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原创)月光下的祖父

月蕴芝华 2020-06-30 10:33:22

       今夜,月亮很亮,也快圆满了,只是有些清冷,毕竟已然深秋。在月亮的清辉里,祖父的影子渐渐清晰……



月光下的祖父


我说我见过祖父,父亲一脸的不相信。他都对他的父亲没什么记忆,作为他女儿的我,怎么可能见过?我祖父离开人世的时候,我的父亲只有三四岁。

但我的祖母无比相信我说的话。

我的母亲也信,因为她还说她无数次见过我祖父并与他有过对话。母亲对我祖父的描述获得过我祖母的认同。我也相信我母亲的话,是我因为无数次见识过母亲能看到一些常人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

我见到我祖父的那一次,是在一个深秋满月的夜晚,那时我还是个孩子。那晚子夜,独自一人推开大门的时候,我看见天上的月亮格外圆润与清冷,把地上照得冷冷清清。等我从厕所回来准备关大门,在我习惯性地回头看后面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月光下,一个穿长衫的人影子,站在离我三米开外的大门口。他望着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光熠熠;他身上的一袭长衫是乳白色的,上面没有一丝皱褶;他的头,光光的,亮亮的,暗淡了月光……

我看那影子看我,平素胆大的我也没有丝毫胆怯的望着那影子,我们就那么对望着。他起先似乎惊异于我的无所畏惧,接着我从他的眼神里分明看到了激动,看到了熟悉与亲切;然后我便看见,他用手示意我进到大门里;我半转过身,他便点了点头;于是,在他鼓励的眼神里,我转过身熟练的插上了门栓……

第二年春天草长莺飞时节,大人们忙,便把我们孩子送到了幼儿园。其实,幼儿园就设在我家。全村,就我家房子最大。老师是一位女知青。她叫我们唱歌跳舞、剪纸折纸花,还让我们回家自己剪自己折。我便想起祖母那极宝贝的彩色缎面宣纸鞋样本。很快,我便从祖母鞋样本的夹层里翻出了许多花花绿绿的纸,和一小块红布包裹的东西。出于好奇,我打开了那布包,从里面掉出一张纸片到地上,我捡起来发现是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中等人才,三四十岁的样子,光光的头发光发亮,一身乳白的长衫合体地罩在身上,饱满的面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我拿着照片,献宝似的大叫“爹爹!爹爹!快来看!你的照片!好好看啊!”闻声先飞奔到我身边的是祖母,根本看不出她已是三寸金莲的60多岁的老人。祖母刚把照片拽到手里想藏起来,赶过来的祖父比她更快一步的抢过来,一边骂一边愤怒的扯照片……扯完照片的祖父就近拿起一根棍子,试图打向在边上无声摸眼泪的祖母,我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正在我家耳房喝茶聊天的二爹,姨爹闻讯过来又是劝慰又是训斥,祖父方才转身出门去了……

后来,这件事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谁也不再提及。但它却像那晚的人影子一样,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一个夏夜有月亮的夜晚,祖母习惯性的望着月亮出神,而我背着双手围着她转着圈儿背诵古诗。“像!真像!你背着双手背书的样子像极了你的祖父!”祖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等我回味过来的时候,发现祖母似乎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我的祖父就在我身边,我长得不像他,他也不读书啊?!”我傻乎乎的问。祖母嘴巴开了又合,就是不吱声了。我也没有追问。

等我稍大,妹妹才悄悄告诉我,我们的父亲并不是我们爹爹的亲儿子。她继而提到那张照片,说那张照片是我们亲祖父留给我们祖母的唯一遗物……在她声声说我死笨活笨的指责声中,我才一点一滴的意识到,那晚月光下的人影子为何对我亲切了。因为,那是我的亲祖父。

后来我在堂兄家里看到伯父遗像的时候,我也发现,那晚月光下的影子,那张被扯碎的照片上的人,与我的伯父,还有我的父亲,他们的面容是多么的相像。伯父的脸只在颧骨上部比我父亲稍宽,祖父比我伯父与父亲的脸稍微饱满一点。那个时候,我的祖母还健在,而我的继祖父已辞世好多年。我告诉祖母的时候,她说我的伯父与父亲个儿都没有我祖父高;她说我祖父性质温和而博学、我伯父聪明但性子急、我父亲温和但没有念过太多书……我祖母把我祖父称为“那个死人”。小孩都知道,她说“那个死人”四个字的时候,声音里浓浓的怀恋都溢出来了。

血缘里藏着遗传,遗传性的爱好、语言与动作……于我,似乎天生就喜欢把双手背在后面,背书是,散步是,忘形时亦是。其实,从我知道祖母喜欢看我背着双手背书的样子后,我便经常性的在有月亮的晚上,给她背书听。我长得像父亲,那也便是像祖父的了。

我对衣服从不讲究,但单喜穿长衫,这似乎也遗传了祖父。但祖母在的时候,我从未穿过长衫。而今,月光下,我穿着长衫,背着双手,背书的样子肯定更像祖父,我相信祖母一定无数次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