,有贵人、妙人、情人、粗人、雅人……看月的人无论过了多少年也一样,无关时代,歌舞盈盈,你唱我和,不管哪类人都是可爱得很,因为这才是真实的市井。

 

——节选自《摇啊摇,在这风吹过的夜里》

▲ 堤上光影 徐晖 摄


  在山中,尤其是蜿蜒幽深的龙井路上,出现了不少山地车发烧友,演绎着别样的速度与激情。其实把龙井路当赛道的早就有了。这里弯道多,弯道急,玩起来刺激。从山脚的浙江宾馆开始,到龙井家园,老司机最快也要开5分钟,而他们1分钟多点,就能跑完全程。飙车人称此为杭州“秋名山”。如今这些飙车人散去,迎来了更为环保的骑手们。这帮人被村中人称为“龙井夜魅影”,以为是龙井中的老龙小龙们出来欢腾。

 

——节选自《听,龙井夜间的心跳》

龙井茶园 胡鉴 摄 


当夜幕低垂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

是一个多么特别的夜杭州

它不张扬、不热烈

不浮于表面、不随处可见、不唾手可得

就像西湖边的夜灯

总是在千年古木中

在湖水倒映里若隐若现


杭州的夜生活

也是在这种若隐若现中

像龙井茶一样被徐徐泡开

  

月亮又上柳梢头,可否有人与我相约黄昏后?



这20个人眼中的20个夜

都将收录在

《杭州,相约黄昏后》一书中

在26日发布会上首发

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粉丝福利

《杭州,相约黄昏后》

这可是头一份啊


★ 互动时间:5月24日20:00 - 5月26日20:00

★ 参与方式:在本文右下角点击“写留言”,分享你与杭州的夜晚故事,留言的第1、5、24位读者获得《杭州,相约黄昏后》1本~

★ 领奖方式:在收到体验君的中奖提示后,请在后台留下自己的姓名及联系方式

一个账号仅可入选一次,入选留言必须与话题相符。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本公众号所有

整理编辑 | 陌上苏 舒书

主题图设计 | 花冕

图片来源 | 摄影师均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