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枕着音乐入眠”之“月光边境”

若无花月美人 2020-06-29 10:08:14


林海的钢琴曲,不解释啦。好听。


题外话:

生活中依然会时不时有这样或那样的烦恼涌现,许是还不满四十,尚未修炼至不惑境界的缘故吧。

上个周日晚上,和一学姐兼老同事在南大操场上不知走了多少圈,聊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周围的一些事,倾听、倾诉,初夏夜晚的和风时不时吹过,空气中浮动着幽幽花香,感觉很好。

这几日在听复旦女神教师陈果的幸福哲学课。她说,中西方哲学其实殊途同归,每个人的一辈子,就是要找到自己,然后在这广阔的天地间,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是谁?如果我发现我是一只苹果,那么我的终生使命就是让我极尽可能的健康、丰硕、甜美;如果我是一只柠檬,我的方向就不是像苹果一样让自己甜,而是尽力地酸。所谓明心见性也。

以水果来阐述明心见性,真是有趣。

今天,一小伙伴写入其个人工作总结中的那句“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不时浮现在我脑海中。

是啊,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自有进一寸的欢喜。

写到这里,我觉得我可能是一只柚子(抚额中),微苦,微酸,微甜。那我就努力当一只微苦、微酸、微甜还有点清香的好柚子吧。

一只莲花池边的大柚子,不正是入夏后一直在用的尼罗河花园的味道吗?

看这篇文章的你又是什么水果呢?

哈哈。好梦!