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小莫私房歌:城里的月光

淘漉音乐 2020-06-28 16:19:44


如果要你用一首歌来形容自己的生活,那么你会选择怎样的曲风呢?我想属于我的生活的那首歌多半应该是平静的,即使偶尔我也会情感激荡一番。所以陪在我耳边的那些音乐也就多半是如此平静的,适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去慢慢体会,最好再能够配以轻风朗月繁星,那才够意境,不过没有这些也没关系,在音乐和歌声里,我们是可以听得出轻风朗月或繁星的。就像这首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我相信你也一样能够感受到歌声里的月光吧。



歌曲《城里的月光》,由陈佳明作词、作曲,原唱为新加坡女歌手许美静,收录许美静第二张个人专辑《遗憾》中。

这个叫许美静的女子曾经是如此牵动着爱音乐人的心,看到天涯有一个哥们这么写她: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早已不再流行的老歌,只在间或感怀的时候想起,正如当年许姑娘唱过的《城里的月光》,在哼起的旋律中,歌动心弦心若旷谷。醉得只是自己,哪怕是旁若无人得痴狂,也随了自己爱怎么,怎么。境遇和情景的契合,怎叫人不想起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故人和往事?有时会觉得淡了,可当旋律再次在脑海里由远及近回旋的时候,还是那么清晰。岁月模糊的只是那些无关紧要的描摹和渲染,那些构成记忆的线条却日久弥深,清晰如斧刻刀削过。世上何物最易摧?当是情感。


有多少女子曾经在感情中沦陷,被那个今日复明日的男子许下的空头承诺所迷惑,在无期的等待中守望,在渺茫的守望中痴狂。摧的是容颜、青春和金钱,最终落得如旧时见路过的男人就揪其衣服的怨妇,声声凄厉质询你,可曾有见她的男人。


最深的思量,也换不来伊人所期冀的“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是啊,城市和路人万千的变幻早就注定重逢亦只是擦肩过。其实谁都明白,可到了自己头上,终究也不过是糊涂罢了。


总要等多年之后,才能看开,看淡,曾经有伤反而在某一天竟然会有些温暖。


黄毅 - 《城里的月光》



记得很多年前,这首歌曾经非常流行,当时我有一位朋友,他的手机铃声是《城里的月光》,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合弦铃声,所以调调都是单一的,但是听起来还是很有味道。记得有一次一起上节目,他竟然忘了关机,叮叮咚咚的声音刚一传出来,他就马上关掉了,可是还是很快就有听众发信息过来说:“哎!我听到了你的手机铃声,是那首《城里的月光》吧!”马上,我们的节目就变成有奖竞猜了,可见当时这首歌是多么的深入人心了。


后来有一次我还曾经问这位朋友,你还喜欢那首歌吗,城里的月光,他说喜欢,依旧喜欢,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翻出来听听,但是不会一边听一边流泪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笑了,我也笑了,其实我也已经很难再听出眼泪来,但我们都知道,眼泪怕是偷偷流在心里。


现代都市里的人们,住在高楼大厦里,个人空间越来越封闭,也越来越安全。而他们的心,也像那些高楼大厦一样,装了越来越多私隐的情感,只供自己偶尔晾晒、回味、享受、或者是历练。感情会越来越脆弱,那些需要隐藏起来的经历多半都是不圆满的。偶尔,我会有一些疑问,套用这首歌的歌词:难道“世间万千的变幻”足以成为“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的理由和借口吗?而“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的想法是否自欺欺人呢?“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这恐怕只能是失眠时的幻想吧!倒是更多时候,人们“看透了人间聚散”。这样想来,我会很莫名其妙地难过起来,会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辜负了歌里那种美好的情景了。把梦照亮,温暖心房,守护身旁,这一定就是曾经有过或正在期盼中的快乐片段了!而假如我们正在拥有,那么“幸福”二字也一定会在月光下闪耀呢!所以,我们干嘛还那么悲伤呢?不如一起听听歌,一起感受一下安静,一下好好地珍惜幸福!


除了许美静的版本,我还曾经无意中听到刘亮鹭的那个版本,我一听到就爱上了,尤其是间奏的部分。在我听来,这个版本里的古筝远远比许美静版本里面的萨克斯古典得多,更能够让人联想到“千里共婵娟”之类的情境。同时,我也爱上了那个温厚的男声。一直以来,我总以为只有女人是可以像月亮一样温婉、含羞、矜持的,却原来男人也可以有如此细密的心思;我总以为月色是温文尔雅、不露声色的,却原来倘若心中有那么一个人,还有那么一份情,那么月色也是可以如此撩人的!

还有很多人唱过……


- END -

文字/录音:小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