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滚滚长江东逝水,武侠小说最美的开篇诗词

易木華武侠 2019-02-17 11:34:16


文/易木華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痛苦固然是自找的,幸福和快乐又何尝不是?”



今天我们打开一本武侠小说,第一眼经常是看见一首诗词。这个叫做开篇词。


语文课上教你背诗,经常记不住。但写在小说里,你一下就记住了。


今天来聊一聊各种武侠小说的开篇词,他们把开篇诗词配绝了,配成艺术了。


其中我觉得最美的,最会让人回味无穷的......


1,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穹苍作洪炉,熔万物为白银。

——《多情剑客无情剑》


2,紫塞黄云望眼遮,征鞑未解又天涯,可堪绿鬓斗霜华。剩水残山思故国,荒沙瀚海乏仙槎,豪情犹在莫兴嗟。

——《涴溪沙.瀚海雄风》


3,独立苍茫每怅然,恩仇一例付云烟,断鸿零雁剩残篇。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浣溪沙.萍踪侠影》


首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再请梁羽生老侠出场一首堪称绝美的。


这是他《萍踪侠影录》的开篇词,紧扣了“萍踪”和“侠影”,读来让人怅惘。


岁月总会流逝,功业终会消磨,我们仿佛又看见了大侠张丹枫那孤高、伟岸,却又寂寞的背影。


画家韩鹏把这首词写了一遍:



韩鹏   公号“三只蝌蚪ART” ,sanzhikedouART,喜欢的可以去看他临的《富春山居图》。认识他之后我就基本不画画了。


梁羽生写诗词,水平比金庸高,好词不少,“天边飘渺奇峰,曾是我旧时处”“风雷意气峥嵘,轻拂了寒霜妩媚生”。只不过他“新武侠鼻祖”的名头更响,把词人的光辉掩盖了。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七雄扰扰乱春秋。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桑田变路。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恐伤弓远之曲木。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水浒传》开篇词


在此表达一下对武侠小说的前辈——《水浒》的敬意。


这一首是自度曲,也就是作者自己生憋出来的新曲调,词意苍凉,潇洒中带着江湖味。


什么?你觉得这首词的意思不好懂?那么翻译成白话就是: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好懂了吧?


它很容易让人想起另外一本消闲书《东周列国志》的开篇: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很熟悉对吧。郭德纲经常拿来做定场诗的。



三月艳阳天,莺声呖溜圆。问赏心乐事谁家院?沉醉江南烟景里,浑忘了那塞北苍茫大草原,羡五陵公子自翩翩,可记得那佯狂疯丐尚颠连?灵云缥缈海凝光,疑有疑无在哪边?且听那吴市箫声再唱玉弓缘。

——《滴滴金.云海玉弓缘》


这是梁羽生《云海玉弓缘》的开篇词。第一句就让你醉了,好像上来就给了你一口美酒,之后看书时都是微醺的。


这首词写的是三月艳阳天,梁羽生却非说他写的是长江荒岛,而且居然也说得通——“问赏心乐事谁家院,沉醉江南烟景里”,连词牌都叫的这样,不正厉胜男是吗?


十年砍柴真迹。著名作家,非著名书法家。喜欢的可以到公众号找他,但不要乱撩。公号:“文史砍柴”,kanchai303。纵横古今,只发原创。



换个口味。这一篇,是一种特别的武侠小说——爱情动作小说的开篇词:


黑发难留,朱颜易变,人生不比青松。名消利息,一派落花风。悔杀少年不乐,风流院,放逐衰翁。王孙辈,听歌金缕,及早恋芳丛。


世间真乐地,算来算去,还数房中。不比荣华境,欢始愁终。得趣朝朝,燕酣眠处,怕响晨钟。睁眼看,乾坤覆载,一幅大春宫。

——《肉蒲团》开篇词


这个弯转得有点急,刚刚还在回味纯情的《无俗念》吧?


其实,人家这词是有境界的,能帮你参破很多东西。比如前一阵我的号不能更新,好多热点事件不能写。现在回头要写,想来想去,觉得这世事早被人家一句话说尽了:睁眼看,乾坤覆载,一幅大春宫。


古代的爱情动作小说里,还有不少接地气的好诗词。我有一篇旧文就剽窃过《金瓶梅》里面的一首:


宿尽闲花万万千,不如归去伴妻眠。虽然枕上无情趣,睡到天明不要钱。



诗酒琴棋消永日,流年似水匆匆。春花争似舞裙红,繁华如梦幻,惆怅怨东风。


人近中年鬓白,却嗟壮志成空。倚栏看到剑如虹,豪恬难自谴,高唱大江东。

——梁羽生《临江仙.联剑风云录》


这首词,和情节完全交融,既是开篇词,又是故事开始的场景,还是开篇诗里唱的曲子,一箭三雕,天衣无缝。


它会一下子把你拉到风光旖旎的江南,给《联剑》定下悱恻缠绵的调子。你看完全本书,读完最后一句,这歌声都好像还没有 烟消云散。


有意思的是,很多小说用开篇词,金庸也好,水浒、儒林、红楼也好,都追求一词一诗统领全篇,把主旨说尽。梁羽生却不。


他的开篇词,都只讲一个小事,青山就是青山,诗酒就是诗酒,剩下的故事,由他给你慢慢道来。这是一种大宗匠的从容和气派。



滚滚长江东逝水 , 浪花淘尽英雄 。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 ,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 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 古今多少事 , 都付笑谈中。

——杨慎《临江仙》



现在,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欢呼,最崇高的赞美,留给《三国演义》的开篇词吧。


这本书不是武侠小说,但既然讲开篇词,就不能不讲它。


我猜现在杨洪基老师的歌声已经在你脑子里自动播放了吧?先克制一下,我们先简短科普一下这首牛逼的词。


《三国演义》刚写好的时候,本来是没有这首词的。一直到清朝初年,人们看到的三国演义开头都没有这首词。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去书店买《三国演义》,开头都有这词了呢?那是清朝一对批评家,叫做毛宗岗父子加上去的。


他们选来选去,挑中了明朝人杨慎的一首词。


杨慎这人,是明朝著名官二代、大干部,也是大才子。他有两大贡献:一是发现了一首诗,二是写出了一首词。他发现的诗,就是陈子昂的《登幽州歌》,以后有机会我会说这个故事;写出的词,就是“滚滚长江东逝水”。


这首词,一遇到《三国演义》,立刻水乳交融,干柴烈火,就像是番茄遇到鸡蛋,啤酒遇到鸭子肉,本来不认识的双方,却立刻成了天作之合。


它把三国说透了、说尽了,还不带半点水浒那首词的酸味,让你恨不得立刻烫一壶浊酒,拿书来痛读一天,管他金乌东升、红日西坠。



这首词,也影响了我们现代人的生活。


比如每一个人,都必定至少有一个爱唱这首“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领导。


他们都是低音下不去,音准也把不牢,但他们就是爱唱。


他们都甚至挑战一把李白,杜甫,王勃,白居易吟出比他们更帅的诗。


然而,到了唐朝,一位少年侠客却斜刺里杀出,他比上面的所有侠客都光辉,他叫做李贺。


仗着一身鬼才,他写出了名篇《雁门太守行》,重新点燃了一代侠客的光辉:


“黑云压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

 塞上胭脂凝夜紫。”


它一度震动了大唐的诗坛。据说当时的文坛领袖韩愈读完,本来是宽衣解带的北京瘫姿势,一下惊呀得跳起来,裤子都掉在脚脖子上。


但即便是李贺,也无法终结边塞诗的江湖之战。


这一天夜里,在遥远的灵州边关,有一位诗人,孤独地登上了一座城池。


他满脸风霜之色,看来在边关已经漂泊很久了。靠在城垛上望去,遍地的白沙像是无边积雪,冷冷的月光洒下来,如同满天飞霜,照耀着整个江湖。


今天已一首唐诗作结尾吧:


“星垂平野阔,

 月涌大江流。”


终于,江湖进行的最激烈厮杀结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们一起闯江湖吧。



汇丰信用卡非常午餐

工作日指定餐厅满10050


“汇丰”一下,让你的饭商在江湖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信用卡优惠活动具体规则

请登录汇丰中国信用卡官网查看

?点阅读原文,立即申卡享优惠


往期文章

武侠和唐诗,才子的不同类型

(今日的诗)春风不度玉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