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贝多芬在月光下想什么?

爱文钢琴学习社 2021-01-20 14:31:2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一、《月光》欣赏


第一乐章,持续的慢板,升c小调,2/2拍子,三部曲式。为奏鸣曲形式的幻想性的、即兴性的柔和抒情曲。一反钢琴奏鸣曲的传统形式,贝多芬在本曲的首乐章中运用了慢板,徐缓的旋律中流露出一种淡淡的伤感。

第一乐章情感的表现极其丰富,有冥想的柔情,悲伤的吟诵,也有阴暗的预感。虽然伴奏,主题和力度的变化不大,但仍通过和声,音区和节奏的变化,细腻地表现了作者心弦的波动。这首奏鸣曲包含着贝多芬最原始的构思。它那梦一般即兴的性质,探索钢琴音响共鸣的方式已预察到约一百年后德彪西的印象乐派。它所依据的题材很简单:乐曲一开始,由不断流出的三连音构造了无边的幻想,四小节后,第一主题在中音区淡淡地出现。它细致而沉静,略带些忧郁。1段1分18秒在B大调上出现了第二主题。中间部由第一主题开始。三连音曲折有致地走向高音区,呈现出急躁不安的情绪。随后,进入第三段,第一主题平静地再现,第二主题以升c小调的面目再现,然后以低音继续奏出基础动机的尾奏,慢慢地消失而结束。


第二乐章,小快板,降D大调,3/4拍子,三部曲式。贝多芬在这一乐章中,又一次“反其道而行之”,改变了传统钢琴奏鸣曲中一向作为慢板乐章的第二乐章,而采取了十分轻快的节奏,短小精悍而又优美动听的旋律与第一乐章形成鲜明的对比。本乐章起到了十分明显的“承前启后”作用,第一乐章与第三乐章在此衔接得非常完美。

第二乐章比较短小,李斯特形容这个乐章为“两个深渊中之间的一朵花”。它以迥然不同的轻快表情将第一乐章的沉思默想和第三乐章的紧张气氛衔接地非常完美。 第一段是连奏与断奏相呼应的主题,然后再以变奏加以重复。中部也保持在降D大调。2段1分13秒再现第一段。这个乐章好像是瞬息间留下的温存的微笑。


第三乐章,激动的急板,升c小调,4/4拍子,奏鸣曲式。本乐章拥有精巧的结构与美妙的钢琴性效果和充实的音乐内容,急风暴雨般的旋律中包含着各种复杂的钢琴技巧,表达出一种愤懑的情绪和高昂的斗志。直到全曲结束之前,还是一种作“最后冲击”的态势。

第三乐章虽然在调性上与前乐章有紧密的联系,但表达的感情则完全不同。第一主题是热情不可遏制的沸腾和煽动性,犹如激烈的狂怒,又好像是连连的跳脚声。第二主题像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申诉。它临近结束时连续的八分音符,斩钉截铁般的节奏,表现了热情的情感和坚强的意志。经过短短的展开部后,内心的激动表现得更为强烈。在尾声中,沸腾的热情达到顶点时,突然沉寂下来,但汹涌澎湃的心情并没有就此平静。贝多芬曾说过他的作品二十七号的两首奏鸣曲都像幻想曲。他指示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的乐章之间要紧接不要有停顿,这样才能从开始乐章以暗示性的方式逐渐展开,进入到错综复杂的终乐章,而得以提供一种凝聚高潮的感觉。



二、总体把握(冼劲松)


《月光奏鸣曲》(作品27之2)是贝多芬三十二首奏呜曲中的第十四首,也是最著名的一首。广为流传之说——这首乐曲乃贝多芬写给盲人女孩的故事,纯粹是杜撰。而“月光”这个标题是诗人路德维希·莱尔斯塔勃加上去的,并非贝多芬本意。前者在夜晚的费尔伐里斯吉特湖上划船时,见月光在夜景的衬托下异常迷人,脑海中立即涌现出第一乐章的旋律,于是便给这首乐曲加上了这个好听的名字。但我认为,“月光”一词并不适合,如果用“月光”去展开联想,则容易使人误人歧途。贝多芬在1801年创作它的时候,正处于对炽烈爱情的患得患失之间。一方面贝多芬相信自己与朱丽叶小姐相互爱慕;另一方面,朱丽叶喜爱的又不止他一人。事实证明,这位小姐在得到贝多芬的痴情后,于1802年初,突然嫁给了别人。此事给贝多芬造成的打击如此之大,我们通过贝多芬与友人的前后通信对比,以及他在1802年10月写的《海里根镇遗嘱》中不难体会得到。此曲在1802年初出版时,所题献的对象“朱丽·圭奇贾迪伯爵小姐”,就是这个悲剧故事的女主角。我不主张把这首乐曲当作是写给女主角的肖像颐,乐曲并非描述性的,而是记载着内心的感受。最初这种感受是压抑的、酝酿着带有预示的悲情,这是第一乐章给我的印象。在第二乐章片刻的喘息之后,迎来了悲愤情绪爆发的第三乐章。安·鲁宾斯坦认为第一乐章的4c小调暗示着乐曲的悲剧性质,第三乐章则是“暴风雨般、充满热情的”;罗曼·罗兰称此曲“表现的痛苦与愤怒已经超越了爱情”;车尔尼则说得更具体些。他听过贝多芬的弹奏,因此,他的观点也更具可信性。他形容道:第一乐章“在气氛上应该表现出有如从非常遥远的彼方传来悲叹与倾诉的精灵的歌声一般”。第二乐章“不能忽略了温暖与舒畅的情绪”。第三乐章“表现了贝多芬热情、感情奔流、激昂的一面”。



三、教学心得(冼劲松)


《月光奏鸣曲》的曲式结构打破了奏鸣曲套曲常用的结构模式,不仅改变了奏鸣曲式在第一乐章长期的统治地位,还以“持续的柔板”(Adagio sostenuto)代替了“快板”。我在教授第一乐章时专注三个难点:一是对三连音的控制;二是要求同一只手做出两种不同的力度,即训练右手同时弹出较强的高音旋律和较弱的中声部三连音;三是要求气息能从头到尾贯穿下来。第三点我认为最重要。因为,此曲要用“气”来弹,而不是仅仅把握一般意义上的技巧就能弹好的。乐曲在分句时要保住气息的连贯性,不可没气。通常,在乐句的结尾,学生往往会自发地渐慢,这种错误的习惯必须及早纠正。只有到大的乐段结束的地方,才可以考虑渐慢,划分依据要从音乐的发展和曲式结构做出具体判断。




爱文钢琴学习

更多精彩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