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情如明月光.纪炎熙叶如宁

肥啾书屋 2018-12-05 11:45:34

~欢迎来到肥啾书屋~

《情如明月光》主角:纪炎熙叶如宁【txt完结】

简介

他们经历了无数艰辛,终于欢来今天的美满的生活。

也但愿这世上所有的相爱之人,经历磨难后都能再次相聚,情深两不负,牵手到白头。

月缺月圆,日记里未完的故事,还在幸福的书写下去……

“如宁。”纪炎熙的声音是少有的低沉,眼神在火光下晦涩难辨,他走到她面前,修长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告诉我,那个孩子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死了,被叶蓉蓉扔进油锅杀死了。叶如宁极力的想开口,可嘴里却发出不出半点声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她不说话,纪炎熙眼里的寒意又重了一分,低沉开口:“你我夫妻一场,当年是我强娶了你,所以……”他顿了一下,声音嘶哑,隐隐有一丝压抑的痛楚,“你和纪辰有婚约,你们的事,我也不想追究了……可你说实话,孩子究竟是谁的?”孩子是你的骨肉!泪水从叶如宁的眼角滚落,她张着嘴,说不出话。他放过她了!心里的激动难以言喻,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能忍下去,这是多么难得。叶如宁紧盯着他,她好想告诉他,她这四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思念他,她爱的不是纪辰,她没有杀他的孩子,她现在又怀了身孕。她说不出口!纪炎熙的心脏隐隐抽痛,这是和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女人,虽说他是出于报复才娶了她,但看见她流泪,那些眼泪竟然好像全都滴进了他的心里,溅出一点一滴的痛。是他强娶在先,她出墙在后,他坐了一夜,痛恨得好几次想亲手杀了她,可最终还是忍了。她不爱他的事实,他接受了,但他无法原谅的是孩子!新婚三天,他对她虽然说不上有多深爱,却也尽可能的对她好,为什么还要背叛他!他不知道她肚里的孩子是谁的骨肉,作为丈夫他不能忍!“如果你肯开口,告诉我孩子的事。”纪炎熙看她无声流泪,心中刺痛,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我放你走,从此你我恩怨两断,互不相欠!”他强占了她的身子是为了报复,可是结婚的时候,他看见红盖头下她羞涩的眼睛,却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生一世。他不是没想过要和她好好过日子,是她亲手毁了一切!然而,当她撕毁婚书的那一刻起,纪炎熙的心就变得冷酷无比,他痛恨自己。在战场上受重伤的危急时刻,他想的竟然不是生死,而是后悔在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床上熟睡,他想吻她,可又怕吵醒她,还没来得及亲一下就走了。他欠她一个吻。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可笑,怎么会对这样一个贱妇动心!“叶如宁,你说话!”纪炎熙压着眼里的寒意,面对她的沉默快要失去耐性。叶如宁怔怔的看着他的脸,他想和她一刀两断,可是她肚子里又有了他的孩子啊!两个人纠缠半生的情,真能这样轻易斩断?“你给我开口!!”纪炎熙低吼,他说了那么多,难道还不能打动她的心?她就真有那么喜欢他的弟弟,喜欢到宁死也为他守口如瓶?看着眼前的女人依旧一声不吭,心里的怒意一层层的涌上眼底。“叶如宁,难道我和你青梅竹马的感情,还是比不上纪辰?难道你嫁给我,只是因为迫不得已?!”纪炎熙目光凌厉,胸口的嫉妒、愤怒、被背叛的痛恨……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快要失去理智。“究竟是我不够好,还是宠你不够多,你还要我怎样?”就连在战场上临死的时候,他想的竟然还是她!他狂怒,捏着她下巴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就算孩子是纪辰的,我也不会对一个孩子动手,我只想知道真相!”只想知道……她有没有对他动过真心,哪怕是一点点!“叶如宁!”纪炎熙拔枪顶在她头上,脸色酷寒:“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吭声,我一定开枪!我纪炎熙说到做到!”叶如宁被枪顶着,死死看着他的眼睛,滚烫眼泪汹涌流出,沾湿了他的手指。她有千言万语想告诉他,可是她说不出口!!看她嘴唇紧闭,纪炎熙的心终于彻底凉了下去,她从来没有爱过他,枉他自负一生,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一……”“炎……熙……”叶如宁挣扎呜咽,她用尽全身力气,却也只能发出两声干哑的嘶叫。“二……”她还是不开口!这个狠心的女人,他当年放弃尊严求她,被她无情羞辱;如今他再次放下骄傲,她竟然还和当年一样,用沉默来践踏他的尊严。可笑他对这个女人还有一丝情意,真是自取其辱!!叶如宁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朦胧泪眼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眼神强烈祈求。她不能死,她有了他的孩子,她还有好多话想告诉他!炎熙,求你读懂我的心!“三!”纪炎熙心脏深处剧痛,眼眶终于湿润,他猛然闭上眼睛,扣动了扳机。‘砰’!

子弹擦着叶如宁的脸颊划过,擦出一道血痕。纪炎熙猛的甩开她的脸,眸中尽是痛恨,他想杀了她,可在最后关头竟然还是下不了手,胸膛剧烈起伏!

他恨这个女人,更恨下不了手的自己!“我不会放过你!蓉蓉怀了身孕,她中了毒,你这条命我还有用!”

叶如宁惊魂未定,眼里满是苦涩。

没想到叶蓉蓉竟然也怀孕了,难怪今天这么急着赶来灌她药,那女人杀了她的孩子,抢了她的丈夫,还对她赶尽杀绝,还和她同时怀了身孕。

“有人在井水里下了毒,剂量很小,正常人喝了没关系。可蓉蓉身体虚弱,再加上怀有身孕,此毒足以致命!”

纪炎熙声音冷肃,犀利的目光直盯在她脸上,“这一月来,关在柴房里的贱奴是你,水源就在柴房的院子里,你想破坏婚礼,所以才在水中下毒?”

不是我……叶如宁难受至极,微微摇头。

“叶如宁!是你自己放弃做我的女人!”纪炎熙的声音越来越凛烈,恨怒交织:“现在你却嫉妒蓉蓉,你究竟还想从我身上夺走什么?!”

叶如宁呼吸屏住,他竟然用‘夺走’两个字来形容她,可夺走她一切的,不正是他吗!

她抬头,望着他用力的摇头,眼神急切。我没有下过毒!

“不说话,还想让我相信?”纪炎熙冷声狂笑,他再也不会相信这个心如铁石的女人!“东洋医生说要用放血疗法!本来我是想找人给蓉蓉输血,可你犯下这么多罪孽,就让你的血洗刷罪孽,为蓉蓉换血驱毒!”

炎熙,你要我救她?!

叶如宁胸口剧痛,仿佛千万把刀一起扎了进去。泪,顺着脸颊滑落

……血,在心里汹涌流出……他刚才没有开枪,她还心存希望,以为他念及旧情留她一命,没想到他还是要她死!

‘炎熙,我也怀了你的孩子啊!’

叶如宁泪眼模糊,拼命的嚅动着嘴唇,用力挣扎。她肚子里也有孩子,难道他竟想用她们母子两条命,去救一个手上沾了他们儿子鲜血的仇人之命?

“怎么,你还不愿意?”

纪炎熙看着她眼泪滚落,冰冷嘲讽:“你珍惜自己的命,为了嫁给我弟弟,贪生怕死不敢跟我私奔!而蓉蓉为了救我,挡住你的枪,我当初不该娶你,该娶的是她!”不是……不是这样……

叶如宁用眼神苦苦看着他,目光悲切。

她想跟他私奔的,可是他却不知道,他根本不是大夫人的亲生儿子,纪辰才是!

大夫人怕他威胁到纪辰,一直都想杀掉他,大帅中风瘫痪,才把他寄养在府外,并派人保护!

当他让她私奔的时候,无权无势,而大夫人掌管内宅,不会放过他的。

她撕掉婚书,是想让他赶快离开陵城这个是非之地,回到军营!叶如宁的手腕被麻绳磨破,鲜血顺着手腕蜿蜒流下。

“贱妇!”纪炎熙冷漠移开神线,一枪打断麻绳:“你的血不能白流,明天给蓉蓉以命偿命!”

‘不要!’叶如宁心在泣血,她猛的扑上去,牢门却在他身后重重关上。

‘咣当’

她紧紧抓住铁栅栏,拼命的向纪炎熙的背影伸出手,在黑暗中无声嘶喊!

炎熙,求你再回头看我一眼……求你不要扼杀自己的孩子……

泪光中,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没有回头。

叶如宁泪流满面,捂着小腹痛苦的跪倒在地。

叶如宁一夜未睡,清晨时被拖出地牢,带到后院的新房里。

红纱帐后,叶蓉蓉倚在纪炎熙怀里,只穿着一件白色丝衣,楚楚可怜的样子。

看见叶如宁被带进来,纪炎熙只瞟了一眼,便冷漠的移开视线,对医生吩咐:“开始吧。”医生点点头,转身准备医疗器械。

叶如宁已经精疲力尽,可看着冰冷的针头,母性的本能又让她提起最后一丝力气,对着纪炎熙‘啊啊’的嘶哑叫着。她有了孩子,她不能死!

“把她的嘴堵上。”

纪炎熙不想听她的声音,眉头微皱,冷声吩咐。

一团破布塞进叶如宁的嘴里,堵住了声音。“可以了。”医生准备完毕,用生硬的中文汇报。

叶如宁惊恐万分,儿子已经死了,她不能再失去孩子。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拼命挣脱了禁锢,扑到纪炎熙面前,‘咚’的跪下,拼命的指着肚子,紧紧拉住他的裤角。

纪炎熙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猛的一把甩开她,大步走到叶蓉蓉身边,挡住她的视线,低声哄着:“蓉蓉,你怕血,最好不要看。”

“炎熙,你对我真好。”叶蓉蓉羞涩的一笑,顺从的躺在床上。

纪炎熙把被子给她盖上,转头呵斥:“你们是不是没吃饭,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押不住?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别让她再冲过来!”

见纪炎熙发怒了,下人再也不敢松懈,毫不留情的把叶如宁死死按住,用力拖了回去。

叶如宁疯狂挣扎却无济无事,指甲死死抠住地面,在地上抓出几条血印,一直拖到手术台边。

炎熙,求求你不要!!我怀孕了!!叶如宁心里绝望的尖叫着,被强行绑到床上,捆得结结实实。

她不能动弹,嘴里塞着破布,只能用死死望着纪炎熙的背影,她多希望他能转过身,站起来叫停。

可直到医生走过来,举起针头,那个背影始终没有回头。他背对着她,握着叶蓉蓉的手,一直温柔的低声安慰着。

当针头刺进手腕的一刹那,叶如宁心底的最后一丝期望,终于散得干干净净……她像一个死人那样,茫然的看着房顶,瞳孔里他的身影渐渐散去。

无论她做了些什么,他也不会看她一眼,他的温柔留给了别人,对她只有冷酷无情!要是……这辈子从没遇到过纪炎熙该有多好,她死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欠了他什么?他要这么折磨她!!

医生的脸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眼镜片后的目光闪过怜悯。

叶如宁的意识迅速流失,眼睛无力的合上,她把命还给他,这辈子就再也不欠他了!

恍恍惚惚间,好像又回到了两小无猜的那段岁月,纪炎熙把她堵到墙角,星辰般的眼睛里,却满是戾气:“你是谁,为什么总是偷看我?!”少年清冽的气息喷到她脸上,叶如宁躲不了,紧张得快要窒息。

看她那么害怕,他却故意凑近了一点,挑眉笑了:“你难道是喜欢我?”三月的春风,吹落一阵桃花雨,纷纷扬扬落在两人身上。

隔着花瓣,她傻傻望着他的眼睛,只觉得世间怎会有这么好看的少年,就像是一道光芒照进了她的世界。

她抗拒不了他,真的……很喜欢他。可她身份卑微,而他一生下来就高高在上,像明月那样耀眼,他会看上自己?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叶如宁低下头,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爱我?你根本不配!’‘我从头到尾都没爱过你’他冷酷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叶如宁脑海里的幻梦破碎,一滴眼泪从眼角悄然滑落。

一切都是她的错,竟然奢望他会爱上自己,所谓青梅竹马的感情,全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护在小腹处的手臂滑落下来,垂在床边。

“供体没有呼吸了。”医生紧急掐断了输血管,立刻汇报。“这么快就死了?”

叶蓉蓉躺在床上,闻言顿时一下子翻身坐起,怀疑的目光向手术台望去。她还以为这女人还会挣扎一番,可没想到死得那么顺利。

不管怎么样,她的心头大患终于去除,下意识涌起一阵狂喜。也许是她表现得太明显,纪炎熙回过头,扫了她一眼。

叶蓉蓉心里一惊,怕他对自己产生疑心,连忙挤出两滴眼泪,假惺惺的痛哭起来:“姐姐,你怎么就抛下我了呢……”

“供体身体虚弱,就算不输血,也撑不了多久。”医生看了一眼纪炎熙,目光很凉。“知道了。”

纪炎熙脸色冷峻,似乎对她的死无动于衷,可是衣袖下的拳头,却狠狠攥紧。紧得手背上都爆出了青筋。

叶如宁静静躺在他面前,苍白的脸就好像睡着了一样,眼角还有一滴残留的泪。

想必她在临死的最后一刻,是恨着他的吧。她根本就不爱他,既是不爱,恨着他,也好!!

纪炎熙忽然喘不过气,胸口沉甸甸,他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冷涩的命令:“既然人死了,就立刻拖出去埋掉!”

说完,他转过身,不再看床上的叶蓉蓉一眼,大步走出了房间。

叶如宁死后的第二天,少帅府依旧一片平静,没有灵堂,更没有挽联,更没有谁为她伤心。

她活着的时候,没有多少存在感,现在死了也无声无息,就像一粒细沙落进湖水,激不起半点涟漪。

而叶蓉蓉的‘病’,也在她死后奇迹般的渐渐好转,竟然当天晚上就能自己坐起来,还胃口很好的吃了两大碗燕窝。

下人们都在偷偷议论,说叶如宁就是个灾星,活着的时候克死纪辰少爷,现在又克新夫人生病,死了真是万幸。

叶如宁住过的偏院,当天就被纪炎熙下令锁起来,不许别人进去。

本来就荒凉的小院,贴上了封条更显得凄清,就好像她从来没在这里住过似的,只偶尔有乌鸦站在枝头,呱呱的叫几声,才显得有几丝生气。

被禁足的大夫人高兴得烧香拜佛,可昨天还开心不已的叶蓉蓉,现在却脸色难看的坐在床边,咬牙切齿的盯着桌上的药碗。

“夫人,再不喝药就凉了。”

一个丫头把药碗端到她面前。

“咣当!”叶蓉蓉一巴掌把药碗打翻在地,厉声骂道:“没病喝什么药,赶紧给我端走!”

丫头吓得咚的跪下,赶紧捡起地上的碎片退到门外,不敢再招惹她。

“叶如宁,你这个祸害!死了还不让我安生!”叶蓉蓉咬牙切齿的站起身,她根本就没有中毒,换血的主意,是她串通东瀛医生编造的,就是想除掉叶如宁,自己也不落下把柄。

本来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看纪炎熙对叶如宁那么无情,看都不看就吩咐拉走,她还在高兴,可他走出房间后,竟然一夜都没有回来,今天一整天也音信全无!

平时纪炎熙对她百依百顺,现在不就死了一个叶如宁,他竟然一反常态的不回家,难道怀着孕的她,还不如一个死人?!

叶蓉蓉越想越气,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推到地上。忽然,她的眉头皱起。

她只是提了一下换血疗法,纪炎熙便毫不犹豫的答应,是他自己铁了心非要叶如宁的命,难道现在又后悔了?“来人!”

叶蓉蓉忽然觉得心里不安,赶紧站起来:“给我更衣,我要去见大夫人!”

夜色如晦,此刻在城中的一处偏僻小院,纪炎熙站在房间里,凝视着窗外的无尽黑夜,眼神冰冷。今天叶如宁已经葬下,可他的瞳孔里没有丝毫悲痛,只有深不见底的冷意。

这个小院十分破败,房间里满是灰尘,看样子已经多年无人居住,可是从墙上剥落的‘喜’字,还有积着灰的龙凤蜡烛来看,这里曾经是一间新房。

纪炎熙在窗边站了很久,转过身走到桌边坐下。

桌上的龙凤蜡烛被风吹得摇摇欲熄,映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激起一丝深藏的痛楚。

“不爱我……为什么又不拒绝我……”纪炎熙望着蜡烛喃喃低语,痛楚终于一点一滴浮现到眼里。

寂静的房中无人回答,只有裹着雨丝的夜风从窗口吹进,吹灭了蜡烛。

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纪炎熙却一动不动的坐在桌边,挺直身影在夜色里更加寂寥,他默默的坐着,忽然重重捶了一下桌面,从喉咙里爆发出一声低吼,“叶如宁,是你欠我的!!”

他猛的站起身,发泄般的抬手向桌面扫去。

然而,他的手在碰到龙凤蜡烛前,硬生生的停住了。他舍不得。

这个破败的院子,是当年他和她的新房,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和她当年的珍贵回忆。

和她仅有三天的新婚之夜,竟然是他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他娶她的时候,是想过要和她一生一世的,可最后……她还是背叛了他,甚至连他的孩子也不要!

夜风吹过他英俊无俦的脸,纪炎熙肩膀颤抖着,用力握紧了手里的镯子,眼底终于流露出难以抑制的痛苦。

这段情,从一开始就是死局,她走了,他也输得一败涂地!“叶如宁,下一次,我发誓绝不会再爱上你……”

纪炎熙僵立在风中,低沉开口,胸口又是一阵钻心疼痛。和她一刀两断,是他这辈子最挣扎的决定。副官匆匆走进院子,脸色格外紧张。

“怎么才回来?”纪炎熙抬头,流露的痛楚迅速收起,目光重新变得冷酷:“人送走了?”

“少,少帅!”副官的声音打着哆嗦,不敢看他的眼睛:“属下办事不力,求少帅责罚!!属下没找到叶如宁,她的棺材不见了!”纪炎熙的脸色僵住,霎时变得铁青,他猛的拔出枪,指着副官的脑门怒吼:“说!究竟怎么回事?!”

“蓉夫人四处找不到你,就跑去找大夫人哭诉。”

副官被枪指着,抖得差点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大夫人听说叶如宁葬入祖坟,气得找了一群人,连夜把棺材拉出来,扔到乱葬岗喂狼了……”

话还没说完,纪炎熙已经一把推开他,狂奔而出。

如宁,你绝对不能出事!一定要等我!……

冷月凄清,照着乱葬岗的一地凌乱。纪炎熙的瞳孔深处翻涌着浓浓的噬血气息,肩膀微微颤抖着,浑身弥漫着一股可怕的杀气。

眼前的一幕,让他几乎压抑不住!!他还是来迟了!棺材被劈成木块,一群柴狼正在争抢着撕咬一地骨肉,地上四处都散落着破碎的衣服。

破碎的衣服被风一吹,像纸钱那样飘飘荡荡。一片衣料飘落到纪炎熙脚下,他屏住了呼吸,胸口像是被猛的刺穿!这是她下葬时穿在身上的素衣!

纪炎熙沉默的看着,忽然的向后踉跄几步,心脏撕裂般的痛,他不想看见眼前的一幕,更不想知道她用这种方式,从这个世上消失。

他还没有在她身上报复够,她怎么就能这样轻易的离去,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忽然,他双眼通红的拔枪,对准夺食的狼群扣动扳机。

静谧的夜空,不断响起‘砰砰’的枪声,夹杂着群狼的厉吼,但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一片死寂,被击毙的柴狼的死了一地,剩下的也吓得夹着尾巴逃得无影无踪。

打光子弹的枪从手中落下,纪炎熙痛苦的跪倒在地,双手撑在地面,从胸腔发出一声低哑嘶吼,如同受伤的野兽,凄厉又绝望!!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副官不忍心的劝:“少帅,您换了麻药,打算麻醉她放进棺材偷偷运出府,远离这是非场。

您有意放她一条生路,可她还是死了,这是天意,不是您的错,您别太自责了……”

“她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纪炎熙的手指陷进泥土里,脑子里一片轰响。

叶如宁的存在,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想了断这一切,就只能让她从世上‘消失’。

所以他选择放叶如宁一条生路,也放自己一条生路,从此两不相欠。可最终,他却害叶如宁被被狼活活咬死……

他无法想象,醒来发现自己被钉在棺材里的她,该有多害怕?被狼群撕咬的她,该有多绝望?

他明明是想放过她,却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她……

“您选择了对所有人都最好、风险也最好的办法,谁能想到会出这种纰漏?只能怪她命不好。而且您这么爱她,她却背叛您,也许是……”

副官小心翼翼的安慰,只是“报应”俩字还没出口,纪炎熙就猛地抬起头,眼珠一片血红,语气冷酷到极点的打断他。“谁说我爱她?她配吗?我从来就没爱过这个女人!!

话音刚落,纪炎熙捂住胸口,咬着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月光下眼角晶莹,低沉的低哑的重复了一遍:“我不爱她。”不知道是说给副官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然后,他挺直背脊,缓缓的转身离去,心脏好像被撕裂,一片血淋淋。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时光尽头有我爱你》主角:秦云霆蓝沐琳【txt完结】

《对不起,许不了你一生》主角:叶安安 陆时铭【txt完结】

《爱似浓茶,情淡如水》主角:宁染封城【txt完结】

《情如明月光》主角:纪炎熙叶如宁【txt完结】

《曾有相思似海深》主角:叶相思顾以深【txt完结】

《还你深情如许》主角:叶芷蓉 司铭昊【txt完结】

《我曾见过星辰》主角:楚星辰童谣【txt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