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被倒逼的变化

财经上帝视角 2019-04-18 10:09:04

滚滚长江东流去,遥望西川不复返。一转眼的功夫,时光飞逝。回首过往不由感叹,一切都变了……

中国对外态度的变化

最近,中美贸易战升级。美国先来个500亿,中国换回去500亿,美国又要来个1000亿,中国宣称有秘密武器……关于贸易战,我在《贸易战的前世今生》一文中就已经写过了。这场贸易战双方真要硬碰硬,中国肯定亏更多。而且,就贸易战本身性质而言,我坚持自己的观点,“15年的保护期,中国欠世界一个诚信,赶紧把自己本应做到却没做到的旧债还上,然后再坐到谈判桌上好好谈才是解决当下问题的途径。否则,谈什么‘不惧战’只会让矛盾激化,进而再次让中国在国际社会上陷入孤立。”事实上,眼下欧洲和日本都公开声明站在美国这一边。美欧日三方齐心的话,中国对外贸易将面临灭顶之灾。

不过,这并非本文的重点,大家有没有发现,中国对外态度突然变强硬了。如果在以前的话,肯定是打着“最大赢家”的旗号,背地里恰恰的妥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是为什么呢?真相恐怕是国内经济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在产业导入太多金融杠杆后,实体经济的抗风险能力越来越低。虽然政府在不遗余力的去杠杆,但整体杠杆水平依旧很高。而且,在企业部门杠杆降低的同时,居民部门杠杆则升到了警戒线。此外,今年开始将是地方债务集中兑付的高峰期。一旦传统制造业在这时候遭遇外部订单骤降的话,其结果必然是大量劳动力失业以及金融体系违约潮来临。客观形势倒逼决策层不得不强硬,不得不改变。

宏观调控方向的变化

以前,国内所有的宏观调控政策只追求一个指标——GDP。只要能把GDP搞上去,可以不计后果的印钱举债、可以不顾环境的胡乱生产、可以不惜一切的盖房子、甚至可以不要脸的制造假数据……

今天,GDP似乎开始走下了神坛。无论是两会还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宏观调控的核心已经从“发展”变成了“稳定”。中国经济的发展也终于从随时可能划出跑到的高速赛道驶入了慢车道。

一直以来,为了发展经济,我们欠下了太多债。可以这么说,成就以前那代人辉煌的正是我们这一代以及下一代人的幸福。此前,有第三方独立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因为雾霾死亡人数高达160万。

此外,盲目的生产导致许多行业产能过剩。“钢铁”非但出现在贸易战中,之前还出现在一带一路、市场经济地位、去产能等事件中。

在金融危机前,全世界都沉迷于过度消费的狂欢中,故而没人在意。如今,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谁都想要扶持本国产业发展,多增加几个就业岗位。因此,中国很多行业都被倒逼着收紧裤腰带。

商界的变化

当初将要走出象牙塔时,除了翻阅求职攻略外,还要向前辈们讨教社会的处世原则。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内的裙带关系反而更加紧密。金融危机冲击的是底层弱势群体,圈层内集团并没有伤筋动骨。

当时的社会潜规则更加令人炫目缭绕。银行职员需要动用自己的关系拉存款;公务员基层想晋升就得给红包;企业想要办事需要摆平工商、消防、公安等机构,一不小心跨到别人地盘时还得上门道歉。

在那个时代中,企业谈生意都在酒桌上谈,能不能拿到订单、签下合同与企业自身实力没有关系。招投标是假的、产品是残次的、交易是有回扣的、项目搞砸是不用担责的、证书资质是可以花钱买的。

但是,当经济处于下降通道时,游离于灰色地带与原本就依附于他人的企业和个人失去了庇护所。整体造血不足导致寄生虫和吸血鬼也面临着被绞杀的威胁。道理很简单,整个系统都难以维系了,哪还能像以前那样运作呢?安邦、华信、中植、宝能的案例只不过是个开头,至于结尾是什么我猜不到,也不敢猜……

以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繁华落幕,取而代之的是还本归元回归丛林法则。现在如果还有人想要靠着关系生存的话,结果只有被淘汰。说句不好听的,日子都不好过了,谁还愿意带着个拖油瓶呢?

2013年末,金融改革、国企改革、地方政府改革、政府自我改革等一系列改革浪潮拉开了帷幕。当时,就有不少评论称这种改革是市场、国际社会倒逼式的改革。传统经济发展模式走到了尽头,旧体制中的许多顽疾弊病一一展现。不愿自我革命就只能被淘汰。

2014年起,许多领域都发生了变化。当然,其中不少变化的结果令人沮丧。比如,股市开放了两融业务后先带来了一波财富红利,之后就是股灾的降临。监管层低估了杠杆资金的负面效应。变化虽然不一定能带来好结果,但不变就一定是死路一条。

2015年算是一个小转折,由于股市崩盘导致全社会市场信心下降。一切改革措施戛然而止。此后直至现今依旧属于调整阶段,今年开始,新一轮改革正式开始,有人说是逆向行驶,有人说是新方向。在我看来,这是被逼无奈的必然方向。

历史潮流无人可档,利益集团想要停留在今天,但全球都在向明天前进。无论利益集团的特权多强大都不可能对抗时势造化。

2008年前,中国经济依靠人口红利及牺牲环境建立了制造业的成本优势,通过出口创汇积累了巨大财富。2008年金融危机后,外需大幅萎缩。同时,东南亚劳动力市场崛起,印度、越南成为了新的世界工厂。中国经济引擎则从以制造业转变成了房地产和投资。长期依靠央行印钱、房地产、财政投资支撑的经济高增速导致债务高企、企业运营成本增加、产业结构扭曲。房地产和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边际效应递减至负数,再不改只有死路一条。

特朗普减税之后,全球企业开始奔赴美国。中国国内也有不少企业迁往美国。在此大势之下,中国如果不能减税对冲负面影响的话,国内优良企业恐怕都得走。可是,即使决策层有意但执行阻力却不少。2016年年底,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在公开轮上表示,“财政部去年营改增减5000个亿,其实是假减,去企业问一圈,都没减。现在一些部门,欺骗XXX、欺骗XX,哄着他们高兴,实在是要命。企业都倒光了,他们还说减税5000亿。”

国内商界正出现一种两极分化现象:走正道的企业开始重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完善产业结构,提升产品质量;走邪道的企业注重讲故事、包装概念、炒估值,靠骗度日。

微信是当下国内社交软件之王。但有多少人知道,当初马化腾力推微信时是下定了决心要颠覆QQ。谁都知道,微信出世前,QQ才是国内社交圈的霸主。可就是在意境垄断了市场的情况下,马化腾依然有危机意识,自己清楚QQ无法在移动端制霸,所以下狠心自己革自己的命。即使时至今日,微信依然在研发小程序防止APP逆袭。(小程序研发成熟后,市面上90%以上的APP将消失)

贾跃亭已经臭名昭著。但是,回到当初他成名之时的一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而窒息”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粉丝。一时间,多少人为贾跃亭而疯狂,为乐视而痴迷。长江商学院的中国好同学们动不动就几个亿的给,甚至到了骗局天下皆知的时候,还有孙宏斌慷慨解囊。这些当初帮过贾跃亭的人,好像最后都后悔了。

未来属于真正踏踏实实做事的人,靠着炒作、忽悠存活的人中可能有极少数能够实现财务自由,但多数人肯定会成为臭名远扬,被人疏远的江湖骗子。这是时代倒逼着商界改变。

人的变化

很多人经常感叹,老一代与年轻一代有代沟,无论从思想观念、为人处事、还是生活习惯。然而,新生代不同于老一代的根本原因也是被倒逼的变化。

在互联网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既缩短了又拉长了。互联网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变的方便,但也降低了人与人之间羁绊的价值。以前找人聊天需要写信、打电话、甚至专门跑一趟与友人相聚。现在,微信、视频成为了最常用的通信工具。这年头如果还有谁给谁写信的话,可能邮局都会骂你,“艹,土包子害我们增加人工成本。”

在高房价时代,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改变了。判断一个人到底有钱没钱不再看他银行存款、穿什么、吃什么,而是还有多少房贷没还。在此情况下,全国有2亿多单身人群不愿结婚,生育率走向历史低点。老一代传宗接代的观念,到了这一代变成了一个问号——“养得起吗?”

在高通胀时代,存钱等于浪费钱。可是,市面上金融骗局五花八门,令人难辨真伪。各种“宝宝们”把老百姓们骗的团团转。出门右转看看股市,整天来回蹦跶因此,在年轻人看来,无论是存钱还是投资起始都不靠谱。最保险的方法还是及时行乐当个月光族。从经济学角度而言,把钱全花完也是保值的手段之一。当然,至于将来养老问题、看病就诊问题,自然也就成为了大问题。

在泡沫经济时代,老实干活的人都被称为“傻子”。面对高房价、高物价、巨大的未来不确定性,这年头,年轻人不投机倒把怎么对得起自己?有这么一段笑话讲得是,“上一代人炒房子让年轻人没房子住,年轻人炒数字货币让上一代人买单。”这笑话虽然是杜撰的,但却毫无疑问是时代的缩影。股灾中因为两融杠杆导致家破人亡的、被高息金融骗局骗得倾家荡产的年轻人,哪个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其实都明白这是一个局,却都指望自己不是最后接棒的人。

在这个荒唐的时代,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其背后都包含了种种无奈。时代在前进、科技在进步、文明在发展,人只能顺应时势。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谁也不可能逆流而驶,不改变只能被淘汰。

其实,世间万物无论多牛逼都必须遵守内在的规律,这也是道家文化中所提倡的“道”。万事万物都有其道,人再牛逆不了天,企业再牛翻不了天,国家再牛遮不了天。也许,眼下很多人、很多事都违背常理,但存在并非合理(我不知道“存在即合理”谁说的,但说这话的人不是个骗子就是个文盲)。很多事现在不愿意改,总有一天会被倒逼着改,自古以来不就有句话叫“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