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李白,盛唐月光里的谪仙人

王冠亚 2018-12-05 07:07:55

公元733年,一个春光明媚的月夜。

 

在城郊一处桃李芬芳的名园,李白设酒摆宴,与一众堂兄弟赋诗咏歌,高谈阔论,畅叙天伦之乐。

 

酒也喝了,饭也吃了,该搞点娱乐活动了。

 

李白微醺着说:“弟兄们才华出众,咱们就当庭赋诗。写不出来的,就罚酒三杯。”

 

在诗歌唐朝,诗人就是最当红的明星。小酒馆里歌妓们唱的,都是诗人新专辑里的诗句。所以现场写诗,跟我们现在K歌、谁是卧底、天黑请闭眼一样,都是最常见的消遣方式。

 

于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了,文思泉涌,神采飞扬,非常尽兴。

 

李白望了望天上,明月皎皎,月光如水。月色如起舞的精灵,翩然落在这宴席,温柔洒在每个人的身上。李白不禁心里一阵感概: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在最美好的年华,沉醉在这样的月光里,诗兴拥挤,诗酒流连。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正如笔下逸趣横生、辞短韵长的《春夜宴桃李园序》一样,李白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极其浪漫的谪仙人。

 

他写宇宙——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李白的精神世界里,空间为宇,时间为宙。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时空与我齐量。

 

他写大鹏——背嶪太山之崔嵬,翼举长云之纵横。蓬莱之黄鹄、苍梧之玄凤,或驯扰于池隍,或拘挛于守常,李白是不愿意做的。他更愿意像大鹏一样,同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他写山——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李白幻想着,太白金星为我打开天门,我乘着这风去,一直飞到苍茫云海,无拘无束,自由翱翔。

 

他写水——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白眼里的黄河,气势磅礴,波澜壮阔,万里泻入胸怀间。

 

他写雪——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他写云——啸起白云飞七泽,歌吟渌水动三湘。他写白日——佳人当窗弄白日,弦将手语弹鸣筝。他写青天——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

 

江河湖海,日月星辰,雨雪风云,世间万物,皆可入诗。李白的宇宙世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吞吐群星,包孕苍穹。


然而,李白最钟情的,还是月亮。对月亮的偏爱,是他一种近乎天生的、本能的痴迷。

 

小时不识,呼作白玉盘。

 

明月以一种皎洁无伦的意象,种了少时李白幼小的心灵里,并随着其阅历的增长,日渐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举头望明,低头思故乡。

 

多年以后,当李白抬头,望见空中分外光明的一轮秋月,又触动了他旅思的感怀和遐想。

 

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月亮的影子投到水里,如同天上飞下的明镜,何等的新奇美妙!

 

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一轮明月从天山喷薄而出,空远无际,何等的雄伟壮阔!

 

暮从碧山下,山随人归。

 

与人为伴而同归,与山为友而携行,何等的体贴人心!

 

琴清当户,人寂风入室。

 

万籁寂静,月色当空,清风徐来,何等的惬意!

 

长安一片,万户捣衣声。

 

秋夜月色如水,思妇却在为远征的人赶制寒衣,何等的幽美!

 

色何悠悠,清猿响啾啾。

 

寂静的月夜,诗人舟行经瞿唐峡,饱尝羁旅之苦,何等的惆怅!

 

凭借着超然的才力、卓尔的气质,李白像一股旋风、一阵雷霆,迅速席卷了整个大唐诗坛。李白的公号甫一更新,就引来诸多大V竞相点赞和转发。

 

贺知章就是其中一个。贺知章的诗作脍炙人口,时至今日,他写的《咏柳》《回乡偶书》等依然为广大小学生们所熟知: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贺知章是公元七世纪的50后,而李白是公元八世纪的00后。论年纪,贺知章比李白大42岁;论名气,贺知章在李白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高中状元;论地位,贺知章当时是国家图书馆的馆长,体制内的学者高官,而李白还是第一次到大城市长安。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约在长安街的一家高档私人会所。李白上来就是大三杯:“我敬您。我干了,您随意!”酒过三巡,李白开始全文背诵他刚刚写的《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八十多岁的贺知章听得眼睛发直,半晌才回过神来:“你搞的这个东西啊,excited!”

 

酒逢知己千杯少。有这么好的诗下酒,必须要多喝几杯。

 

可是,贺知章没有带够钱。虽然贵为副部级干部,但十瓶茅台下肚,那也是要去掉一个月工资的啊!

 

没有关系。贺知章解下身上所佩的金龟,朝着服务员一声招呼:“且拿金龟换酒来!”


李白的脑残粉还有很多。魏万因仰慕李白,从嵩宋沿吴相访,一直跟到广陵,追踪数千里,就为了跟偶像见上一面,合个影。任华很遗憾,没有见上李白,只好跑到李白的微博下面,发了一封私信:“绿水青山知有君,白云明月偏相识。”

 

最疯狂的要数杜甫了。当年他赴长安途中,与李白相遇。为了李白,他竟改变了自己的行程,不顾一切地跟随李白一起东下。离别之后,杜甫对李白终生念念不忘。

 

杜甫发了很多条朋友圈,体内涌动着的思念之情,犹如一股洪荒之力,丝毫节制不住。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你的诗无以伦比,清新如庾信,俊逸如鲍照。什么时候才能再与你一起,谈诗论道?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你流放到那么远的地方,杳无音信。我常常梦见你,可你身在罗网,又如何能飞到我身边?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天气转凉了,你过得还好吗?我的书信你什么时候才能收到?你流放夜郎,跟屈原一样都是千古奇冤。痛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

 

《赠李白》《冬日有怀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二首》《天末怀李白》《寄李十二白二十韵》......

 

这些诗歌的题目,都毫不隐晦地直抒胸臆。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不能忘记你,心里想的还是你。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看到杜甫朋友圈里这些炽热的句子,李白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按下那个“点赞”。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李白的心迹,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表明。相比于小弟杜甫,他更喜欢孟浩然这样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在李白眼里,孟浩然年轻时帅,老了也帅;醉酒也帅,养花也帅。何以敬仰,唯有跪舔。

 

不信你看他写给孟浩然的送别诗: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当你走上离别的客船,我终于不停的呼唤呼唤。眼看你的客船越走越远,我的心一片凌乱凌乱......

 

而李白送别杜甫的诗,感情上则要节制很多: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来啊,杜二甫,以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咱们干杯!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感情里付出更多的那个人,往往是弱者。


事实上,李白对待人事的态度极其洒脱。得不到李白专宠的,远远不止杜甫一个人。

 

你何曾看到李白诗句里提到过家庭、妻儿、父母、兄弟?常人眼中看重的种种关系,在李白的诗里统统都没有地位。

 

李白的诗集里,有很多热情洋溢的赠友诗,但很少有写给同一个人的。他看重友谊,但他不属于谁,他不偏爱谁。他是谪仙人,他属于盛唐诗坛,属于后代读者,属于宇宙世界。

 

如果非要说李白钟情的对象,那无疑就是月亮了。

 

我寄愁心与明,随风直到夜郎西。

 

王昌龄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组织处理,降为龙标县副县长。李白的这句诗,翻译过来就是: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

 

岑夫子啊,丹丘生啊,来来来,咱们继续喝,不要停。杯子里的酒要满上,才能照得见天上的月亮。

 

翠娥婵娟初辉,美人更唱舞罗衣。

 

元参军当年盛情款待李白,李白每每追忆,都会想起这样的画面:新月初上,美人的面容象月色般皎洁,她们轮番歌唱、起舞,多么的快乐,多么的美妙,多么的不得了。

 

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

 

李白独上高楼,凝神望月,皎洁如洗,露珠都像是从月亮上滴下来似的。月下沉吟,又让李白想起了谢玄晖。

 

卷帷望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卷帷所见,那是一轮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呵。我想念的美人,近在眼前,却又与这月亮一般,远隔云端。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下逢。

 

玉山、瑶台、月色,这一色素淡的字眼,映衬着的花容人面,是怎么样的一种超绝人寰?李白夸赞杨妃如天仙下凡,却又如同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

 

王昌龄、岑夫子、丹丘生、谢玄晖、杨贵妃、玉真公主,这些人在李白的诗歌里来了去,去了来。唯一没有变过的,是那个月亮。


是的,李白的生活是断然离不开月亮的。还记得余光中先生的《寻李白》吗: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李白是盛唐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盛唐也因李白而在中国文学史上熠熠生辉。盛唐成就了李白,李白也成就了盛唐。

 

峨眉山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那一年,年轻的李白离开蜀地,借月抒怀,含情凄婉,有《竹枝》缥渺之音。

 

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

 

多年以后,李白又想起了峨眉山巅的那一轮清月,不禁又激发起灵感的火镰。

 

青天有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李白对月之问,在三百年后的北宋,被苏轼遥遥接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

 

苏轼想乘风归去,但又怕高处不胜寒,满满的人情味。可李白不一样,他热烈地追求月亮,想把她揽入怀中。

 

大部分时候,明月对李白都是慷慨的。

 

明月作伴,陪他饮酒——

 

举杯邀明,对影成三人。

 

明月相陪,送他远行——

 

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可是,月有阴晴圆缺时。月色不足的时候,李白就不愿意了。怎么办?

 

且就洞庭赊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暂就东山赊色,酣歌一夜送泉明。

 

月色就像买酒一样,可以赊账,今朝有月今朝醉。这样绝妙的主意,也只有李白想得出。

 

一千年以后的明朝,有一个叫唐伯虎的大才子,写了一首《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惟有李白诗能说。

李白如今已仙去,在青天几圆缺?

今人犹歌李白诗,明还如李白时。

我学李白对明,白与明安能知!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

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

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梅花满天。

 

正如苏轼《水调歌头》一出,中秋余词尽废一样,李白写过的月亮,也再也无人匹敌了。在诗歌的王国里,夜空中那一轮明月,就仿佛成了李白的私产。

 

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中捉而死。

 

据说,李白是醉入水中捉月而终。这是拿生命延续浪漫的终极奥义。坐在电脑前,依稀遥望着盛唐月光里那个风度翩翩、飘逸不群的谪仙人,你知我想到了什么——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本公众号延伸阅读:

1.陶渊明,一个县委书记的诗酒田园梦

2.王勃:君在天一方,寒衣徒自香

3.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

4.纳兰容若:不是人间富贵花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神奇公式”网站。张岩团队诚意出品,选股三分钟,安心三整年,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