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原创同人】哈利·波特与黑暗之子 (十七)

哈迷青年 2019-01-10 06:18:19

第十六章·海格的回忆


连几天过去了,赫敏再也没有回来。

哈利心中仿佛被掏空了什么,这固然不是他一时鲁莽而是有意为之的结果,是不想继续拖累她置她于接下来难以预测的危险之中最好的选择,但一连几日看不到她那熟悉的身影,哈利的生活再也找不到一丝慰藉和欢乐。

他失落着,寂寞着,悒郁着,却并不后悔自己当时的抉择。如今的他唯有化这些痛苦为动力,一心向着那道希望的光芒不遗余力的追查黑暗之子的线索。

思来想去,哈利觉得寻找黑暗之子的方法无非有两个,一个是通过寻找伏地魔原来那根紫衫木魔杖的下落在那些他可能前往的地点寻觅他的踪迹,一个是通过调查伏地魔过去的经历查清黑暗之子的身世和底细从而揭开他神秘的面纱。

对于前者,哈利由衷感到自己对伏地魔了解不多,据他所知与伏地魔有关的地方屈指可数,而且伏地魔都已知晓了那些地方不再安全,鉴于魂器被盗的教训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到底会把魔杖放在哪?或者交给谁?这些哈利都无从揣测,而且预言中那句“当他取回那属于他的魔力”的含义到底是不是指伏地魔的魔杖也无从确定……考虑到这些林林总总的因素,哈利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他决定去探寻伏地魔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在对过去的追溯中一步步揭开黑暗之子的秘密。

然而具体该从哪里着手?哈利有些茫然无绪,既然预言中说“黑魔王的后裔将要兴起”,那说明伏地魔的生命中应该有过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会是谁——哈利脑海中闪过了“贝拉特里克斯”这个名字,但随即便感到一阵荒诞,想起她那张扭曲而丑陋的脸他就大倒胃口,贝拉特里克斯对伏地魔倒是迷恋至极,但伏地魔会看得上她吗?会甘愿让自己的女人充当食死徒为他卖命吗?况且贝拉特里克斯是死在韦斯莱夫人手上,如果她真是黑暗之子的什么人,那黑暗之子一定会找韦斯莱夫人复仇,而不是至今仍风平浪静。

排除了贝拉特里克斯,哈利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其他的人选了,他只能推测以伏地魔的眼光那个女人应该是个纯血统的女巫,既然是纯血统那应该是个斯莱哲林,哈利忽然灵光一现——会不会是他在霍格沃茨上学时的同学?

哈利感到一阵兴奋,这种推测纵然大胆却也不是没有一丝可能。关于伏地魔在霍格沃茨的学习经历他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当时风华正茂的他长得那么英俊又成绩那般优秀,被一些女生爱慕或追求再自然不过了,她们当中就没有一个让他心动的吗?要知道处在那个年纪的男生对于漂亮的女生常常是没什么抵抗力的。

哈利心中已经有了些眉目,接下来的问题便是如何去了解伏地魔的那段历史,思虑再三,他觉得有两个人应该可以帮到他——当时是伏地魔同学的海格和曾经是伏地魔恩师的斯拉格霍恩教授,权衡之后他选择了先去找海格,因为当时他们是同学,虽然不在一个学院更不在一个年级,但学生之间对于这些花边新闻的掌握往往要比老师内行许多。






夜里,哈利来到霍格莫德村的尖叫屋棚,穿过下面的隧道悄悄潜入了霍格沃茨。

当从另一端的洞口走出,一种奇特的感觉顿时充满了哈利全身,月色下的霍格沃茨如此美丽,他仰起头望着那透出点点灯光的高耸的城堡,觉得里面仿佛有种家的温暖在静静向他召唤,此时它与他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得如此遥远,勾起了他心中百般的眷恋和无限的伤感。

沿着月光下的小路走下缓坡,不远处便看到了海格的小屋。哈利小心翼翼的走向前去,感到此刻和他以前上学时晚上披着隐身衣偷偷来找海格的情形是多么相似,只是当初的兴奋和欢乐如今再也难以体会了。

走到门前,哈利透过门缝朝里面瞄了一眼,看到海格正坐在那张宽大的椅子上眯着眼打盹儿,而旁边的牙牙则警觉的直直盯着房门。

似乎早已发觉了门外的来客,哈利随即轻轻敲了三下门。

“谁在外面……”只听海格熟悉的声音问,“进屋吧,门没锁。”

哈利推开门走进屋里,同时解除了身上的幻身咒。

“哈利!”海格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天呐……哈利!”

说罢他走上前给了哈利一个大大的拥抱,哈利几乎要断气之余似乎再次听到了自己骨头的轻微断裂声。

“总算见到你了,哈利!”海格兴奋的说,“其实我早想见你一面可赫敏那丫头就是不肯告诉我你在哪,现在你可来了,怎么……是不是终于想通了来找我送你离开英国?”

哈利摇了摇头,“这里我暂时还不能离开,还有一些事——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

海格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到那张宽大的椅子上,“我知道你一旦下定决心别人很难再说服你,可我还是必须要劝你一句——离开英国吧,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时间早晚会还原一切,事实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原谅我,海格。我知道我让你们失望了,但这不是我一时的冲动,是经过认真考虑的,我真的再也不想逃避下去了。”

“那天傍晚赫敏来这,说你不肯离开还把她赶了出来,你不知道她当时哭得有多伤心,她觉得你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讨厌她总是干涉你的事情。”

哈利眼前仿佛浮现出赫敏悲伤落泪的样子,他不禁垂下目光,心中一阵隐忍的痛楚。

“其实我也不想把话说得那么绝……我选择留在英国就是一场冒险的赌博,我不想她跟着我继续受牵连,不想她因为我遇到什么危险——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海格轻轻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我明白了,原来你这么想的,我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将来我会跟她解释的,只要我还活着。”

“既然不是为了离开英国……那你今晚难道只是为了过来看我?”海格微笑着问。

“我来这是想问你一些关于伏地魔学生时代的事情。”

听到那个名字海格的表情立马变得凝肃起来,“别用那个名字,哈利。”他低声说道, “可能这么多年的毛病不太好改了,每回听到它我还会觉得一阵不舒服。”

“哦。”哈利马上改口道,“汤姆,当时他的名字是汤姆,这样说可以吗?”

“嗯,这样好多了……那段经历虽然对我很痛苦,但只要能帮到你,我一定尽力回忆。”

“我知道你一定恨透了‘汤姆’这个名字,他差点毁了你的一生。”

海格摇了摇头,“也许你很难相信,他的诬陷对我来说反而是种解脱,我很高兴不再是以学生而是以一个猎场看守的身份留在霍格沃茨。”

“为什么?”哈利诧异的望着海格。

“我是个混血巨人,虽然刚来霍格沃茨时才十一岁,可那时我的个头就已经比七年级最高的学生还要高出一大截,不少学生都怀疑我有巨人血统,没人愿意和我交朋友,即使是那些麻瓜出身的学生也和我保持着距离,他们对我有一种恐惧,在他们眼里我就像一个怪人……”说着说着海格的声音忽然变得断断续续,“平时我总是一个人呆着……没人和我说话,没人和我玩耍——原谅我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当时我个子虽高但只是个孩子……这样的生活我忍受了两年多,这两年多我就是这样熬过来的,如果不是邓布利多教授对我的关心,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在霍格沃茨存在着……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养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吗?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孤独,一样不招人喜欢——所以我才养了那只蜘蛛,它不好看可也不排斥我。我被诬陷之后多亏邓布利多的担保才让我做了猎场看守和钥匙保管员,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变得快乐很多,一个人住在这间小屋里感觉自由自在,总算找到了一种适合我的生活,可那个爱好这么多年我一直没能改掉,见到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总想和它做个伴,因为我明白那种被人遗忘的滋味儿……”

听完海格的倾诉,哈利感到说不出的难过,以前他只是认为海格对那些古怪生物的喜爱纯属个人兴趣,今天才明白这看似怪异的爱好背后隐藏着某种带着缅怀意味的同病相怜的悲哀。

海格用手帕擦了擦鼻子,脸上又恢复了些许微笑,“算了,那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想了解他当时的什么事?”

“哦,我想知道那时在霍格沃茨是不是有许多女生喜欢汤姆?”

海格讶异的扬起了眉毛,“我还以为是个什么问题——就这个?”

“这个很重要。”

“让我想一想……那年我入学时他已经在三年级了,他是所有学生中最有名最出众的人物,自然有不少喜欢他的女生,什么学院的都有,连格兰芬多也不例外,对格兰芬多的男生来说那真算是一段悲惨的时期,所有的风头都被斯莱特林抢去了。”

“有那么多喜欢他的女生,那她们当中汤姆有没有喜欢过谁呢?”

“没有,一个也没有……在食堂、在休息室,周围的同学都没少谈论他,我在一边也听到过他的一些传闻——从没听人说他和哪个女生有什么绯闻,倒是有些女生一直追求他,不过对付她们的纠缠他也挺有办法。”

“什么办法?”哈利一阵好奇。

“就是骗她们说自己在外面有个女朋友,还装模作样的用猫头鹰互相寄书信和礼物,这办法倒也奏效,可还是有些女生对他不肯死心。”

“你怎么肯定汤姆是在骗她们?”

“从那时起他就是个迷信纯血统的人,巫师界纯血统的女孩基本都在斯莱特林,霍格沃茨以外怎么可能会有……除非他喜欢上了一个麻瓜女孩,可这是谁都不会相信的——那个所谓的恋人是他用来蒙骗女生的伎俩,在男生之间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哈利听罢陷入了沉思之中,他觉得以伏地魔的心机就算是骗女孩子也不至于这么漏洞百出,会不会真有这么一个女孩存在?可伏地魔是那么迷恋纯血统,霍格沃茨以外怎么可能找到纯血统的巫师女孩!这一点哈利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往校外寄那些礼物的?”哈利追问道

“我记得三年级过完圣诞回校时他带了一只灰色的猫头鹰——可能是他用奖学金买的,大概从那时就开始了吧。”

“那些礼物是寄到哪去的?”

“这就很少有人知道了,说不定只有那只猫头鹰知道。”

告别了海格,哈利回到里德尔庄园苦苦思索,可无论如何那个矛盾的关键点他就是想不通。

校外的女孩——纯血统,这就像是个无解的悖论,如重重迷雾笼罩着伏地魔那谜一般的曾经。

苦思无果后他终于意识到再怎么想也是无济于事,要想找到线索看来只能冒险去伦敦一趟了,他决定从那座记忆中阴森而不详的孤儿院开始,尝试去寻找那个让他困扰而头痛的答案。


(未完待续)


本期编辑:[G变形]A.S.Potter

供  稿  人:JK席勒

审        核:团委宣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