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魏辉|宋城的月光

东篱下南山南 2020-01-13 09:52:53

         那晚宋城的月光,一直在我的心里闪亮。

        在那间古香古色的小饭馆吃晚饭的时候,我说:酒要微醺,花賞半开。年过四十岁,我才知道,那是人生最美的境界。凡事不要做尽,不要为了追求那些美味美景美事而走到极致。对花来说,开到荼靡花事了。对人来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那晚的半杯酒果然就让我到了微醺的境界,笑容不知不觉停驻在嘴角。陶然,便是如此吧?周围的几位朋友多是初见,三位老兄,亮兄、贾兄、逄兄,都是百炼钢化了绕指柔的人。温暖亲切的郭姐,轻灵飘逸的莹莹,热情可爱的辉妺,还有一对甜蜜的小夫妻,坤和清。大家素昧平生,却又亲切异常。

        这是一个心理小组的活动,参加的人,都是喜欢并从事心理专业的人,有高校的心理学老师,有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也有我这样的心理学爱好者。爱好心理学的人,在我看来,都是对精神生活要求比较高的,有丰富而敏感的心灵,他们不满足于吃饱穿暖,衣食无忧,想追求更好的一种生活状态。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了人类需求的层次理论,他把人类的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会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那么,我们是在哪一个层次上呢?


        这是一次无主题的活动,我们白天随心所欲地学习、探讨各种问题,晚上步行到附近的古城吃饭,古城叫宋城,在青州。中国最古老的地理著作《尚书。禹贡》中称“海岱惟青州”,相传大禹治水后,按照山川河流的走向,将全国分为九州,青州、徐州、冀州、扬州、荆州、衮州、豫州、雍州、梁州。这是中国最年长的城市。宋城,当然是后来的建筑,高大的城门,青石板的路,路边全是仿古建筑,青砖、飞檐,仿佛走进了历史。

        喝酒,聊天,不知不觉就晚了。走出饭馆的时候,古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已经有点稀疏了。有人提议去古城的小巷里走走,没想到一呼百应,于是,六、七人一起,走进了古城的深处。

        离了那条最繁华的商业街,那些小巷才是真正的古城。两边的建筑都有些年代了,古朴却又整洁。全是青石板铺成的路,偶尔的,路边会挂着大红的灯笼。

        没有路灯,没有电视,没有车鸣,没有游人,只有天上的一轮明月,照着我们。

        那么,此刻的古城,就是属于我们的。

        有人想起了戴望舒,想起了那条悠长悠长的雨巷,雨巷里,远远的,是否会走来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贾兄想起了他年轻时写过的一首诗。

        莹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朗诵起来。

        亮兄从随身带的小包里变魔术般地拿出一个口琴,顿时,悠扬的琴声充满了小巷。

        月光如水。倾泻在石板路上。

        好安静,古城睡了,月亮才醒过来,它冲着我们笑,如此地温柔。


        那是李清照的月亮,她曾经住在这个小城,写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诗词。

        那是苏轼的月亮,他曾在不远的超然台上,写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那是王维的月亮,“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那是李白的月亮,“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其实,我们的一点心思,我们的一点追求,月亮又何尝不懂呢!

        近千年前,苏轼就在那座高台上思考:“人之所欲无穷,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尽,美恶之辨战乎中,而去取之择交乎前。则可乐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

        那座高台叫“超然台”,我们这几天的活动叫“纯然之旅”,超然与纯然,一字之差,探讨的是差不多的事。

        人的欲望与物质的关系。人的快乐与悲哀。

        月亮都懂。那晚的月亮都懂。

        写于 2015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