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卡布里的月光(三十)

洞庭潮 2020-11-02 09:43:39

十八

        杜丽的母亲住院了,严重的风湿骨痛病加上精神强迫症,使得她的身体系统性的在衰退。这对于舞蹈专业的杜丽来说无疑是个打击,杜丽又面临研究生论文的写作阶段。这期间雷奥帮了不少的忙,特别是论文的选题和提供的资料方面,很多原版的资料都是雷奥自己翻译出来的。杜丽忙着学校和医院两头跑,还有年底舞蹈汇报演出的编排。马小军自然是插不上手,医生交代他,他来看杜母只能在病房外面隔着门上的玻璃窗看,他如果出现会让杜母的病情加重,这使得他很是拘束和烦恼。倒是雷奥可以长驱直入,他每天带一束鲜花到病房,然后把插花瓶里的水倒掉换上新的花朵。杜丽的母亲非常喜欢他送的花,康乃馨、百合花还有杨兰、满天星等。雷奥对杜丽的母亲说:“希望您能快快好起来,我们三个人可以在一起讨论艺术!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因为我每天给你送美丽的鲜花,您知道吗?在我的心里,您的女儿就是我心中的玫瑰花。”那天晚上,杜丽在医院里陪着母亲,杜丽削了一个苹果给母亲,母亲不吃。她就把晾好的衣服收进来,又匆匆地把换下的衣服拿到洗手间洗好。杜丽的母亲看着杜丽那神态,怜爱地说:“来,你别忙上忙下的了,这些妈都会自己做的。你坐到妈床边来。”杜丽说:“妈,你要说什么呀!”杜丽的母亲轻轻抚摸着女儿的手臂,她喃喃地说到:“大了,长这么结实了!”杜丽说:“可不是吗。研究生院的伙食比本科的好多了,在教工小食堂。我都快吃胖了!”杜丽母亲感概地说:“你呀,大姑娘了。想过毕业后的事情吗?”杜丽回答说:“我可以教书,东方歌舞团来跟我联系过了,他们希望我去那里。妈,这你就别操心了,您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呢!”杜丽的母亲看着杜丽微笑着:“这两天啊,我心里老是不踏实,总感觉到门外窗口有人晃来晃去的。”杜丽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妈,我说你就是整天疑神疑鬼的,那是值班医生,有时候要观察病人状况的。”杜丽母亲说道:“你说啊,那个美国小伙子雷奥怎么样啊?”杜丽脸有些微红,答道:“什么怎么样啊?”杜母说:“我就觉得这小伙子不错,虽然是个外国人,但是人很真诚,也很细心体贴的。”杜丽说:“是啊,这些天多亏了‘大胡子’呢,还有我的毕业论文,他提了很多好建议,还帮我找了好多资料!”杜母说:“明天呢是周末了,妈跟隔壁周阿姨出去走走,你就别陪我了。你们年轻人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雷奥兴冲冲地拿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来到医院,他轻轻敲过房门,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喊到:“在下雷奥,给杜母殿下请安!”弄得走廊上的人和医生相望而笑,他们觉得这个洋人挺有意思的。来到房间后,杜丽给他倒了杯水喝。他当着杜丽的母亲说到:“今天我为什么送玫瑰花来您知道吗?”杜丽母亲笑着摇摇头。雷奥说:“这玫瑰是送给您女儿杜丽的,请接收!”雷奥将话送到杜丽面前。杜丽说:“你这又是干什么呀!”雷奥热情地目光看着杜丽,他激动地说:“今天,是我们相识三周年的日子。是个特别的日子!所以我送上玫瑰,表达我对你的爱意。"杜丽的脸刹那间红了,不知道所错地站在那里。这时候,杜丽的母亲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俩,她慢慢地站起来,一只手拉着杜丽,一只手牵着雷奥,他把雷奥的手和女儿杜丽的手放在一起。杜丽不好意思地抽回手说:“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呀!”杜母说:“年轻人,你们聊啊!我去隔壁看看周阿姨去!”杜丽的母亲拄着拐棍走了出去。

 十九

      元旦前夕,大家都很忙。杜丽忙着排练舞蹈,杜丽的母亲已经出院了,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学校里已经给家里装了暖气管道,这样过冬是没有问题了,这样一来大大减轻了杜丽的负担。有时候雷奥也来看望一下,他经常在图书馆里查阅一些资料,杜丽的母亲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他们很谈得来,雷奥经常向杜母请教关于中国民族舞蹈的的问题,他在忙于写书,写关于中国舞蹈的历史及其在世界舞蹈历史上的地位。

                    (待续)

~~~~~~~~~~~~~~~~~~~~~~

    谢谢欣赏   欢迎媒体转载 

~~~~~~~~~~~~~~~~~~~~~~~~

陈航,男,公务员,湖南省岳阳市作协会员。   作品散见网络媒体和刊物,著有短篇小说集《失落的太阳》    长篇小说《陈家大屋》等作品,其中篇小说《芦苇荡》获首届豆瓣读书优秀作品奖。

~~~~~~~~~~~~~~~~~~~~~~~~~~~~~

~~~~~~~~~~~~~~~~~~~~~~~~~~~~~

  长按二微码    关注洞庭潮 

  投稿邮箱:24598248@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