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卡布里的月光(三十四)

洞庭潮 2019-04-19 14:34:59

 

                   十一

              冬天第一场雪就这样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宛如无数

个白色的小精灵在空中飞舞。整个大地一片白茫茫,树

丫上压着厚厚的白雪。雷奥和杜丽沿着沿江大道一边欣

赏着雪景一边散着步,雷奥穿着一件浅色大风衣外套,脖

子上戴着一条长长得红色围巾,他从护栏边捧起一把雪

搓成一个大雪球,扔到江里。杜丽双手插在兜里,目光忧

郁地望着远处。雷奥从衣兜里掏出两个信封说: “亲爱的

天使,你的学校找好了,他们看了你的简历非常感兴趣。

另一封是经济担保通知书,因为我们没有结婚证明,所以

暂时还没法律文书去办理正式担保函,另外你的护照签

证也正在办理中。”杜丽打开那个精美的信封,是朱利亚


德学院的邀请和简介。朱利亚德学院建立于 1905 年,由

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和戏剧学院三所学术中心组合而成。

雷奥兴奋地说: “亲爱的天使,你就快实现自己的梦想

了,你知道吗?朱利亚德学校在一百余年的历史中,为全

球艺术专业人才的培养和美国高雅艺术产业做出了令人

瞩目的巨大贡献,培养出众多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比如著

名的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就曾毕业于该校。”杜丽

望着远处苦笑了一声,眼睛里含着泪花说: “可是我不能

跟你结婚了!我很抱歉!”她使劲地朝前跑去,弄得雷奥

有些莫名其妙,他气喘吁吁地一路追上来,在一颗大树前

一把拉住杜丽。雷奥喘着热气问道: “这是怎么了,我亲

爱的天使。”杜丽戴着手套扶着树干背过身子说: “我已

经不是处女了!”雷奥呵呵地笑了起来,他说: “这很重要

吗?在我们的国家,女孩子如果二十多岁还是处女,是很

没面子的事情。”杜丽缓缓地吁了口气说: “不是这个意

思,我,我怀孕了!”雷奥很惊奇地问: “天哪?这是什么时

候的事情?”杜丽流着泪说: “自从你走后就怀上了,已经

两个多月了!”雷奥沉思了片刻说: “是他的孩子?”杜丽

点点头。雷奥咬牙咧嘴地说: “Shit!那家伙抄了我的后

路。”她转过身将信件退还给雷奥。雷奥抓住杜丽的手

说: “哦,我的天使现在有了瑕疵,但是这不要紧。我只是

有点糊涂,我没有完全弄明白,你到底爱不爱我?我是指

你的心。”杜丽眼里闪动这泪花看着雷奥说: “正是因为

我要跟你结婚,我才必须要让以前的一切做个了结,这样

对人家才公平。但是,我没想到我会怀孕。”雷奥激动地

说: “那现在我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雷奥在雪地

上单腿下跪,真诚地看着杜丽。杜丽的泪水顺着脸庞缓

缓流了下来,她看着冰冷的江水说: “可我已经有了别人

的孩子!如果我要接受你的求婚,我得先去做人流。”雷

奥双手紧握杜丽的手说: “不,不。在我们的国家,堕胎是

违法的。为什么要去做人流?那是不可以的,是亲手杀死

自己的孩子。我要带你去办理结婚证明,这样,我们就可

以有法律保护了。我要带你离开这个国家,离开他。”杜

丽看着雷奥那双清澈明亮的蓝眼睛,她泣不成声。她一

把扶起雷奥说: “我接受你的求婚,雷奥。我愿意跟你去办

理结婚证明,相信我,这一生我再不会去见他了!”雷奥热

泪盈眶地拥抱着杜丽,喃喃地说: “我的天使,我可赚大了,

我同时得到了两个人,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你的心。哦,感谢

上帝!”雷奥用双手替杜丽擦干眼泪,搂着杜丽的肩膀朝前

走去。雪地上留下两个人清晰的脚印重叠交织在一起。


二十四

一九九二年的春天,一切都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电视里直播邓小平同志南巡实况,邓小平先后视察了武昌、深圳、珠海和上海,沿途发表了重要谈话。全国的电视画面重点报道
深圳在几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楼更高了,马路更宽了,人们生活更富裕了……而这一切,都是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小平同志说:“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步伐要迈得再快一点。”
      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全国都掀起了进一步深化改革发展的高潮。
上海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央的战略部署,制定了“开发浦东、振兴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开发方针。不久国务院正式批准浦东进行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浦东正在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新的窗口。
也就是在这个春天,杜丽走了,她带着她的梦想,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还带着她的洋丈夫雷奥飞往美国纽约市,去那里的林肯中心就读朱利亚德艺术学校。杜丽走的时候没有再见马小军,她承诺了雷奥要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她同时还要去实现她舞蹈家的梦想。可是她在机场的时候,还是跟马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她没有告诉马小军自己怀孕的事,因为她认为反正今生不再打扰马小军,就不应该也没有必要告诉他这件事情。她只告诉马小军她即刻就要起飞离境,然后互道珍重。她祝福马小军能找到一位好妻子并能够幸福地生活,愉快地工作。
杜丽的走带走了马小军的心,杜丽的离去让马小军心里空荡荡的了,他心里想这辈子再也无缘见到杜丽,他们这段情终究在他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归于寂静,世上许多的情感终究都会是有缘无份,热闹了一阵子最后一切都还是要随风飘散。那一晚马小军想了很多很多,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为了杜丽而来上海的话,他的命运现在又是怎样呢?然而他的付出终究还是南柯一梦,多情总被风吹雨打去啊!如今马小军无牵无挂了,他内心空荡荡的。他对杜丽毫无怨言,反过来他很佩服这个女孩子,就像小时候与杜丽同桌时,由排斥变成最后的信任和倾慕一样。在他心中,杜丽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她最后也走得有情有义。
    这期间马小军不断地在反思和评估自己,杜丽的离开让他有种豁然开朗起来的感觉,他不会再这样子下去了,他不会再为别人去委屈求全自己,去被迫左右逢圆了,他要去做他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哪怕就是失败他也一个人是完全可以承受,他想起了自己越战时候的经历,最坏的结果莫过于血洒疆土而已,纵然是那样他内心丝毫都没畏缩过。而如今,最坏的结果也不会是战争时代那种情况吧。一个人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现在的情况只不过是失败后再一次去选择而已。在他与原来部队的老团长几经沟通之后,一个大胆的决定慢慢在马小军的脑海里形成。而这个决定在当时,几乎轰动了整个公安分局。他向分局领导和人事科分别提交了辞职报告书,他决定不再当国家干部,虽然这个职业稳定。他把警察的配置全部如数上缴给单位领导,在领导的惋惜中、在同事们的挽留声中毅然走出了单位的大楼,平静而轻松地走向另一个人生起点。

           (待续)

 

 

~~~~~~~~~~~~~~~~~~~~~~~~~~~~~

  长按二微码    关注洞庭潮 

  投稿邮箱:24598248@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