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与鼠为邻(二)

安陆水易居 2019-02-10 08:54:20

与鼠为邻(二)

易千元

图片选自网络 


 范特西终于进入梦乡。朦朦胧胧中,他透过窗外的月光,看到一只硕鼠爬进了卧室。硕鼠的爬行速度较慢,她一边观望一边试探前行,在月光的映照下,她的影子硕大而清晰。她爬到了床的护栏上,这是一架老式木床,床两头有竖起的木靠,她的整个身子就趴在木靠的横梁上。这真是一个绝佳的打击位置。范特西来不及寻找工具,床上也没有工具。他举起右手,迅速握成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砸下去。“哎哟!”只听到一声惨叫,这声惨叫不是老鼠发出的,而是出自范特西的口中。他的拳头砸在了一只钉子上,痛得他哎哟哎哟地叫唤不停,等他拉亮电灯,硕鼠已跑得无影无踪。随着这声叫唤,范特西的老婆也被惊醒,连声喊:特西特西,怎么了?范特西睁开眼睛,原来刚才是在做梦。窗外的阳光洒进来,范特西一边穿衣一边还在想着刚才的那个梦,那么好的打击位置,原来是一个陷阱,狡猾的老鼠准确地给他下了一个钉子位置的套。哎,这世界,真是生生克克,与鼠为仇,也落不到一颗好果子。

图片选自网络 


 范特西起床上班。受钉子梦的影响,他有些恍恍惚惚。开门时也忘了掩门。客厅一片狼籍,是昨夜战役的现场。他不想继续这场歼灭。好费神。他索性把客厅门打得大开,意思是让昨天受伤没受伤的老鼠自己离开,咱们再井水不犯河水。

图片选自网络 


 范特西来到单位。看到某个同事就跟昨夜梦到的那只老鼠一样,感到不爽。他又想到了那只钉子,他摸摸右手,好像真被钉子钉过一样,有轻微的疼痛感。唉!他自叹一声,打开电脑,开始自己的忙碌。

图片选自网络 


 日子总是平淡。一晃过去月余。有一天夜里,范特西又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弄醒。他本不想起来,用手拍了几下床,意思是各人自觉,走了算了。没想到,过了一会,这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更密集更响亮起来。范特西又拍了几下床,这次拍得更响,已经听得出有些不耐烦了。可是这种窸窸窣窣的声音隔会又响了起来。这完全把范特西冒当回事,攘得范特西心烦火起,看来今天不起来,让你见见我的手段,你是不会罢休的。这次来的是一只小壁鼠,不适宜用木棍打击。因为壁鼠个子小,跑动灵活,不易打击。范特西又运用了新的灭鼠招数,他找来一些塑料袋,包括电视遥控器的那个细长的袋子,他都用上了。布于壁鼠必经之地,越窄的地方越放,让口袋张开,守鼠待钻。口袋布好后,他就开始跺脚,一听到响声,壁鼠开始奔跑,狭路相逢,一下子真钻进了那个口袋,而且是那个最细的电视遥控器的口袋。壁鼠直直地奔了进去,口袋又长又窄,她不能回还。范特西轻轻地拎起了口袋,先将口袋锁住,然后还欣赏了几秒钟。不过这次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将壁鼠捏死了。后来想想有点残忍。可这不能怪范特西。他已经用手拍床几次给过壁鼠机会了。他把这只壁鼠倒进下水道冲走,之后复上床睡觉。(待续)

 (写于201824900

图片选自网络 


往期链接:

1、与鼠为邻(一)

2、一只蝉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