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微醺

可以触碰的历史 2019-02-10 11:46:51

       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就不会那么恐惧黑暗。其实想想,很多时候生活都挺事与愿违的,很多你自以为的美好也终究只会是你自以为。你以为星辰很美,但却遥不可及;你以为岸芷汀兰春常在,但却总是匆匆留不住,刹那芳华;你以为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但却还真的不是……

       我是一个挺自傲的人,觉得自己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所以很多时候也就何须论得丧了。其实自己真的很平凡,但却困于平凡而又不甘平庸,总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伤心的时候我有诗,我有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何以抚伤,对月疏狂!喜欢一个人在月光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时候再点上一支烟,喃喃自言。天似穹庐,笼盖四野。万物我独自,谁也无法打扰。只有天上的月光,照着我的狂傲。

       只有写诗的时候,我的思想才是自由的。喜欢喝酒但却不喜醉,微醺的感觉最美。我知道我是谁,但却飘飘忽忽,走路也似乱舞。吟诵着千年前的诗,唱着最近流行的歌,但却并不会扰民,还知道有所克制。有很想拨的电话,很想说的话。但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吧,何事起波澜?或许沉默会好一些。

      写了很多关于酒的诗。大一时和舍友李志滨去爬学校后面的双龙山,那是一个灿烂的黄昏, 灿烂的心情,灿烂的年纪。落日余晖,风景很美。兴之所至,挥毫落笔《千秋岁~丘山晚景》:

       日暮微凉,携友丘山上。对残阳,疏狂放。吾生天地间,万物皆有缘。风乍起,水波初皱鸟归栖。
     
  向晚当登高,于东林长啸。望远山,接长天。夕照镜湖展,一任风月闲。已干,小憩微醺待婵娟。

      一直很喜欢李煜的词,“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后来也想走进李煜的内心,模仿李煜的笔触,写一篇《菩萨蛮》:

       故国一去三千里,南唐旧梦,梦魂难归,久做他乡旅。朱颜老去,向晚风凄。满腹离绪,更兼无情风雨,惹唏嘘。
       无言谁会凭栏意?万嶂千山,不见江南。旧都金陵春尚好,秦淮河畔,翠叠如烟,别时容易见时难。
酒入愁肠月光寒,倚阑干。

      以前夜晚在宿舍看几枚新收的南宋钱币,很有感触。当时浮想联翩,仿佛眼前就有南宋风景。遂有此篇《破阵子》:

   序:南宋偏安,志士建言北伐遭贬。夜宿吴江,忧思难断,吾代为之言。


寒夜烟波浩渺     西风吹诉离骚
一苇横江任飘摇    
半世落魄病酒浇
何处长安道?

宝剑沉埋江底     将士解甲故里
金瓯半壁陷胡尘     杭州夜夜笙歌声
复土有忠魂!

  

       很多时候都有点孤寂,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如果生逢唐宋时期,和太白论诗,和东坡谈词。纵使自己才情不及,但也不乏快意。以前午后在学校的图书馆,翻阅着唐诗宋词,字字珠玑,直达内心。不免心生恨不相逢的惋惜。所以《诉衷情》:

       天色向晚慵懒起,头昏昏,一盅扶头暂提神。闲来无事吟风月,对过无声,只把才情诉古人。 
       白衣卿相皆过往,算而今,几人仍作踏莎行。恨不生逢唐宋日,酬对诗词,快意人生会此时。

      也曾自创一些词牌,还运用一些类似“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倒装手法。当然也是与酒有关,满纸皆是落寞之感——《颓然叟》:


总把新愁浇病酒,
独上层楼,
望断山东二百州。
斜晖没处雁悲秋,
满目芳华休。


落魄此生尽飘流,
月挂帘钩,
依稀忆起少年游。
风华对月狂歌奏,
而今颓然叟。

  

       以前看《韩熙载夜宴图》这幅名画,感叹韩熙载的境遇,写了《题韩熙载夜宴图》:

晚来清风起,
亭台小叙,
聊表不平意。
胡笳玉笛,
曼舞歌姬,
翩翩霓裳羽衣曲。
琥珀忘忧,
滤渌解愁,
多病日饮千盅酒。

屈子投江,
晁错突亡,
太白流放在夜郎。
欲为圣明除弊事,
争知此时,
夜夜笙歌,
以消臣祸!


       一直很有大侠情节,大学四年金庸的武侠我挨个看了个遍,确实比影视里精彩多了。因为很多场景影视根本无法展现,而且看书可以根据文字有无限的想象空间,思想也更加纵横驰骋。快哉,《侠客行》

塞外雪纷纷,
侠客出玉门。
锦帽覆霜雪,
白马汗凝结。

碛中少人行,
马蹄亦为轻。
论剑决今日,
千里赴相许。
相见无寒暄,
衣飘气神闲。
忽而剑出鞘,
交融互拆招。
剑气若游龙,
势拔五岳峰。
俄顷剑愈急,
侠客意淋漓。

斗罢相痛饮,

快意恩仇泯!

还曾写过一篇《钗头凤》

水悠悠,
流过几度秋。
春风又绿河边柳。
景依旧,
情难留。
望断兰舟,
不见归人泪空流。
人消瘦,
鲛绡透,
漫天离索怎能休?
纵有千盅酒,
怎能敌他万古愁?

 

以前看元曲,觉得很多还挺有意思,也就写了一篇《春江曲》

杨柳堤,
风飞絮,
翩翩似白羽。
飘散天边,
又落眼前,
忽近忽远是春天。

江南雨,
风细细。
斗笠蓑衣,
春江水绿。
新醅酒醉漫思绪,
渔舟高唱春江曲。


以前高一时考试,那是冬天,眉山难得下一次雪。做完了试卷,一个人无所事事,就在草稿纸上写诗。看着窗外片片飘落的雪花,突然写下“飞雪长空轻似梦”。后面就再也没有接上。直到大学时在济南上学,济南有“二安”。其一为李清照,号易安居士。令一为辛弃疾,字幼安。那也是一个下雪的冬天,下午在B区上课。看着窗外“未若柳絮因风起”,顿起灵感。仿李清照笔触,写了《凤栖梧》

飞雪长空轻似梦,冷艳香浓,娉婷俏冬风。香炉小亭但清酒,美景良辰叹独酌。


       平生不愿写愁思,奈何此时,前尘苦萦纡。山河故人陷胡尘,虽号易安却难安。

                                                       

       写酒的诗应该还有,奈何夜色深沉,我亦睡眼昏昏,想不起那么多了。最后一首是大一时就写了,也是我笔名“对月疏狂的由来,挺值得一览的。名曰《征人曲》:

        天微亮,

        心微凉。

今日我将离故乡,
        千里赴战场。
       怎能忘,

    昔日渔舟唱响,

      我亦对月疏狂
             把酒话榆桑。
             风流往事平生畅,
               暮去朝来成过往。

               而今开边有武皇,
                 年年征战需兵将。
                  我虽白发亦为丁,
                  昨日兵书催我行。
                  我已垂垂一老朽,

         此去仍能还家否?

      走!

      走!
               痛饮千盅酒,
                欲浇万古愁!

       感恩每一个阅读我文字的人,让我在很不开心的时候还有事可做。让我觉得我还是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