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参赛美文 ‖ 与时光书(组诗)

李煜文化研究会 2020-07-03 16:59:34

与时光书(组诗)

 

作者:牧之

 

在自己的时光里虚度

 

打碎岁月与时光,千年的旧事尽在咫尺

我在自己的时光里虚度,数着那些透明的哀伤

恍惚中许多老无所依的魂魄,一如海浪

一波一波地离开杂草、尘世、沧桑……

之后,与旧物一起心生哽咽

 

落日开始豪放,我在观音寺前,向佛问路

而风,在我面前放倒墓地。老人托梦说

流浪的人儿,内心要有自己的雪山

留下空旷与安静,看春天如何怀着忧伤

而我,却看到逝去的奶奶与父亲

正在神龛之上慈祥地端坐

他们的眼睛在小心翼翼地看我

 

那些浩瀚与悲壮,不断在寻找,不断在回望

爱着,恨着,直到时光的虚度在孤独中赴死

而危险就像黑夜无所不在……

 

红尘的华灯在漫延,那些关于故土的铭记

仿若刀尖上的光阴,在黄昏下

藏着茂盛的竹林,编织卑微低下与高风亮节

回味月光下的皎洁、宁静与辽阔

 

尘世的门敞开着,也在关闭着,而我

不断往自己的身体里填满万物的一言不发

将祖先与过去的心事写在纸上

与天空,与云朵,与草木,与山川,与春风

一起在自己的时光里虚度

 

时光上善若水

 

我与黄昏,在回乡的路上偶遇红尘如山

心的瑶池飞起鱼的涟漪,叠成尘世的禅意

烟雨与星光还在懵懂未醒,岁月的光芒已悬壶济世

而大风顶着漫漶的春秋之心,走在积水之上

与岁月一起布道,与周游的李白一起行吟

那个旅途中在异乡喝酒的人,还在与时光面壁而坐

 

红尘的俗事已经不再返回,阳光也依然

埋伏在临街的窗台,雨巷的民谣也所剩无几

石板路的雨水却幻化成了岁月的

浩渺烟波,再与时光一起,上善若水

 

我们不再左顾右盼,或者像风一样

处江湖之远,抖掉身上的尘埃,如同向晚的霞光

抓住那些渐离故土的人们,和他们一起渡过泪水的乡愁

而此刻,我只要眨一下眼睛,心里放着的石头

还是无法落地,无法随波逐流

 

与时光一起远行

 

一只鸟在窗台逗留,不断回头与我对视

拂过窗台的风仿佛藏着刀锋,在修炼我内心的荒凉

那些经历的坚持跋涉、颠沛与流离、骚动与叹息

都在与岁月的花瓣追赶着内心远去的故乡

窗外摇曳的光线一点点抽走我泥泞的灵魂

之后,我在红尘里的那些优雅便慢慢斑驳

 

一棵独立的银杏树在我的窗前化繁为简

周遭的开阔地,试图在陌生处迎接一片落叶

退隐江湖的时光把云谈还给天空,雨巷的余晖

洒在了青石板路过往的风尘上,被风雨消磨着

那只落单的小鸟呢,身后飘着白茫茫的雪花

 

一颗时光的心,会长出翅膀,融进蓝天白云

那些身藏不露的黑与白,疼与痛,爱与恨

也会漫不经心地普度众生赤裸灵魂

而我们渡过泪水,只需要一片落叶

与挂在树梢上徘徊的一缕月光

 

与时光一起远行,落日与忧伤也一直在赶路

多少年过去了,我在山崖把自己匍匐成一只羊

与大山一起行走,与沧海桑田一起

栖息在石板桥上,看溪水的喧闹青灯,莲花的开落

 

雨巷的时光

 

无需佛光的点化,岁月搬来的

鸟语、花香、阳光、雨露

随雨巷拂去的尘埃,与秋雨的飞溅和漫流

叩响临街的门环,路过的回眸忘记了奔跑

窗棂依附的窗台也走出灵魂瞬间的委婉

置身雨巷的某一段暗示,倾听风雨过后的缄默

 

比雨巷持久的机缘或暗喻,会不会有浪漫

无法诠释的爱恨情仇,与故乡的女子临河而泣

那些长断不一的诗句搅动着飘飘衣袂

而雨巷的尽头,有骚客正与月光把酒言欢

 

独自抵达未知经纬的雨巷,目光便皈依尘埃

漫溢的沉寂触动云朵和溪水,融进雨巷里

怦然心动的那抹回眸,留给时光空白的姿态

风把答案给了拂动的桃树,揉碎的花瓣

摇晃着沁出的红晕,让雨巷的鸟鸣辽阔悠远

 

走出雨巷,总有一些词语悬而未决

风赶着脚步,同云共舞,抱紧时间

我的目光停留在雨巷滑过的一抹新绿

直穿四季轮回的时光,与墙角的梅

淘尽日子的虚空,之后和灯火在雨巷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