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天上有一个月亮啊

木兰良朝 2019-06-14 10:01:12

 

当腊梅、迎春、玉兰、风铃花次第在南方开放,北国依旧千里冰封。风依旧刺骨,人们依旧穿着厚厚的大衣。远在厦门的知博小姐,每天在我们家族微信群里发布图片,美景怡人,更加刺激了枯枝败叶中的我们。看看人家那里,天天生活在画里。再看看咱们,连片绿叶也不见!

 

天气终于转暖,坐在回家的动车上,我看到的原野仍然是一片枯黄萧瑟。偶尔见到一群绵羊在草地上吃草,都觉得生动无比。大地太辽阔了,大地也太寂寞了。


我实在是向往春暖花开,对眼前的景物不免厌倦。

 

一直在车上昏昏欲睡。直到下了车,走在修葺一新的步行街上,发现大方块的浅灰地砖极整洁,路边店铺色调新颖,气派不凡。每幢楼宇都被精心美化,我父亲曾工作过的那个商场,整修后古意盎然,别具风情。一切像被安装了滤镜,我终于觉得耳目一新。我一直厌倦的城市,开始变了模样,总归是好事。

 

后来,我又被一个刚刚会走路的小女童的声音吸引了。她指着天空对妈妈喊:天上有一个月亮啊!有一个月亮啊!

 

正是下午四点钟,一枚干干净净的白月亮已经早早挂在天上。童声甘甜清脆,好像在宣布一个极其令人激动的重大消息。听到的人,都随着她小小的手指的方向,引颈向天,看月亮。


是的,好些人都停在路上,一齐看月亮。

 

后来,那个女童的妈妈牵起她的手,微笑着走远了。


我一时想起自己的娃小的时候,每天到幼儿园接了他回家,一路上心里都是满满的喜悦。我年轻的时候,周遭比现在不知要落后多少倍,可是因为对未来有信心,从不觉得枯燥苦涩。那时候,走起路来都是非常有力的,脚上好像有风火轮儿。我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希望,看不到破败,看不到衰退,那些东西可能都被我的眼睛我的心自动过滤掉了。


现在的我,却总是厌倦,对万事万物总是漠然。现在把什么都看透了,就觉得没劲,不再兴兴头头的了。

 

还好,这枚月亮让我找到了一点从前的感觉。

 

我仔细看那枚半圆的月亮。它淡淡的,薄薄的,像谁在蓝天上印下的一个白粉的印记。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


恐怕厦门的月亮也是这样的吧?它不会因为风铃花都开了就更大更圆吧?

 

这些年不断地行走,我去了很多地方,南到广西北海,北至黑龙江牡丹江,见到了许多只在书本里读到的植物花鸟和山川名胜。可是,最后我总是得归来,回到这个我并不能永远离开的城市,因为我的根系在此,没法因为诗和远方而抛弃它。再说了,我生于斯长于斯,已经习惯了它的四季,它的水土。我已经与它不可分,只好与它和谐共处。

 


最意外的是,还有远方的朋友,说因为我而知道了这个城市,甚至有人要不远千里赶来看一看它的模样。

 

你要来就赶在劳动节时来吧,这附近有包拉温都野生杏花林,是全亚洲最大的野生杏林。花开时节,四野紫霞,算是它一年中仅有一次的盛妆。

幸亏有它,我得以成为我。同时也不免自作多情地想,也幸亏有我,它才被更多更多的人知晓。


  生活是由片段组成的。

  有时这些片段很无聊,

  有时这些片段很鲜活。

我也并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