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教育路上请父母优雅避开这样的雷区

乐芽岛 2019-05-18 10:53:12


又是一年一度的315打假日,今晚的打假晚会又会爆出什么?对此,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医疗、饮食和健康、安全上面。


去年曝光了家政服务行业月嫂、保姆等上岗服务证的黑幕,大家都为之打了一个激灵,难怪会出现保姆电梯内虐童,保姆纵火烧死妈妈和两个孩子的案件。


这些让我们意识到伪证,不仅是对求职者的不公平,更是对消费者的生命和安全的不负责。


你听说过全脑潜能开发师的资格证吗?


首先,来说说全脑开发是个什么鬼。


人的大脑分为左脑和右脑,合在一起叫做全脑,一般来说专业的全脑开发是用各种模具进行开发大脑的训练,全方位激发大脑的潜能。


简而言之,就是在经过长时间的学习沉积后,青少年在生活、学习中运用全脑思维,有效的提高学生的智商、情商、智商和空间思维、观察、记忆创造、推理、组织、认知、逻辑思考、语言、数理等方面的能力。



这一理念来自于国外,近年来,在国内早教市场也受到很高的追捧。


号称全脑开发的机构,招生简章上面,常常会宣称,连续上完几个课程后,孩子可以达到:5分钟记忆一百个单词;蒙眼识别书本内容的能力。


听上去好像孩子个个都能成为最强大脑,成为学霸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只是这样说一说,家长肯定不会轻信,毕竟还是要眼见为实才会乖乖交学费。所以,一般也会有试听课,供家长亲眼见证孩子的“神奇转变”。


像是下面这样的三个场景:


场景一

安静的房间里,老师两只手分别握着一瓣橘子,一小块胡萝卜,双手握紧,让孩子们猜测哪只手中是橘子,几个孩子不约而同地指向了老师的右手,手掌摊开后,果然有一小瓣橘子。


场景二

而这只是一个预热而已,接下来,老师随便写了几个动物的名字,一个孩子从中默默选了其中一种动物,走上讲台闭眼“发功”,通过“意念”来传递给其他同学。待到这名孩子睁开眼睛,无需说话,其他孩子就说出他心中所想的动物名称。


场景三

之后,老师站在讲台上,用小棍每隔20秒钟就有规律地击打桌子,孩子们则根据这个节奏读书,每隔20秒翻一页。很快,书读完了,一名孩子被叫到讲台前,随便挑出一页,这名孩子就开始背诵该页的内容。


亲身体验过这些以后,虽然我们会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玄学”在其中,但出于“想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这样强烈的急功近利的心情下,大多数人会去报名。


根据权威机构预测:中国的早教市场每年有300亿的消费能力,而目前这个市场正在以每年28%的速度增长,其中不少属于“全脑开发”项目。


除此之外,全脑开发已经不再局限于早教市场,逐渐走进少儿培训领域,为中小学生的考试“助力”,走在马路上,除了高思学而思巨人等传统的课外辅导课程,诸如“记忆大师”“全脑训练”“全脑教育加盟”“全脑培训”等等也开始铺天盖地映入眼帘。


甚至还谎称,从事全脑开发的老师都是学幼教或学前教育的,如果想要办机构,可以花两万九千八上五天的课程,拿到全脑潜能开发师的资格证。


然而,致电国家资格证书查询中心,却发现并没有这个资格证书!没有!


为什么巨大的谎言能大行其道?


尽管听上去有点像“封建迷信”,但文章前面就提到过这些教育项目有着“洋血统”,并非国内制造,理论基础来自主要来自日本的教育学博士七田真和美国的医学博士、儿童启蒙教育家杜曼。






他们的共同点是,认为所有婴儿出生时都是天才,具有大自然所给予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只是在成长初期缺乏良好的环境,没能将其引发出来,从而导致资质消失,而天才的头脑功能来自于右脑。


比如远古时代的人类与原住民,左脑几乎不发达,但心电感应的能力却很强。而现代人为了让语言理性发展,所以丧失了ESP(右脑的五感)的能力,抑制了右脑潜能的发挥。


然而,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这种从国外引进的教育理论,尽管目前在国内开展的如火如荼,国外却消无声息。


国外很多家长对杜曼闪卡和七田真既不熟悉也不了解。有人还曾专门咨询过欧美教育者,他们要么表示从来没听过,要么表示这是早就被欧美主流教育界所抛弃的理论。


事实上,对杜曼的批评在国外医疗界非常广泛,大多将其视为伪科学,也就是“旁门左道”。


早在1968年,美国儿科学会关于残疾儿童的委员会,就对杜曼的人类潜能开发研究所提倡的,对于脑损伤儿童治疗方法提出了警告。并且在1982年再次发出警告。最近的声明发表于1999,并且在2010年再次重新确认。


真是有点尴尬,而另一外(七田真)也受到同样的抨击:


台湾中央大学认知与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洪兰教授在台湾1997年9月《科学月刊》中发表文章说:


“人的大脑有两个脑半球,虽然各有所司,却是相辅相成。正常人左右脑半球是联结在一起,‘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只有极少数的病患左右脑中间的联结被剪开。


这些‘裂脑’(split brain)病患的研究,让我们了解两个脑半球在没有另一半抑制时的特殊功能,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把两个脑半球单独分离出来训练。”


“最近,报纸上又出现‘超右脑革命’的新闻,日本《右脑革命》一书的作者七田真来台湾,宣称‘右脑是启发幼儿潜能之钥’,说右脑是想象脑、感性脑,有如录像机一般可以快速的记录知识,并具有‘心想事成’的奇妙力量,要家长与教育者赶快去开发右脑。


其实这是一点证据都没有的事情,人的两个脑半球是联结在一起的,神经讯息通过联结两脑半球的神经纤维束胼胝体(corpus callosum) 只要一毫秒,怎么可能单独训练右脑而使讯息不透过胼胝体传到左脑?”


总而言之,就是这种教育模式以及理论,从科学角度是站不住脚的,而从效果上看是没有保证的,只是白白浪费时间精力和金钱。


巨额投入与潜在隐患


那么,接受过“全脑开发”的孩子,他们的切身体会又如何?


一位网友说:


“小学时父母给我报过“开发右脑,成为记忆大师”20天的课程,收费大概几万吧,我确实在短短20天记住了圆周率100位、《琵琶行》全文、《岳阳楼记》、三十六记等古文以及父母随意出100个数字或词语5五分钟内记忆,倒背如流,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记忆方法长时间不复习就会忘得一干二净。而复习有难度,大多数人做不到。”


与此同时,还有家长反映:特别小的婴幼儿,靠杜曼教学法中的闪卡记住的只是字形,却无法联想到字词所指的事物和意义,比如知道“湖水”,但单独看“湖”和“水”就茫然,能快速读出“床前明月光”,却不能单独认识每个字。



对此,国内家庭教育家萧愚说:“在儿童教育中,表演性的能力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


比如珠心算的孩子,计算如飞,就像神童一样;有些练过七田真的孩子也是,翻书如飞,还能告诉你书上的内容;有些孩子靠记忆表演,还频频上电视,比如春晚就有孩子背百家姓,但是这些表演性教育,跟马戏团训练小狗数数、猴子认字没有太大区别。


杜曼闪卡的问题在于,它往往割裂了记忆和理解的有机联系。


事实上,正如这些培训机构所宣传的那样,一部分练过杜曼,七田真的孩子,也许确实在短期内会出现一些比较神奇的能力,比如快速翻书,瞬间记住大部分内容。


但有人认为,这些被刻意培养起来的“神秘能力”,迟早会消失,如果不消失,反而很可能意味着疾患。


既然“全脑开发”有着如此多的不确定因素,这种在欧美国家已经倍受冷落的教育理论,缘何在中国蓬勃发展?


毋庸置疑,它迎合了很多中国家长急功近利的心理,同时也映射了中国父母的焦虑。


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家长试图用金钱填满焦虑,骗子在用焦虑挖掘出关于“起跑线”的陷阱。


剔除伪科学,不如就从提高我们的认知开始。



 


—今日话题—

为了开发孩子的右脑,你用过什么方式?

(参与留言,抽一个精美咖啡杯)


乐芽岛

轻松育儿短视频,看了会上瘾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