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这个中国黑帮老大,美国总统竟然给他做小弟,中国领导人也对他毕恭毕敬,死后还能安葬八宝山?!

国政时评 2019-12-07 06:45:52



国政时评
纵观全球热点,透视社会万象!
关注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孙中山、蒋介石、罗斯福,

这些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

你一定都知道,可这位,

与他们熟识的中国黑帮老大你知道吗?

他不仅能搅动世界风云,

美国总统罗斯福还被他雇佣做小弟,

孙中山能与他一起拜把子称兄道弟,

蒋介石夫妇视他为座上宾毕恭毕敬,

还深得毛泽东的敬重登上开国大典,

死后周恩来主持追悼会入葬八宝山,

这个不一般黑帮大佬,他凭什么

能如此叱咤风云呢……?


他,就是司徒美堂


1868年,司徒美堂生于广东开平县,

这是个穷困潦倒的农民家庭,

而贫穷两个字,

使他自幼就尝尽了艰辛。


年仅5岁时,他的父亲,

就在贫病交加中去世了,

9岁时,因为交不起学费他失学了,

去县城的一家小作坊当学徒,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他长得很瘦弱,

时常遭受一些恶少欺凌,

为了不再被欺负,他开始拜师习武,

几年苦练,竟练成了一身好拳脚。


他12岁那年,

一位去美国做工的华人回到了家乡,

这位乡邻将美国描述成了人间天堂,

于是他从母亲手中接过凑来的50块龙洋,

从广东开平步行至香港,

搭乘大火轮“加力”号,

漂洋过海就去美国闯荡了。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刚刚踏上旧金山的码头,

他就被美国流氓用马粪抛了一身,

这时他才清楚,

美国并不是人们想象的人间天堂,

而且当时在美国,

华人是备受歧视,被骂作“黄猪”。


之后他经人介绍,

去了一家名为会仙楼的“杂碎”店当厨工,

每天工作16个小时,月薪却仅有12元,

在那个中国落后的年代,许多外国人,

都会去中餐馆吃霸王餐,

白吃白喝还不算,稍不顺心还砸店打人。

年强气盛,学过功夫的他,

便毅然加入了当地的洪门致公堂,

那一年,他才仅仅17岁。



虽然加入了“黑社会”,

但生活还得继续,身无长技的他,

依然老老实实的在餐馆洗碗打杂,

平静的生活使他十分知足,

毕竟他在中国连吃饱都是件困难的事,

可老天爷并没打算让他过的安稳太平,

有一天,几个美国地痞又来滋事,

有武功的他义愤填膺,

以一对十,没想到三拳两腿,

竟然就将一个白人打死了。

那时一个中国人打死了白人,

简直就是天大的事,

一时之间他轰动了全美。


毫无意外,他被判了绞刑,

他的人生似乎要戛然而止了,

然而这却偏偏是他传奇之路的开始。



别忘了,他可不是一个势单力孤的华人,

人家可是有组织的,

洪门致公堂当即出面力保他,

聘请最好的律师为他辩护,

说他是自卫过当,

于是在组织的大力营救下,

他仅蹲了10个月的班房就被放了出来。


而他这10个月的班房也没白蹲,

出来后20岁的他,一战成名,

作为一个敢打死白人的华人,

那对于当时饱受欺凌的华人来说,

就是英雄般的存在,从此,

他在美国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经过这次事件后,他意识到,

华侨要想在国外取得发展,

改变这种寄人篱下,任人宰割的命运,

那只有团结自助。

于是他在波士顿成立“安良工商会”,

简称“安良堂”,隶属于致公堂总堂。

他被洪门人士拥为“大佬”,

又因排行老五,

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为“洪门五叔”。


太阳从那些秀丽的公园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从天边升起,温柔的月光泼洒在公园里。我坐在树下,观察着瞬息万变的天空。透过树枝的缝隙,仰望夜空的繁星,就像撒在蓝色地毯上的银币一样,远远地,听得见山涧小溪淙淙的流水声鸟儿在茂密的枝叶间寻找栖所,花儿闭上她困倦的眼睛。在万籁俱寂之中,我听见草地上有轻轻的脚步声,定睛一看,一个青年伴着一个姑娘朝我走来。他们在一棵葱郁的树下坐下来。我能看到他们,但他们却看不到我。那个青年往四周看了看,说道:坐下吧,亲爱的,请你坐在我的身边。你说吧!笑吧!你的微笑,就是我们未来的象征。你高兴吧!整个时代都为我们欢呼。我的心对我说,对你那颗心的怀疑,对爱情的怀疑是一种罪过,亲爱的!不久,你将成为这银色月光照耀下的广阔世界中的一切财产的主人,成为一座可以和王宫媲美的宫殿的主人。我将驾驭我的骏马,带你周游天下名胜;我将驾驶我的汽车,陪你出入跳舞厅、娱乐场。微笑吧,亲爱的,就像我宝库中的黄金那样微笑吧!你看着我,要像我父亲的珠宝那样地看着我你听着,亲爱的!我要是不向你倾述衷情,我的心就不会安宁。我们将欢度蜜年。我们要带上许多黄金,在瑞士的湖畔,在意大利游览胜地,在尼罗河宫旁,在黎巴嫩翠绿的杉树下度过我们的蜜年。你将与那些贵公主阔夫人相会,你的穿戴一定会引起她们的妒忌。我要给你所有这一切,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啊!你笑得多么甜蜜啊!你微笑就仿佛是我的命运在微笑。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人类邪恶的根源;爱情——幸福和光明的源泉。我一直在这些思想的舞台上徘徊。突然我发现两个身影从我面前经过,坐在不远的草地上。这是一对从农田那边走过来的青年男女。农田那边有农民的茅舍。在一阵令人伤心的沉默之后,随着一声长叹,我听见从一个肺痨病人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亲爱的!擦干你的眼泪,至高无上的爱情已经打开了我们的眼界,使我们成了它的崇拜者。是它,给了我们忍耐和刚强。擦干你的眼泪!你要忍耐,既然我们已经结成亲爱的伴侣。为了美好的爱情,我们得忍受贫穷的折磨,不幸的痛苦,离别的辛酸。为了获得一笔在你面前拿得出手的钱财,以此度过今后的岁月,我必须与日月搏斗。亲爱的,上帝就是那至高无上的爱情的体现,他会像接受香烛那样接受我们的哀叹和眼泪,他会给我们适当的报酬。我要同你告别了,亲爱的!我不能等到月光消逝。” 然后,我听见一个亲切而炽热的声音打断了伤感的长嘘短叹。那是一个温柔的少女的声音,这声者倾注所有蕴藏在她肺腑里的热烈的爱情、离别的痛苦和苦尽甘来的快慰:再见,亲爱的!” 说完,他们便分别了。我坐在那棵树下,这奇妙的宇宙间的许多秘密暴露在我的面前,要我伸出同情之手。 那时,我注视着那沉睡的大自然,久久地注视着。于是,我发现那里有一种无边无际的东西,一种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一种用秋天凄凉的泪水所不能冲洗掉的东的;一种不能为严冬的苦痛所扼杀的东西;一种在日内瓦湖畔、意大利游览胜地所找不到的东西;它是那样坚强不屈,春来生机勃勃,夏到硕果累累。我在那里看到了爱情。 近来在我的记忆里时常会想起儿时家里的庭院。那是一片门前窗后的空地,那空地在大人们的精心打理下,一天一天地发生着变化,这变化深深地埋在了我幼小的记忆里。时间逝去,年轮更迭。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闸门在不知不觉地开启,童年往事在脑海中流连,在梦中闪现垂髫之年的我随父亲工作变动,从城里搬到了由九幢两层小楼组成的家属院居住,那时家属院座落于城郊,每幢小楼有十户人家,上、下两层为一户,每家门前窗后都有一片空地。刚到那里时,大人们工作之余,捡拾砖头、托坯砌墙、平整空地。刚相识的小伙伴们,不时地跟在大人们的身后,学他们的样子,给他们添乱。大人们看到小伙伴们的模祥,会意地笑着教小伙伴们做一些事情。每家的庭院都有前院和后院,因条件所限院落呈长形。前院面积约有二、三十平,院墙用碎砖砌成,在地面一米以上时修砌成花墙,易于通风。低矮的两家隔墙上修砌了平整的花池,一是为了大人们便于交流,二是为了便于种植花草,美化庭院。用碎砖、土坯砌成的几平米仓房位于院落的一角,里面堆放着许多家用的器具,有铁锹、锄头、镐头等等。屋前通向铁制大门的步道用碎砖平铺而成,两侧步道斜耸的红砖将菜池与步道分开。刷着灰漆的铁制门楼和大门简单而结实。后院是楼后的一片旷野空地,大人们用树枝、劈柴和秸杆围成简易的杖子,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院落。刚修建的庭院平整空旷,是小伙伴们玩耍、嬉戏的最佳场地,藏猫猫、玩跑城、跳皮筋、弹玻璃球,打纸牌、煽烟盒、踢口袋等等,玩得十分开心,无忧无虑,既天真又活泼。甚至玩到了忘记吃饭,大人们走过来连叫多次小伙伴们才恋恋不舍地停止玩耍、嬉戏,回家吃饭。隔年春天,大人们开始在前院的菜畦上、邻居的隔墙花池里撒下许多不名贵花草,这些花草打理起来很容易,只要埋下花籽,浇上水,它们就会生机勃发。花开时节,花红叶绿,花香满庭,好不让人喜欢。菜池打成畦,分成几块。栽种有青椒、茄子、黄瓜、豆角不同的疏菜。盛夏时节,菜地满池青绿,藤爬满架。洁白的青椒花和桔黄的黄瓜花如天空中的星星,点缀整个菜畦。青绿的黄瓜尚未长大就被小伙伴们摘下,成了口中的美餐。仓房墙边栽种的几棵葡萄树,枝藤延着支架顺势生长,姿意漫开,交织成网。每到枝叶遮住阳光时,小伙伴们就坐在棚架下纳凉、嬉戏,有时也聚在一起学习。在大人们的精心打理下,没几年就果实满棚,一串串绿皮上带有一层白绒的“无核葡萄”;一串串粒大皮厚紫黑的“巨丰葡萄”;一串串形如鸡心红紫色的“鸡心葡萄”,垂挂在棚架上,让人赏心悦目,令人陶醉。后院靠窗近一点的地方栽上一、二棵梨树、或是苹果树,有时地里还会自生出几棵桃树、杏树。每家窗前对应的空地上种些苞米、豆角等大田庄稼。整个庭院有了花草树木,变得生机勃勃。几十年的城市发展变化,昔日城郊早已成为了城市中心地带,家属院已翻建成小区住宅,我家的庭院自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如今想起我家的庭院,总是让我难己忘怀。因为那个庭院:春天地里泛绿;夏天枝繁叶绿;秋天果实累累;冬天是我们玩耍的天地。它留下了我童年的美好时光


在他的领导下,安良堂迅速发展,

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跃升成为了,

洪门致公堂下最强势的组织,

在全美31个城市设有分堂,

成员达到2万多人。

但这个帮会,却从来不干坏事,

而是以“锄强扶弱, 除暴安良”为宗旨。


如此行侠仗义的“黑帮”大佬,

确实不一般!



安良堂快速发展的同时,

为了适应美国社会法制化进程,

他开始聘请有声望的律师担任法律顾问,

毕竟帮会也需要正大光明的途径解决,

结果,他聘请的律师让你吓一大跳。


这是一个名叫罗斯福的年轻人,

他对这位聪明能干的年轻人十分欣赏,

称赞他以后一定大有作为。

后来,罗斯福的确很有出息,

还有出息到人们都意想不到的地步。

他成为了美国的第32任总统,

和华盛顿、林肯一起被称为,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位总统。


罗斯福在他手下任法律顾问长达十年,

两人关系铁到不能再铁,

对于罗斯福而言他就是久仰的大哥。

后来在罗斯福任总统期间,

华侨有什么事,只要他写信给罗斯福,

罗斯福很快就亲笔写信答复,尽力解决。



除罗斯福外,孙中山也是他的好朋友。

1904年,孙中山在美国宣传革命时,

在他家住了5个月。

当时清政府驻美国官员,妄图暗杀孙中山。

他当即放话出来,谁敢动孙中山,

就是跟他的洪门兄弟过不去。

慑于他和洪门的强大实力,

清政府只好放弃暗杀孙中山的计划。

在与孙中山相处的日子里,

孙中山时刻关心祖国命运的,

远大志向让他钦佩不已。

他毅然开始支持孙中山革命。

不仅出人出力,还出钱,

1911年4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

同盟会急需经费,

他将加拿大的维多利亚、温哥华、

多伦多三地的四所致公堂大楼典押。

加上美国及其他地区,

共筹到了所需款项15万7千213元。



武昌起义后,他又发动致公堂成员,

拥护孙中山出任总统。

孙中山就任总统后,感念他的恩情,

马上就电邀他回国任总统府监印官,

没想到他这个大功臣,

却以“我不会做官”为由,婉言辞谢了重任。


如此淡泊名利的“黑帮”大佬,

确实不一般!



在这之后,他虽身居海外,

却继续关心着祖国的命运。

1931年,日本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

消息传到美国,华侨各界一片震怒,

他更是奔走呼号,积极投身于,

祖国的抗日救亡运动。

参与组织了“纽约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

积极发动华侨捐款,

他不顾自己已经70岁的高龄,

每天从早忙到深夜12点,

当时,全美洲的华侨总数仅约 20 万,

经济实力不及东南亚华侨雄厚,

但是,在他的组织、宣传和倡导下,

竟募得了数以亿计的巨额款项,

有力地支持了祖国的抗日战争。

 据后来的统计,仅当时的纽约一地,

广大华侨平均每人就捐了近1000 美元。



由于他对国内抗战作出的巨大贡献,

故而1941年召开“国民参政会”之时,

他被邀请作为华侨参政员出席会议。

就在他取道香港,

准备回国参加会议时,太平洋战争爆发。

这年日本空军偷袭珍珠港,

不久,香港、九龙相继沦陷。

正在香港的他也成为日军的阶下囚。

当日军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

立即采用种种软硬兼施的办法,

企图威逼他出面组织香港帮会,

并出任“维持会长”之职,

以协助日军搞“强化治安”。

实现日本人“以华治华”的罪恶目的。


当时75岁高龄的他,

表现出了高度的民族气节。

大义凛然,严辞拒绝:

我老骨头一把,

要杀便杀,绝不会当汉奸。

日军想动他,可一想到他的身份,

也就不敢轻易动手了,

最终他在洪门弟兄的帮助下成功脱险。


如此铮铮铁骨的“黑帮”大佬,

确实不一般!



作为积极抗日的爱国者,

他在江湖中的影响力举足轻重,

受到了当时国共两党的敬重。

到达重庆后,蒋介石夫妇,

对他毕恭毕敬,到访必迎,

出则亲自搀扶到门外,殷勤之至,

且以 “国府委员”的头衔,

力邀他加入国民党,

但他却委婉的告诉蒋介石,

自己是因爱国回来的,

而不是为做官回来的,

他说:

“谁能在国家于危难中, 

救人民于水火者,

我就拥护他,支持他。”


皖南事变后,他通电蒋介石表示:

反对分裂、坚持团结,

反对投降,坚持抗战。

1945年初洪门致公堂改称

“中国洪门致公党”,

他被选为该党全美总部的主席。


1941年周恩来等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接待他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

他毅然选择回到祖国北京定居,

1949年9月30日,他当选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

并参加了开国大典。

后来,还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

以及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等职。

80多岁的他,虽然已进入暮年,

但却以前所未有的热情,

积极参加了许多重大的社会活动,

他说:我的心是年轻的。 

我很高兴我最后还能为,

我们国家的繁荣和自由,

贡献我微薄的力量。


司徒美堂与毛泽东


1955年5月8年,

司徒美堂因突发脑溢血在北京去世,

享年89岁,

他传奇的人生,就此画上句号。



他去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世界,

全世界的华人都为之悲痛不已。

周总理亲自为其主持追悼会,

中国侨联主席廖承志在悼词中说:

“他一生所走的道路,反映着国外爱国侨胞,

从鸦片战争以来所走的道路。”

随后其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安葬。



江湖上从来不缺大哥,

但能在变幻莫测的时局中,

一直稳坐龙头大哥这把交椅,

并受到国共两党政府的尊重和礼遇,

死后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大哥,

全天下却唯独他一个。


因为他的一生,

为无数华人赢得了尊严,

更为祖国的命运呕心沥血,

如此碧血丹心,赤诚爱国的黑帮大佬,

怎么能不叫人佩服?尊敬?!



心正,黑也是白;

心邪,白也是黑。

革命洪流逐逝波,

致公一老导先河。

忠诚爱国输财策,

勋业长留史乘歌!

2018年4月3日,

司徒美堂150年诞辰,

他是真正值得,

我们每个中国人尊敬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