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遗忘的月光

西米的蝴蝶 2020-06-29 07:01:50


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

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每一个黄昏过后,大家焦虑的等待,却再也没有等到月亮升起。潮水慢慢平静下来,海洋凝固成一面漆黑的水镜,没有月亮的夜晚,世界变得清冷幽寂。

但是,最深的黑夜即将过去,月亮出来了……

——幾米《月亮忘记了》

    有多久没看到温柔明亮的月光?

    三十多岁的人喜欢绘本看起来有点可笑,可是我还是会坦诚的说,我喜欢这个故事。

    故事开始于一个坠楼的男子,在起跳的急速中,带下了天上的一轮明月。月亮不再高挂夜空,人们慌乱、沮丧、不失所措。海水不再玩弄潮汐、准备登陆月球的太空船在星海中迷航,在电视传媒强大火力的播送下,世界末日的恐慌在街头巷尾不断地扩大……

    幾米是这样把故事说下去,淡淡地。在鲜丽丰富的色调底下,一直是种淡淡的情绪,有人说是淡淡的愁,淡淡的悲伤;也有人说,淡淡的背后,其实拥有莫大的想像空间,比如掉落的月亮其实是拥有某种象征的意念。象征什么?生命与死亡?一个朋友和关于他的记忆?还是维系着生命的一种信念?

    书里男孩的经历似乎是坠楼男子生命垂危时的梦境,我更愿意理解为它代表的是我们所有人单纯美好的童年和梦想。于是,什么东西被唤醒了,那些本来静静隐藏在内心的孤独和伤感,会被这些精致的插图打扰,四散到空气里,弥漫到周围。

    每个独生子女年幼时期,都想有个月亮这样的朋友,安静,美好,纯洁,寂寞。和心底的小自我一样。

    失忆的月亮,在小男孩的帮助下,渐渐记起了许多往事,可是它再也无法回到男孩的家。

      月亮低声的呜咽,男孩大声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世界突然安静下来,月亮轻轻地转动,男孩慢慢地睡着……最后,开头那个男子醒了,梦中依稀闻到了淡淡的百合花香。

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男子拄着拐杖站在绿色的草坪上,仰望着天空中的月亮,目光坚定,微风徐徐吹过,天空墨蓝。

    原来不是月亮忘记了,是我们自己忘记了月亮。

    内心真实的自己,一直坚持的梦想,被我们忘记了。

    所以很多人说,看这本书,会觉得很孤独,很想哭。

    我也是,有时候,会希望这么多年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梦,醒来我还在大一的课堂上,还是那个无所畏惧的自己。

    还会想起那些夜晚,独坐在夜幕下的天台栏杆上喝啤酒,看月亮,还记得跟室友深夜满脸贴着字条打扑克、讲鬼故事、玩笔仙,还记得跟比我高五公分、比我重三十斤的女生打架,抓着她的头发往桌子上砸,至此一战成名。

    从前一直觉得自己野性难驯,是因为从前爷爷奶奶姑妈都还在,父母年轻身体健康,我喜欢的朋友们围绕在我身边,满满的安全感带来的无畏和勇敢。

     后来爷爷出了车祸,再后来患上脑萎缩,在床上瘫痪了一年半,离开了我们。姑妈患上乳腺癌,顽强的做了十六次化疗,还是走了。接着奶奶脑溢血去世。三年时间我父亲失去了三位至亲,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脾气变得喜怒无常。

    还有其它,不再多言,这几年我的人生突然异常艰难,快乐仿佛只在时光的罅隙中生长,而弥漫不去的悲伤组成一面高墙,上面刻画了所有我目睹的关于失去和颓败。有一个晚上,我认真的看了几年前的日记,看得心底微微的疼痛,好象听到时间的车轮在我脑子里碾过的声音,轻轻的不被察觉,但是蓦然回首才发现一切都已面目全非。

    不记得谁在冷笑:“看吧,总会习惯的,一切都会是这样,终究抵不过习惯二字。”

    于是我学会了习惯,当我和老友聚会的时候,才发现大家全部都跟我一样无师自通。我们面对失去和空虚佯装坦然,因为我们要维持平衡淡定的心态,以求站稳我们的双脚。我们已经不受用激烈的情感表达方式,不相信美好的童话故事,不屑于无私无畏的付出,我们要以独立的经济能力保护自己,要“成熟”地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每个个体都在社会中日渐充盈和强大,只是丢掉了年轻时的单纯和轻信、一些发自内心的笑容和眼泪、一些细琐的疼痛和甜蜜,一些那么美好、那么美好的岁月。

再见,昨天转身,明天微笑。

     他对我说,他忘掉了她,曾经爱过十五年的女孩嫁作他人,他可以释然的微笑:“原来有些人,只是你生命的劫数。”

     她对我说,她很疲惫,她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努力生活,努力让自己快乐,可是,“常常在这个城市的轻轨里,会独自哭泣起来,莫名的。”

     他对我说,他被人陷害,打了两年官司,还被人套上布袋暴揍,鼻骨骨折。“人们戴着形形色色的面具,笑里藏刀。”

    她对我说,“我以为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在外打拼,一年只回家一次,可是这次回家,父母的苍老像一颗子弹击中了我,让我眼泪汹涌无法控制。”

……

每个人,都很不容易。

    其实很多时候,疼痛让人清醒,让人意识到更应该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都不晚。

    他拿起相机,开始行走,五次进藏,两次穿越墨脱,他说现在的状态很好,不断趋近于内心的安宁。

    她放弃高薪回国,跟自己的青梅竹马结婚,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每天在微博晒着暖暖的小幸福。

     他对陷害他的人实施了报复,然后收起了锋芒,现在安静的经营着自己的小公司,有了个温柔的妻子。

    她把父母接到了身边,虽然现在的房子还有点挤,虽然她还戴着大龄剩女的帽子,但是她说不怕耳边天天的唠叨,每天给他们做做饭,陪伴他们,就很好。

……

我想拥抱他们。

    我们还在不断成长,不断告别和遗忘。但是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忘记心底那个纯真的自己,永远清楚自己是谁,需要什么,什么对自己而言才是最宝贵的。

     又到了下着雨的三月,带着潮湿微咸的味道扑面而来,不容拒绝,好一个转眼之间。

     但是,这样的感觉,依然是美,就像蒙上眼睛,伸出手臂,面向大海,看不见未来,但是听到潮水的方向。

     还是要坚强勇敢的走下去啊,雨季总会过去,最深的黑夜即将过去,月亮出来了……记忆里被遗忘的月光,还会再次如水般柔柔地、照亮你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