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好米小说公众号

可米书屋免费 2018-12-04 16:04:58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小说精品推荐,识别下图 好米小说 二维码,回复小说名字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 ,小说月色酿成孤独的酒,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小说原文阅读。


第3章 你伤我至此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精品推荐小说月色酿成孤独的酒沈榕顾寂之上了恩爱的顾寂之和季晓柔。他们要去试婚纱,季晓柔指名要沈榕陪同。


沈榕想拒绝,但顾寂之却直接把她丢进林肯加长里往婚纱店驶去。

只要是季晓柔想要的,他总会无条件答应。

沈榕苦涩一笑,她以为她早就做好的准备,但亲眼看见恩爱的两人,她还是心如刀割。

顾寂之,你伤我至此,我却无法不爱你。

但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

沈榕苦笑着低下头,试图掩饰眼底抹不去的苦涩,车子却稳稳的停在了安城最大的婚纱店前。

季晓柔的婚纱是顾寂之请国外最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仅此一件,独一无二。

季晓柔笑眯眯的看向沈榕,虚伪的笑了起来,“小榕,我不喜欢外人碰我,你陪我进去换婚纱吧。”

她很想拒绝,但不远处男人冰冷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她身上,带着浓浓的警告和威胁。

她打了个冷颤,点头同意了。

但沈榕还是太天真了,她早该知道,像季晓柔这种女人,根本不可能有好心。

试衣间的门被紧紧的关上,季晓柔直接拿出一把剪刀,冷笑着看了沈榕一眼,把那件独特且昂贵的婚纱剪得粉碎。

“季晓柔,你干什么?”

季晓柔整个人都扑了过来,尖锐的剪刀指着沈榕,架在离她一尺之遥的地方,一脸狠意的笑。

“沈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顾寂之的那些破事?你果然和你母亲一样,都是专门抢别人男人的婊子!”

提到她母亲,沈榕的心抽疼了一下。

她拼命的摇头,季晓柔的剪刀却狠狠的朝她的脸戳来!

“你不就是靠你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勾引男人吗?我倒要看看,我毁了你这张脸,你还怎么勾引男人!”

“不要!”

脸颊顿时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鲜红的鲜血沿着脖颈一点点滴下,沈榕尖叫着捂住了脸颊,拼命的摇头。

不,她不能毁容!

她本来就一无所有只有这张脸了,如果连这张脸都毁了,顾寂之就更不会多看她一眼了。

“啊!”下一秒,季晓柔用沾满沈榕鲜血的剪刀在光洁的手臂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然后大叫起来。

试衣间的门被人大力的撞开了,顾寂之赶了进来。

看到散落一地的婚纱和两个受伤的女人,他的眼神并没有在沈榕的身上停留,而是走到季晓柔面前,满脸的担心,“晓柔,你没事吧?”

“寂之,我害怕。”季晓柔扑进顾寂之的怀里,泪眼婆娑的指着沈榕说道,“沈榕这个恶毒的女人,她嫉妒我可以嫁给你,不仅毁了我的婚纱,还想杀了我……”

“季晓柔,明明是你想毁了我的脸!”沈榕捂着受伤的脸失声尖叫,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

“寂之……我好害怕……”季晓柔见状,抱紧了顾寂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够了!”

沈榕还想说话,顾寂之却冷冰冰开口道,“沈榕,如果你再敢做一点伤害晓柔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俯身抱起季晓柔,转身出了试衣间。

临走前,他的目光在沈榕的脸上停留了一秒钟……

但他不能回头,他不能对她心慈手软!

一想到十年前的事情,他的眼眸便暗了下来。

沈榕捂着鲜血直流的脸,眼泪和血迹融合在一起,整个人狼狈不堪。

但脸上的痛,却远远不及心底的痛。

顾寂之,是不是就算我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哦,她忘了,在他面前,她连死都资格都没有。

有些人捅我一刀,我可以捅回去,但有些人捅我一刀,我只能捂着伤口笑。

他将她的心捅得千疮百孔,但她却还要将血淋淋的心双手奉上,她输了,输就输在这里。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 即可阅读全文  

第4章 我决定放弃你了

季晓柔不过是手臂上划了一个小伤口,顾寂之便亲自送她去医院,在她身边二十四小时看护陪了她整整三天。


而沈榕,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医院包扎伤口。

好在脸上的伤口不算太深,忌口按时擦药的话,不会留下伤疤。

她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在街上走着,回想着三年来追逐顾寂之的点点滴滴,她觉得她真的累了。

听说顾寂之帮季晓柔连夜赶制了新的婚纱,他们的婚礼,下周就要举行了。

沈榕苦涩一笑,来到了顾寂之的家里。

顾寂之打开门看见她,满脸的厌恶,仿佛她是什么恶心的东西,“滚!我不想看见你!”

就在顾寂之关门的一瞬间,沈榕神手卡住了门,不顾手被夹得生疼,她扬起头看着他说道,“顾寂之,我决定放弃你了。”

“你陪我说几句话,我保证彻底离开你的世界。”

顾寂之愣了一下,没关门转身坐回了沙发上。

沈榕推开门进去,一直咧着嘴朝顾寂之笑。

她好高兴啊,三年来这是顾寂之第一次愿意听她说话,虽然是用她永远的离开换来的。

她想了想,却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三年来,都是她一厢情愿,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

“顾寂之,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顿了顿,沈榕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顾寂之冷笑,他当然记得。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路边的小摊子上,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他不得已才站到那里避雨,却看见沈榕小小的缩成一团坐在小摊上吃馄饨,看见他,非要拉着他一起吃,还把她碗里的分了一半给他,其实他不喜欢吃馄饨,也从来不吃路边摊。

又脏又没有营养,他微微皱眉,筷子也不抬一下。

沈榕也不在乎,笑眯眯的一直和他说话,很讨厌。

雨停之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而那碗带着她爱意的馄饨,最终被倒进了垃圾桶。

沈榕忽然伸手拉住顾寂之的衣角,哑着嗓子笑了起来,“顾寂之,我想吃馄饨了,你再陪我去吃一次好不好?”

顾寂之冷笑一声,反身大力的把她压在沙发上,眼眸里满是恨意。

“沈榕,别摆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博同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衣服被大力的撕破,他强迫她直视着自己,埋头在她的脖颈上狠狠的吮吸,留下通红的印记。

“顾寂之!”

沈榕尖叫出声,用力的拍打着顾寂之的后背。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他怎么会觉得她来这里只是为了让他睡她?

但顾寂之完全不顾沈榕的挣扎,他撕破她的最后一道束缚,狠狠的在她胸前揉搓了一把,冷漠道,“沈榕,这次之后,滚出我的世界!”

说完,他勾起她的腿,毫无前戏的撞了进去,又霸道又蛮横,一下比一下用力,直到把沈榕弄哭了。

沈榕咬着牙流泪,默默的在心里念道。

顾寂之,我祝你和季晓柔幸福!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 即可阅读全文  

第5章 恨她的理由

那天之后,沈榕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三天。


原来放弃一个人,真的比死还痛苦。

她以为这是她和顾寂之的最后一次见面,但没想到的是,第三天晚上,顾寂之闯进了沈榕家里。

他一把推开房门,把角落里的沈榕拉出来一把推倒在地上。

沈榕满脸惊恐的看向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却俯身下来,一把捏住了沈榕的下巴,满脸阴狠,“沈榕,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沈榕还没回过神来,便看见他丢出一张报纸在她面前。

报纸上是她和顾寂之各种高清无码的床照。

顾寂之和季晓柔的婚礼在即,这个时候爆出这样的照片,无疑是致命的炸弹。

但她拼命的摇头,连忙和顾寂之解释,“这不是我发布出来的,不是我……”

她确实不想看他娶季晓柔,但这三天她精神恍惚的,根本没做过这种事情。

更何况,她从来没拍过这种照片。

顾寂之却笑得越发冷,“不是你?”

他大力的掐着她的脖子,双目通红的盯着她,“除了你,谁还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

这些照片除了他和沈榕,根本没有第三个人会有。

他想不出除了沈榕还有谁有动机和能力公布出这样的照片。

沈榕被他掐着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她拼命的朝他摇头,一双眼倔强的盯着他。

她以为漫长的岁月已经让她的心结了厚重的冰,足够坚不可摧。

但当她亲眼看着他的诬陷时,她分明听到自己早已冰冻的心碎掉的声音,顺着血脉流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冻住每一丝意识。

她仰着头,将眼眶里的泪生生逼了回去,细碎的刘海却遮掩不住她额头狰狞的伤疤。

顾寂之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扯着沈榕的衣领来到了梳妆镜前,将她按在镜子前。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沈榕的脸贴在镜子上,她能看见她绝望忧伤的眼神和额头丑陋的伤疤,确实挺让人恶心的……

但更恶心的,是她自己,她发现即使如此,她对顾寂之居然还心存期待,这样的念头让她感觉可悲又屈辱。

泪水顺着沈榕睁大的眼睛流了出来,她死死的咬住下唇,终于忍不住了,“顾寂之,你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诬陷我?我说了这些照片不是我公布的!不是我!你听不见吗?”

面对她的爆发,顾寂之愣了一下。

但下一秒,他冷笑出声,“沈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要代替晓柔嫁给我吗?好,我成全你。”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沈榕弄死。

但这些照片以最快的速度在网络上窜红,现在所有人都在议论他和沈榕的关系,如果他这时候娶了季晓柔,肯定会将他和季晓柔都推入万劫不复。

更何况,沈家那边也听到消息了。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想嫁给他,那他就娶了她。

然后再慢慢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沈榕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疯了吗?他居然要娶她?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 月色酿成孤独的酒 即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