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一眼江湖

写来拾光 2019-05-26 15:56:11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期待某个夜晚,从窗前渗了一抹月光进来,打开窗,是一轮明月。脑海中想着是公子月下舞剑,身旁是伊人抚琴的景象。你心中是否和我一样也有一个江湖梦,只是未曾入世,不知梦从何开始。也许有一天,我不会再因为雨天无伞而沮丧,也不会期待有人会为我撑一把伞,我会把自己想成一江湖女侠骑着马,在冷雨中,仗剑天涯。这是一件超酷的事啊!



多希望如果可以,我愿意做一个男子,身怀绝世武功,“拈花便是剑气,横苇便可渡江”,转身即是江湖,仗剑天涯,快意恩仇,谈笑人生。即便不能成为我喜欢的杨过那样,也至少要占他几分侠肝义胆和偏激狂傲。


“信步而行,不辨东西南北,心想大地茫茫,就只我孤身一人,任得我四海飘零,侍得寿数尽了,随处躺下也就死了。华山顶上不满一月,却似已度几年。上山时自伤遭人轻贱,满腔怒愤。下山时却觉世事只如浮云,别人看重也好,轻视也好,于我又有甚么干系。小小年纪,竟然愤世嫉俗、玩世不恭。”

                                                                                            ——《神雕侠侣》



以前看武侠小说,总以为成年了就可以经历那些笔下的江湖。断肠崖边,夕阳如血,长亭外,西风烈,此一别,后会无期……却不料长大了即便心中有侠,也不能挥洒天涯。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我不以为然,江湖可以是一处草屋,一间竹亭,一曲相思,一壶浊酒,一首长诗。而不是“汲汲于富贵,或戚戚于贫贱”,现在我只能说江湖是一个人的心里,是在心底的思与想之间,那种想要仗剑天涯的渴望在模糊中愈见清明的地方。那,才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