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一样的月光

峰云第三界 2019-05-04 19:35:56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峰云第三界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文 | 刘峰


一样的月光

从前的、现在的、未来的

你的、我的、他的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的

都是同一弯月

一样的月光

不一样的

只是那岁月、那人


九月初三日,天刚黑下来,一弯新月牙儿,高高挂在天空上,女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指着天空的月牙儿问我,为什么不是圆圆的白玉盘?

女儿四岁多,问过我非常多关于月亮的问题:为什么月亮不是圆的?什么时候月亮才会圆?为什么月亮会跟着我们回家?为什么……

她总会一连串好多个为什么,有时突然觉得自己天文地理知识不够用。不过在这些弯月和圆月下,女儿和我对话的场景,总是把我带回曾经的某些场景。

当我还是她这么大,银色的月光洒满庭院时,爷爷奶奶带着我们在外面乘凉,我们一帮小朋友在月光下追逐嬉戏,跑到马路上,跑到田野里,这月光就像白天的太阳一样。

当我们追逐着影子奔跑的时候,突然抬头仰望天空,发现那一轮圆月,正温柔的照在我们头上,给我们光明,我们走到哪,它就跟到哪。

我总是好奇的问奶奶,月亮它怎么总跟着我啊?奶奶哈哈大笑,她说月亮跟着每一个人。奶奶回答的时候,眼波似水,眼睛里装满了回忆。

月亮啊,仿佛奶奶的温暖,无微不至。

夏夜,青蛙虫鸣合奏交响曲。妈妈把凉席铺在平房的屋顶,带着我们兄妹几个躺在屋顶看星星,看月亮。

满天繁星闪亮,都在冲我们眨眼睛,我们几个一起寻找月亮的踪影,突然我找到了,开心的用手指指向繁星包围的月亮,妈妈赶紧拍下我的小手说,不能指,小心月亮婆婆明天割你的耳朵下来,吓得我们咋舌。

月亮圆的,弯的,上弦月,下弦月,月亮里黑黑的影子是谁?我们七嘴八舌争抢着问妈妈。

关于月亮的那些奇妙的故事,玉兔桂树,月宫中嫦娥,娓娓动听,我们听着入了神,便呼呼入睡了。

月亮啊,仿佛妈妈的温柔,无处不在。

寒霜冬夜,爸爸不在家,我跟在妈妈身后,去小河边倒大木桶里红薯粉凝结以后多余的水。月光如银,洒满田野,田野寂静无声,偶尔从对面远远的山谷传来一声猴面鹰“哼……”的声音,拉得长长的声音,吓得我紧紧的抓住妈妈的手。

很快到了小河边,小河水哗啦啦的,在月光下翻起银色的浪花。我和妈妈拔开大木桶的塞子,乳白色的水汩汩的冒出,一会还剩一点放不出来的,我和妈妈一起用力翻倒木桶,倒出剩下那点水。月光下面,木桶底部凝结起来的红薯粉,白得像一面镜子,月光反射在妈妈的脸上,妈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像月光一样美。

月亮啊,仿佛妈妈嘴角的微笑,洒满大地。

长大以后,妈妈告诉我,其实那样的夜晚,她也害怕,带着我去就不害怕了,哪怕我只是一个小孩。

月亮就这么圆了缺,缺了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城市居住与工作多年以后,似乎从来未曾看到过天空的那个月亮,不知道老家的月亮是否依旧?

直到那个夏夜,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老家的楼梯上,抬头仰望着天空的圆月,月亮还是那么圆,那么亮,夏夜也还是一片蛙叫虫鸣,只是这个夜晚再也不是美妙的夜晚,嘈杂声里隐隐都是抽泣声、叹息声,还有我烦乱伤痛的心咚咚乱跳,我无法入眠,因为那个曾经千百回在月光下陪伴过我们的人,再也无法看到月圆之夜了。

那一天,是农历六月十五日,月儿正圆。

蓦然回首,那山那水依旧,那月依旧,只是那人的青春在这月儿圆了缺,缺了圆的过程中,消失殆尽;只是那岁月,无情的从这个山头掠过那个山头,把黑发抹成了白头,有一天还会把沧海变成桑田……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世本就如此,原来人世间最无情的是岁月。

如今自己已经变成了那个给小朋友讲月亮的故事的人,她正如当年的我们一样,看着月亮的阴晴圆缺,慢慢在长大。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不久的某一天,我们的头发也会被月光浸染,变成满头银丝,无需感慨,月亮它是公平的,它普照大地,它把月光均匀的洒向了每一个人。

那一弯新月如钩,高挂天空,也许此刻正抬头仰望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吧!

愿每个看到这美丽的月亮的人儿,都有美好的回忆。


-【结语】-

    一样的月光,不一样的你我,不一样的记忆,都只在岁月长河里留下一个点。


    如果你你觉得今天的内容对你有所触动,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点赞、留言。遇见烽火,遇见一个坚持原创的人,遇见更美好的人生!


— End —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关注峰云第三界

关注自我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