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上野的月光 Moonlight in Ueno

heysalt 2019-04-21 10:02:35

从星巴克出来时已经晚上七点。气温冷冽,上野公园里的游人都在往有灯火的方向赶去,逗小孩子笑的路边艺人也已经收摊,光秃秃的树枝上乌鸦还在哇哇地叫。我光脚穿着一双跑步鞋,疾步而行,饥饿的胃和冰凉的身体想要一份温暖的晚饭。

我大概走了有四五百米,找到谷歌地图推荐的一家鳗鱼饭餐厅,但我还没来得及如释重负,餐厅经理告诉我他们已经客满、不招待独行的食客。我只好默默回头,双手插回羽绒服兜里,跺跺脚,往另一家餐厅走去。

韵松亭。谷歌地图上给出的标签是传统日式料理餐厅。门口温柔的接待员请我脱下鞋子。我便脱下鞋子,露出搽了红色指甲油的双脚。大概因为天气太冷,皮肤冻得白白的,使得红色的趾甲看起来格外艳丽,为此我感到一丝骄傲。接待员又请我点单,我点了最便宜的鸡肉定食,虽然便宜,但换算成人民币也差不多要三百多元,不过因为还沉浸在脚很美丽的心满意足中,当下对价格也并不以为意。

二楼的多人用餐区人并不多,只有两桌看上去像下了班的公司职员在安静地用餐。但走廊另一边的包厢里,喝醉了酒的日本上班族正在击掌歌唱。我在榻榻米上盘腿坐了下来,满怀期待。

服务员大叔先端上一小块豆腐和一碗蒸蛋。


等我吃完后把盘子撤掉,再换上一对烤翅。我慢慢分解鸡翅,尽量避免由于过于饥饿而显得失态,但还是很快就吃完了。


意犹未尽时,大叔端来一个碗,上面有碗盖扣着。大叔说,素普,素普。打开碗盖,一碗鲜美的味增汤。


然而素普还没喝完,桌上紧接着放了一个瓦斯炉,架起一个铸铁平底锅。这是要烤六片牛肉大小的鸡肉,佐菜是六个巨型洋葱圈和一束我不知道叫什么的青菜。我不负众望,拌着打在碗里的生鸡蛋,一个人把所有的食材全都吃完了!


随后便把平底锅换上铜锅,煮起了粉丝汤,大叔在汤里埋了三颗鸡蛋大小的鸡肉泥。我略微吃力地吃光了粉丝和鸡肉,铜锅并没有如愿被撤走,而是拿来了一碗米饭和一颗鸡蛋,在剩下的汤里煮起了杂烩粥。


我的内心因为吃得太饱,已经在榻榻米上打起滚来。喝粥期间我甚至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以后含着热泪把粥吃掉了。觉得自己特别棒,为国争光了。我想这一切终于结束了吧,这时一个青团端了上来......


结完账在门口穿鞋子的时候,完全顾不上欣赏美丽的脚。手脚虽然暖和,身体却因为吃得太多而变得笨重,头脑也混沌起来。我在餐厅旁边的稻荷神社站了一会儿。这一天正是农历十五,天上没有云,月光格外皎洁。2017年的第一个满月照着上野公园那些光秃秃的树,照着树枝上哇哇叫的乌鸦,照着往有灯火的方向赶路的行人,照着站在神社门口望着月亮出神的我。


应该是这月光的关系,使我意外地吃到一顿丰盛(得过了头)的料理。我想,我现在应该驱动我笨重的躯体,回到Hatagaya小公寓,泡一个热水澡,喝一杯白色沙瓦,在有暖气的房间里好好睡一觉。


毕竟,天上并没有第二个月亮,这里也不是1Q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