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倾城】《春江路来日方长》③

意林花羽季 2020-07-24 09:09:54


春江路来日方长

文/陈若鱼



07、

从那天开始,江夜舒每天都会接到好几通电话,说他们有林嘉树父亲的消息,要约她见面,她终于学聪明,要对方发照片,然后所有的消息都不了了之。

那日,乌克兰艳阳高照,整座城市的雪都开始融化,所有的街道上都带着湿漉漉的寒意,江夜舒刚下课就接到一通电话,她照旧让对方发照片,没想到对方真的发来了照片,还把地址也给了她。

虽然是个模糊的背影,但是她拿去给林嘉树看的时候,他突然就沉默了,从他的眼神里,她明白这回大概是没错了。

“夜舒,谢谢你,这次我自己去吧。”林嘉树说。

江夜舒知道林嘉树的意思,有些事他必须独自去面对,结果或好或坏,他都会让自己接受。

林嘉树第二天乘车去乡下,路上他特地打电话给江夜舒,说起在国内的事,说起春江路那棵老槐树,还有他出国前苏梅跟他说的话。

“什么话?”江夜舒没来由地紧张。

电话那头传来他的笑声:“等我回去跟你说吧。”

“好。”江夜舒挂断电话。

当天晚上,林嘉树发来短信说他父亲外出干活了,要第二天回来,他要在乡下等他一晚,第二天见了面就回来。

可是第二天一早乌克兰就出事了,独立广场发生集会抗议,抗议者跟警察发生了冲突,整个基辅枪声四起,学校宣布停课,并且很快就会封校。江夜舒拨打林嘉树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中国大使馆也开始通知中国留学生留在校内,注意人身安全,独立广场上举旗抗议的人群和武装部队分成两派。独立广场的集会抗议整整进行了两天,骚乱持续发酵,有人因此丧命,有人受伤住院,也有人失踪,而江夜舒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林嘉树了,电话也从无人接听变成了无法接通。

抗议结束后,她跑去奶茶店才知道店已经关了。

她决定按照地址去乡下找他,也许他得知城内出事就留在了他父亲那里,可是到了乡下,江夜舒才傻眼了,林嘉树的父亲身旁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乌克兰女人,而他们身边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俨然一家三口的模样。

她向他打听林嘉树的下落,他只低着头说,林嘉树见到他,得知他在乌克兰结婚生子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江夜舒回程的路上,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林嘉树的父亲,他在乌克兰有了家庭,有意躲藏所以才不会被人找到,那林嘉树对他来说又算什么?

他一定很难过很难过吧。

从抗议开始的那天,许多留学生纷纷回国,江夜舒的父母打过好多次电话,她都不肯回去,每天打无数个电话给驻乌克兰大使馆,请他们帮忙找林嘉树,结果只找到他落在独立广场不远处的一部手机。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最后,父母索性来了乌克兰,不顾她的哭闹甚至以死相逼,强行将她带回国。


08、

回国后,江夜舒几乎每天都给张岸打电话,如果林嘉树回来了,一定要告诉他,她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他。

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她没有等到任何有关林嘉树的消息。他仿佛从这世界上蒸发了,她还没有把新买的那副手套送给他,她仍旧不敢相信,林嘉树再一次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今年,张岸毕业回国特地来看江夜舒。

他们坐在店里聊天,聊起乌克兰还在持续的政变,聊基辅街上苍郁的大树,最后话题还是落在林嘉树身上。

张岸还没接话,江夜舒就笑着问他:“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吗?”

张岸沉默地摇头:“现在乌克兰时局太乱,想找一个人太难了,就算是大使馆也无能为力。活人好找,可是……”

江夜舒一颤,手里的咖啡都洒了,张岸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他想劝她不要再等他了,过了这么久还找不到,其实已经知道结果是怎样的了。

“我请乌克兰的同学帮我印了许多寻人启事,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看到的。”江夜舒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满满的企盼,她知道,他一定还活着,因为他说过,他们来日方长。

天黑之前,张岸起身告辞。江夜舒送他到门口,沉沉的暮色压下来,街灯点亮,那一刻江夜舒有一种身在乌克兰的错觉,现在她越发觉得自己好像活成了另一个林嘉树,等着一个未知的归人。

不久前,江夜舒在街上遇见苏梅,多年未见,两个人聊起学生时代的往事,最后话题同样落在林嘉树身上。

“其实,你那时候也喜欢过林嘉树吧?”她问苏梅。

苏梅怔了怔,望着青灰色的天,什么也没说,因为她对林嘉树的那点儿喜欢不及江夜舒的十分之一,所以她早早就放下了,而她却还在坚守等待。

最后,苏梅说她前不久订婚了,很快就要结婚,江夜舒望着她脸上幸福的笑,想起从前的种种,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苏梅走后,江夜舒一边走一边回忆,那些关于林嘉树的细枝末节,只有一遍遍回忆,她才不会忘记他。

十月,来了一场强台风,江夜舒到店里时才发现,春江路唯一的那棵槐树被风吹得连根拔起,横倒在街上,很快就被人拉走了,仿佛从未存在过,就像林嘉树也从未来过她的世界。

江夜舒望着空荡荡的街,忽然间泪流满面。


09、

又一年过去,下午,她像寻常一样坐在柜台里看书,正昏昏欲睡时,门楣上的风铃忽然响起来,她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朝门口说了一句:“欢迎光……”

“临”字还未出口,她便愣住了。

因店门朝西,下午夕阳从对面楼宇间投射过来,她总是看不清来人的脸,而此刻门口站着的人,周身逆着光,即使看不清脸,她也知道他是谁。

心里犹如海潮侵袭,鼻腔发酸,眼眶发潮,林嘉树,这三个字在她喉间反复练习,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倒是他先开口,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才意识到,这不是梦。

她心心念念,满怀愿景的人,回来了。

她机械地毫无意识地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对面夕阳西下,她才终于看清他的脸,虽然有刻意修饰,却掩饰不了他颧骨上的伤痕。她极不真实地拥抱了他,他将她抱得更紧。

为了再见到她,一切的苦难,都不算什么了。

三年前,林嘉树去了乡下之后手机一直没信号,回来的时候又误入抗议集会,不幸腿部中枪,失血过多晕倒在地,许久才被一位路过的老先生救下来,将他送到

乡下的收容诊所。因为出门急切,他没有带任何身份证明,加上受伤严重,只能在诊所里待着,这家诊所里还有许多像他这样的人。

因为倒地的时候伤到头部,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清醒的时候就念着要去找江夜舒,但是因为腿上的枪伤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收容诊所医疗条件也不好,他的右腿已经快要废了。

看着这样的自己,他忽然就不敢再去找她了,就像当年不敢接受已经在乌克兰娶妻生子的父亲。他这一生都缺乏勇气。直到上个礼拜,中国大使馆的人忽然找到收容所,他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江夜舒一直从未放弃过找他。

那时候,他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回来,虽然他的腿是残缺的,但是他对她的心是完整的。

江夜舒听完眼里蓄满了泪,林嘉树却只是笑,对他来说,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从今以后,他会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用余生来补偿她失去的那三年。

而江夜舒望着人来人往的街,不禁感慨。

原来这世上啊,真的有来日方长。



【END】

本期结束


下期预告: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也许正是因为和你经历了重重的艰难险阻,才显得“在一起”这三个字无比得有分量。等待过,才知道时光漫长;重逢时,才觉得弥足珍贵。爱从来都不容易,且行且珍惜,不要轻易说放弃。

“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动一动手指,关注“意林花羽季”

微信号:意林·花羽季

意林·花羽季

每一次与你的相遇

都是青春最绚烂

的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