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一个诗人的灵魂

沙曼小札 2019-04-24 13:11:48













21

 Vol.

     岸语

Sunday,March 18

2018


标题

1




前几天一个编辑内刊的朋友找我要稿子,倾囊相授。


他后来发给我看一首现代诗歌《我的国》,气势磅礴,问我个能仿写?

不好意思。


我真不了解现代诗歌。


王汉英老师给我寄了她的《人海》,也是现代诗歌。


我一下子想到属于中文系特有的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标题

2




我的大学是一个不出名的二本院校,出名的是在一座岛上,有个很诗意盎然的名字,叫做月亮岛,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漫岛都是桃花,亦叫桃花岛。


六安有两条河,一个淠河一个史河,我们学校旁边的那个就是淠河,每一个学校都有一个诗社,皖西学院的诗社叫做“河畔诗社”。


我是很向往那种一帮人谈谈人生,谈谈写诗的氛围,在料峭的生活里,还有一点远方。


我迷恋那些人性中的坚强和不屈,那些兴致勃勃和无所畏惧,那些真心的成全以及掏心掏肺的相信。


这就是青春,永远保持好奇心和自信心的青春。


我们那时候读什么?无非是食指的《相信未来》、北岛的《那是我们有梦》、海子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还有舒婷的《致橡树》。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拿自己的一首古体诗给当时的诗歌社社长看,他就笑笑,说什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算好还是不好那一类。


是我16岁的作品,那时候跟初中同学玩,一帮女同学做诗玩,仅此而已。


追棠

帘杏溪桃阳近夕,艳棠三月便支颐。

春寒带露亭亭立,枕霞留梦为棠喜。



标题

3




当我看到王汉英老师的《人海》,有动容,也有动心。


这是一个女作家的作品,它有着女性写作的浪漫文化与美学意象。


好的文章,好的诗歌,她读起来是唇口留香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有天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麦地老师笑言我这是“梨花体”,我后来上网搜了一些,例如: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我不觉得这是诗歌。

还有那个乌青体《对白云的赞美》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

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啊


我一直深刻的以为,诗歌是一个民族语言最高的工艺品,写诗就是让最美好最丰富最有情感的语言留存,诗歌本身就应该有韵,诗歌本身就应该自带美感。


就像王汉英老师的《沿着月光走过去》

不过是心里的冰棱被打碎  

不过是浩荡的人世

在黑暗中弥散  

不过是一个词,一场梦

不过是泥泞的旧雨,寂寞的繁星


标题

4




女作家的作品里,无一不流露出女性立场、女性意识、女性身份、女性语言方式、女性的情感方式。


王汉英老师写过很多花,爱花,这是女人的天性。


槐花、木槿花、桃花、梨花…..


一个人在开,一个村在开,一座山在开,开到花事荼蘼,万物折腰。


很轻快很轻快,很美好很寂静。


还有那首《过犁桥》:每一朵花,都是自己的江湖,过犁桥,怀一颗俗心,接近一树花朵,发现陌生的自己。


有着淡淡的禅意。


我有时候会想,什么会是一个好的作品。


就像你一如既往地在人生的道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路,只是有时啊,我说有时,抬头看着天,天是最蓝的蓝,从蓝的深处到更深处,阳光照着你的脸,蓦地看到一句话,很动心很动容。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读你的感觉像三月。


这就是最好的。

End

文 | 沙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