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上善若水:记忆中的月光

昆仑文学 2019-04-14 16:42:44

(春季版)

2018.2.27  星期二  农历戊戌年 正月十二

—— 第61期(总第387期)——
散文随笔
不薄新人,不厚名家,以质选稿

记忆中的月光


上善若水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养成了每晚看看月亮的习惯,看着如钩的月牙慢慢变成韵圆的满月,观赏月亮的阴晴圆缺,仰视浩空变幻,明暗混清,星辰起落,探秘变化规律,顿悟人生命运,感受岁月沧桑之余,时常有一种“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愁绪和恋情。月是故乡明,无论是弦月还是满月,总给人亲切和温暖,让人遐想和感叹。今夜天空晴朗,月光透过窗帘花纹忽明忽暗,使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夜半起床,见窗外月色空朦,天空群星闪烁,让我想起了故乡的月光。故乡的月光犹如薄纱轻拂,好似白雪覆地,清澈而明净,清纯而皎洁,银辉般普照着我们祖祖辈辈,生生不息,装点着故乡亲人的梦境,寄托着游子淡淡的相思浓浓的情。


记得小时候,夕阳落山,余晖闪耀,晚霞漫天,天色渐暗,倦鸟归林。地处山村的老家,牧人挥动着皮鞭驱赶着吃饱喝足的牛羊,小羊羔蹦跳在羊群中间,牛羊的叫唤声夹杂牧犬的狂吠,下地干活的人们迈着疲惫步伐,三三两两缓缓地回家,好似一幅优美的牧归画图,白天寂静的村庄,顿时呈现出一番热闹的景象。只见东山之巅,一轮圆月露出笑脸,冉冉腾空而起,夜幕降临月色渐浓。这时候,各家的烟筒里冒出做晚饭的袅袅炊烟,烟雾在月光中时明时现,把月光渲染得朦朦胧胧,犹如仙境一般。趁着这空,人们总是在村头的大树底下聚在一起,谈论着所见所闻,议论着逸闻趣事,关心着天下大事。小孩子们也一刻不闲,捉着迷藏,玩着属于孩子们的游戏。儿时的我们通常都是模仿当时一些电影里战斗的场面和情景,分成正反两派,打打闹闹,在麦朵边“战斗”,消灭“敌人”,当需要“援军”时,躲藏埋伏在大人身旁的孩子,冷不防擒住“敌人”,使之缴械投降,尽情宣泄着英雄情结。做好晚饭的人家,媳妇们站在自家门口,高声叫唤着丈夫和孩子们回家吃饭,起兴的男人和玩得正酣的孩子们迟迟不归,遭来母亲和媳妇的怨骂声,有的孩子索性端着饭碗满村子跑,常常跑到这家,吃点大伯伯家的散饭,然后又跑到那家,吃点大爷爷家的擀面,我们坐在软软的麦朵里畅想着未来,钻到麦草垛里尽享着童年的乐趣,几乎每天这样玩到深夜,被父母赶着回家睡觉。仰望着满天的繁星,柔和的月光,听着父母亲劳动的节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记忆深处的这些生活场面和情景,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时常萦绕在脑际,挥之不去,愈久愈浓,好似一坛久藏的佳酿,年份越长越加甘醇清香。


稍大些,我跟着村庄上学的孩子跑到离家三四公里的大队小学去玩耍,记得那时的小学只有两个老师,老师轮流着给几个年级的几个学生上语文算数课,其他学生在学校院子里占上一片空地画上方框默写文字,快放学时老师来检查谁写的多写的认真,我就这样八九岁时成了一名小学生。再后来也就顺其自然的读完了初中,只差两分没考上县师范学校,当时郁闷和纠结了好长时间。当通知上高中时,由于学校离家很远,顺着乡村大路走可能得需要七八个小时的路程,翻山越岭走捷径也得需要五六个小时,再加上大部分初中毕业的同学们都不去上高中了,父母亲也很犹豫要不要让我继续读书,可我上学的决心很大,父母也只好同意让我完成学业。当时考大学也只是个梦想而已,因为附近村子中能考上大学的学生微乎其微,大人之间也没有攀比孩子有没有出息的现实心理。高中阶段过的不是那么紧张和困惑,也没有必须要考上大学的心理压力。直到高二时,老师们期望让更多的学生能走进大学校门,谆谆教导语重心长,几个学习成绩好的同学也加紧了复习的节奏,受之影响才对自己要求严了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老师们的认真负责,自己的勤奋努力,参加高考时被省上的大学录取,跳出了农门,改变了命运,圆了父母的心愿和自己的梦想。每当回想两年高中学习生活,最为难忘的还是家乡那弯明月,每周六下午上完两节课后,就要急匆匆地赶在回家的路上,每次都要跑上近二十公里的路程,要拿取下一周吃的干粮和洋芋等生活必需品,那时生活很清贫,经济条件也很艰苦,没有便利的交通工具,有些路过的地方还没有通电,越走越暗越走越黑,特别是冬天夜长日短,回家时披星戴月,我就是借着月亮的光在途中壮胆,靠着月亮的光照明着回家的路途,也是在月亮下面看到站在村口的父母,领悟着父母那颗始终牵挂儿女的心,感受着父母深沉的养育之恩。


那时,感到老家的月亮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可亲,那么的温暖。每当有月亮的夜晚,我总喜欢一个人出去走走。来到月光照耀下的小河边,微风轻拂,流水潺潺,水波荡漾,一闪一亮,河水是那样的清凉温润。坐在河边,把两只脚浸泡在清澈的小河里,清心爽神,惬意快乐,时有小鱼从脚背游过,有着沁入心扉的愉悦。趁着月色漫步田间地头,绿油油的麦田在月光下随风微浪,惊飞的喜鹊乌鸦在树头鸣叫,青蛙在河池里唱歌,远处传来阵阵狗叫;油菜花在路边散发着清香,蚕豆枝叶在微风中招手摇曳,杨柳树在月光中婀娜飘摇;听着细微的虫鸣,伴着哗哗溪水,和着月夜的凉风,举头仰望着遥远的月宫,遥想着美丽仙子翩翩起舞拂袖而下,此时的家乡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异地工作,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每逢节假日都带妻儿子孙回家,探亲访友,感受家乡浓浓的深情,享受家乡那弯明媚的月亮。老家的月光是那样的皎洁,温馨而祥和,月光下,给我们宁静与温润,与我们一起度过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陪伴我们一起,悲欢离合,岁岁年年。而如今,家乡的月光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念想和牵挂,清辉如许,静谧深远,情幽笃厚。

上善若水  本名马成才。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学习,用文字记录所感所。


《昆仑文学》编辑部

○ 顾问:李成虎 牧远

○ 执行主编:原野

○ 副主编:毛宗胜 向墨

○ 特邀副主编:马文卫 马敬芳

○ 诗歌编辑:李朝晖  昆仑 马可

○ 小说编辑:李牧 李俊红 蒙成花

○ 散文编辑:李海娈 韩有录 王玉兰

投稿邮箱:gsf88@126.com   

投稿须知:本人原创作品+作者百字内简介+作者近期生活照一张及需要配的图片。文责自负,自己校对。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昆仑文学公众平台合作伙伴

阿费夫饭店:西宁市昆仑东路199号(昆仑东路与湟中路交汇处)  

客户热线: 0971-7175988

青海双鹰虫草贸易有限公司:西宁市建国路5号(和谐家园)5-3   

客户热线:0971-8161076  

咨询电话:13897240800

中國崑崙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香港西营盘正街18号启正中心12楼3A-9室  

客户热线:00852-30626697    

传真:00852-30626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